2009/03/16

小咪走了這些天,還是有些不習慣。

晚上當兒子睡了,客廳只剩下我們兩個,屋子靜極了,
再也沒有小咪的喵喵聲、和她緩悠悠的身影。

好不習慣呀。

小穆穆沒有看到小咪,也就很少叫貓,
有時問著他:「貓呢?」
小娃兒東張西望的,遍尋不著,喃喃叫著貓像在呼喚。

有時候指著空著的貓屋,望著我們喚著貓,有著疑惑。

也許,漸漸地,他就不記得陪他玩耍過的貓吧。

有人問我會不會再養貓,
我和老公想著,等以後再說吧。

老公說,就算再養,也很難找到像小咪這樣乖巧的貓了。

說來當年養小咪,也是意外。

2004年秋天,弟弟的前女友如馨搬來家裡住,帶著小咪過來,
那時她還有一身長而漂亮的毛髮,不過後來,
因為怕爸爸過敏,就給剪短了。

小咪的第一任主人是弟弟的朋友,自小把她和狗養在一塊兒,
有時覺得,她的個性,像狗比像貓還要多。
後來不知什麼緣故,無法再養她,也就轉給如馨接手。

聽如馨說起,因為他第一任主人很少在家,
通常放著貓和狗一窩,她常被狗欺負,也相當沒有安全感。

如馨因為工作關係比較晚回家,她的個性又大起大落地,
搬來家裡後,她反而和較常在家且個性穩定的我比較親近,
當我在家打電腦時,她會跑來房間跳上床,靠著枕頭望著我或睡大頭覺。

一年之後,弟弟和如馨分手了,她自然要搬走,
但在外租屋養貓不容易,她甚至因為擔心小咪過得不快樂,打算讓她安樂死。

聽到此話,與小咪相處一年多的我自然心有不捨,也就把貓留下來。

不久,我結婚後,也把小咪接來一起住,她是我的親人,不是寵物,
買房子時沒有多餘的房間讓她住,也就釘了一個貓窩讓她安身,
懷孕時婆婆唸著小朋友出生養貓不好,我也不願把她送走,
坐月子時,老公每天回家後安頓她再到月子中心陪我過夜,也是怕她沒有安全感。

沙發上總是有她的一個位子,還記得租屋時,
雙人座的沙發上擺著一隻HOLA買來的白色長毛狗娃娃,
她總是窩在狗狗旁,還常常對著狗背推奶個不停,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有時她人來瘋的舉動,總逗得我們開懷不已。

現在緣份盡了,所以分離,但我想她永遠在我們的記憶裡無可取代。

以後會再養貓嗎?
也許會,也許不會。分離總是太讓人難捨。
這世界上,不會再有第二隻小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