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萌大統領被識破啦!靖王郡主一臉不信!
  •  

    #6:靖王殿下心裡頭不爽囉
    …… 蘇兄請保重 ……
  •  

    #6:感覺蘇兄本來挺開心被靖王殿下約,但看伊人口氣和表情就覺得不對勁
  •  

  • #6:發覺被誤會了,蘇兄的表情也微微變了
  •  

    #6:蘇兄應該越聽越桑心吧
    ……
  •  

    #6:這表情,感覺蘇兄既無奈又委屈。>_<
  •  

    #6:靖王殿下,越說越難聽了
    ……
     
    感覺這裡蘇兄的眼神本來還帶點希望的熱切,後來越來越冷 ……

 

  •  

    #6:切心了不想看靖王殿下
  •  

    #6:蘇兄的表情好凝重喔,感覺心都在滴血了Q_Q
  •  
  •  

    #6:唉
    ……
     
    為什麼蘇兄在這麼憂傷的時候美色依然爆表 …… >_<
     
     
  •  

  • #6:感覺得出來蘇兄試圖要平靜心緒。喝茶調整中。
  •  

    #6:聽到靖王這麼說,蘇兄臉部的表情柔軟下來了
  •  

    #6:蘇兄眼神悠遠似乎陷入回憶,堅定地要保護靖王
     
    這場戲情、景相合。一開始是風雨欲來,漸漸陰沉的天像是蘇兄的心境。後來因為瞭解了靖王心中的痛點,他雖難過但更多是對靖王的心疼,心也暖起來了太陽也出來了。陽光灑上他們兩個的臉上。

 

  •  

    #6:雨過天晴。靖王你不要再懷疑蘇兄了。>_<
     

    晴迷:「殿下只記得自己有定規矩,都沒記住也答應要對蘇先生有絕對的信任><」

    因為他認定蘇兄破壞規矩了 …… 所以信任就飛了~~~~>_<

    晴迷:「反過來也可以說,就是因為他不信任,才覺得蘇先生破壞了規矩~」

    想到後面衛崢事件的斷鈴,說到底是信任的基礎太薄弱。(嘆)雖說靖王慢慢地把梅長蘇當朋友,心裡開始有期待所以會失望,但他很多時候都沒有體會到蘇兄對他的用心之至。

    晴迷:「我今天看君臣大禮那一集,太奶奶喪事過後殿下去找蘇先生,問他有沒聽過林殊,說甚麼林殊如果在一定也可以像他一樣和蘇先生成為摯友,那時全部的人都在問:你何時跟蘇先生成為摯友了?XDDD」

    哈哈哈!靖王的不信任離摯友太遙遠啦!大家抱不平中 ……

     

  •  

    #6:蘇兄終於有點笑意。換靖王不好意思了 
     
    (我覺得蘇兄被靖王瞪的那一瞬間心裡應該頗爽:哼哼換我小將你一軍!\_/)

 

  •  

    #6:靖王終於對蘇兄的心意有一瞇瞇的動容....
  •  

    #6:感覺靖王還未完全決斷,仍有掙扎
     
    (以下是和好友們在Plurk藉由這段截圖延伸出來的一些想法,牽涉到後面的劇情,不想被爆雷的請小心服用。
     

    其實,我認為靖王殿下認真對待奪嫡一事,是在聽到謝玉一番話後,與蘇兄君臣對拜的那一段才真正底定。到這裡他都還是有許多猶豫與不確定。

    逢梅君子:「因為靖王12年來其實也只是懷疑,對於他的父皇也多是猜測,始終都沒有確切的證據。兼且奪嫡凶險,還會牽涉到他母親的安危。所以他一直沒有下定決心。蘇兄給他看確切的證據,然後引導靖王深問自己的心,加上蘇兄那一段時間展現的智略,也給他不少成功的信心。然後跑去跟娘娘哭哭,至此才算大事底定。:D」

    晴迷:「我覺得一開始靖王其實答應得很隨便,一有不如意就說他要退股。蘇先生也怕這點才帶他去聽謝玉口供吧!要不是有雪冤這事,靖王其實沒什麼奪嫡的動機可供支撐啊。」

    靖王一開始答應真得沒想得很清楚,好像只是不喜歡太子譽王等順順利利地當上皇帝,有幾分意氣之爭在,所以願意當路上的絆腳石。而且,我認為他並沒有把蘇兄的告白很認真地看待,只覺得這個人奇怪,也不認為他真的能夠幫助自己奪嫡成功,一整個就是在奪嫡路上打醬油的節奏。

    逢梅君子:「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愛說殿下是大哭包,其實蘇兄眼泛淚光的次數遠比殿下多了。但是可能殿下的眼睛真的太美了,只要一哭大家就萌,所以特愛看他哭。:D 」

    晴迷:「至於眼淚,蘇先生的淚悲傷得讓人心酸,景琰的淚卻很萌,因為他幾乎都是為小殊哭的……」

    蘇先生的眼淚,其實就算沒有眼淚,他的哀傷都是徹骨的,浸在血液裡的悲慟,來自於加諸於他身上種種經歷所淬練而成的,是冷極地,看戲的人都擰痛了心。靖王幾乎無例外地都是在想起小殊時流淚(好啦也許還有祁王兄),那樣的情感純粹而無造作,是溫熱地哀傷,即使痛,也很暖。

    梅長蘇是這樣的,因為他的目的、因為他的身體,對於情緒他是極大程度地克制。笑是那樣微微地,痛也是那樣靜靜地。像是他心上有個調節閥,不可遏止的時候只能緩緩地流淌出來,從眉稍眼底嘴角,乃至於像是身形幾不可辨的顫抖。即便是那樣微少,卻因為太濃了,只要一觸目便可驚心、即是動魄,一到舌間就是透全身的苦。看著他哀傷,我哭不出來,但心頭總是窒息般的痛。

    那樣的痛苦,我連張開雙臂擁抱安慰都做不到,因為更清楚這於他一點用也沒有,他的痛非經歷過無法體解。

    但靖王不是了,十二年前於他的痛不是假,但更多的時候,他即便受父皇冷待、即便承受了不被理解的孤寂無數,和梅長蘇身心巨創比起來他還是相對幸運(這詞不精確但我一時想不到該怎麼形容恰當)一點,當他想小殊當他哀傷的時候,彷彿一瞬間,這個高偉的男人變成當年痛失兄長與摯友的少年,那樣的無助與脆弱,會讓人想呵疼守護。

    靖王真正的痛苦,卻是從梅長蘇的出現開始,他慢慢理解到當年小殊究竟是遭遇了什麼,從一點一點的發現與懷疑甚或覺得自己就快要瘋魔了。最初的他心裡,的的確確是懷想著小殊活著的可能,但當梅長蘇露出了一點又一點的線索時,我覺得他想證明小殊活著的同時又害怕著梅長蘇真的是小殊,因為那意味著小殊必定經歷過難忍的痛苦才會走到現在這模樣,一種期待又排拒、追尋又害怕面對,如何不瘋魔。

    我覺得,在最後金殿對質的當下,當年那個無助的少年,也在一瞬間成長與掩藏起來。他所要追索的傷心與難過,不在過去,而是為了眼前人。一瞬間懷疑變成現實,他想過無數回的可能,他不需再思考即是當下他便可以確立他該追求與保護的是什麼,從那時,他在靜妃的跟前,是那少年最後的追悔。自此後,他始懂得將悲傷更深的斂藏,他不再是郡主口中的直筒子蕭景琰,他的痛苦更深卻更少流露出來。

    所以樓城上的訣別,他萬千不捨與哀傷可以藏在輕笑、藏在嘆息之後。小殊死亡的傷痛,只會流轉在眼底的幽壑、流轉在眉間的輕摺、流轉在還君明珠的微光底,飄落。

    逢梅君子:「好友這段說得真正是好,我好喜歡好喜歡好喜歡」

    唉!多虧好友虐戀情深和重刷劇情的感發……

    晴迷:「我也覺得靖王是不忍心承認小殊就是梅長蘇,才在那麼多線索下反覆被煎熬。他雖然期待小殊活著,但他害怕證明摯友承受那麼多痛苦而變成梅長蘇的樣子,彷彿只要他不去證實,那這些痛苦就不曾存在,不會傷害他的小殊。其實到真相大白之後,我覺得劇中最深的苦痛已經轉由景琰來承接。梅長蘇一步步實現他的願望,他肩上的重擔是減輕的,而景琰就像印月說的,他真正的痛苦是遇到梅長蘇開始,在揭曉真相後深埋到心中。我覺得小殊也是捨不得景琰受到這樣的傷害的,所以才那麼執著原著的相認情節,我情願相信梅長蘇會緊守秘密到最後,是算不到的言侯不經意透露,而非在金殿上無奈的承認。」

    一直以來靖王不笨,只是因為感情讓他情願相信任何解釋,只要梅長蘇有一點點不是小殊的可能他都願意相信。不過在這些過程中,我覺得他還是漸漸將對小殊的情感投射到了梅長蘇身上,他越來越在意他、關懷他。我覺得這不單單是他體會到梅長蘇對他的好,而是他也從梅長蘇的付出中感受到小殊的那份感情。

    金殿上的梅長蘇是萬分痛苦的。可以說,這是為了加強這樣的衝突感,雖然梅長蘇一直逃避著不願意親口告訴景琰他是小殊,但最終他還是逃不過這樣的命運。他必須親自揭開謎底,在這樣不堪與不得已的狀況下。某種程度可以說是劇版比小說版更虐的所在。

    我們終於發現,前面的梅長蘇機關算盡,從容以對,但其實在他所愛的人面前,他最想保護的還是很有限,總是惹得他們傷心欲絕,是這樣悲涼與蒼白地。在霓凰面前、在景琰面前,他都逃不過這樣的命運。所以,怪不得有人說海宴變編劇是後媽來著,有人這樣虐蘇兄的嗎?還讓不讓我們這些戲迷安生呀……orz

    逢梅君子:「於戲劇改編後,有一段我很慶幸被改掉之處。當靖王知道蘇先生便是小殊後,他忍住不去見他,當他回頭『一步一步踏上東宮主殿的白玉石階時,他突然覺得是在踏著朋友咬牙支撐的背脊』那裡。在劇中的轉折,他反而成為了承接痛苦的那個人。如同靜妃所說:這是他的心願,你的心願,也是大家的心願。或許苦痛,但他也是如此喜悲同潤,如飴甘之。終於,他也能在小殊最需要他的時候,與子同澤,與子承擔了。我覺得這和原著中所詮釋的,是全然不同的意義。原著將東宮之位視為巨石,劇中卻是靖王將之作為達成想望路途中的一道風景。縱然重於泰山,但也輕如鴻毛。因為那從來就不是他想要的東西。」

    我覺得在小說裡,梅長蘇犧牲自己成就他人的意味太深了,於霓凰是這樣、於景琰也是這樣。其實劇版裡的梅長蘇,他的苦不見得更深,但更人性點,因為那包含著他與其他人間「互動」式的虐,感情的糾纏更深,他總有愧他總有失,在這些失與愧中,不是他獨自承擔的,他身旁的人也甘願這樣承擔。

    逢梅君子:「或許被景琰認出是他最不願意面對的境況,但於景琰而言卻可能是他最大的慶幸。若果被瞞了一輩子可能堪稱幸運,但也是殘缺與空洞的遺憾。如果不幸在小殊走後的某一朝得知,那會是多大的慟?至少他來得及感謝蒼天曾給了他一些時間,同策於今。他還來得及為小殊擋在梁帝劍前,還來得及送出那顆遲了十三年的明珠……」

    生前死後知道,那是不一樣的。我也認為等到小殊走後他才知道,那是更大的悲愴。只是同樣是在生前知道,由小殊自己親口不得已承認、和他自己由線索覺悟,對小殊對他來說也不太相同。

    關於兩個人相認戲碼在劇中被更動成目前的樣子,在悲傷(?)後自行腦補的一些想法,後來慢慢能接受劇中的安排,有一個部份,讓靖王由梅長蘇親口承認他才真正認清現實,從另外一個面向來看,正好櫬托出他心中對小殊那份感情的執拗與不捨。正因為是他自己承認是小殊,景琰已經再也找不到藉口來自欺欺人。他對於逃避有多堅持、也代表他有多害怕真相。

     

    (以下是樓歪的閒聊)

     

    逢梅君子:「今天狂刷33集,雪中那段蘇兄沒泛淚,但是他長長吐出一口氣,慢慢說:『這麼做值得嗎?』是我最動容的地方。我覺得那個淚是咽進肚裡的那種……不過蒼白得最美的,還是在涼亭中和郡主相認擁住那段。這麼說,他和殿下根本都沒什麼身體上的進展嘛(咬帕)」

    晴迷:「殿下唯一身體進展的機會被他自己浪費掉了……小殊都張開雙臂了,還不懂得抱上去~」

    逢梅君子:「好友,我覺得你的怨念比殿下還深……」

    靖王:我怎麼好意思在大庭廣眾下抱小殊……///^^///

    逢梅君子:「儘管抱抱抱~~沒人看到,只有我們看到!(這是彈幕)」

    晴迷:「書裡比較有身體進展,三月春獵那場病在原著殿下可是把蘇先生扶靠在肩頭的……大概是真人演出太BL了,只能在心中懷想~^++++^」

    逢梅君子:「當時不是一堆人還在期待公主抱嗎?可惜幻滅了 XD」

    晴迷:「為什麼這個明明很正經的噗到最後又歪掉了……」

    有這一對樓歪是必然……有太多怨念ㄚ!

     

    (以下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昨天和老公看戲一口氣追到了第六集……倒是看到了郡主情絲繞事件後,靖王跑去對蘇兄興師問罪(?)時,蘇某人一臉神情落寞百般委屈的樣子。:p

    嗯,看了一下,在設定和表現上,蘇哲的確是如阿燕說的多智近妖,但反派真得不夠強大,所以顯得爭鋒的戲少了點你來我往的刺激。昨天看完郡主事件,精彩緊湊,但刺激少了點。老是讓蘇某人完勝一點也不好玩……然後我相信主角病弱一定是作者個人偏執啦!(笑)

    以目前劇情的改編,對照我已經看到的部份段落,劇本在敘事與對白上比較流暢而較少累贅。在蘇哲的形象也略有不同,小說裡梅長蘇的形象神秘但顯得沒有這麼陰沉,戲裡的就深沉多了……不過這樣的形象是比較符合故事應有的背景。

    我喜歡靖王找蘇某人發脾氣那一段……^+++++^……我也很喜歡蘇某人聽到發現設計郡主的不是皇后那個當下的安排,這種咳到快倒的感覺比吐血恰當,有種焦急攻心之感,再加上隨後緊鑼密鼓的接連安排,讓這個麒麟才子的形象更鮮明。雖然覺得太子一派實在是太弱了……但不可否認這樣的安排的確步步連環。

    我也同意先看戲再看小說,小說大概是補完用的。劇本經過刪減和主線的補充,主要角色都更為鮮明,劇情排步也緊湊多了。為了增加愛情戲,郡主的著墨相對也多了些,除了武力她的腦袋也不弱,這樣比較符合一個南防邊境十年的奇女子。另外穆青這角色我覺得還挺可愛的,果然是姐控一個。蒙大統領倒是個粗中有細之人。雖然戲裡主要是在寫陰謀佈局,但偶來的天外一筆倒讓人笑到不行……

    這部戲雖然是男角為主,但好在女角也不會弱到沒有存在感或是淪為花瓶。在宮鬥的部份當然不及《甄嬛傳》裡的步步驚心,但畢竟重點本來就不在這裡,宮裡的事也只是朝堂上的延伸,雖然沒有梅郎的巧計連環,但該發揮的也有一定程度而不會弱了角色。

    晴迷:「靖王跑去罵人應該真的出乎梅長蘇的意料,而且那真的算是誤解了他~只是他話中提起摯友或多或少也給了一點安慰,應該也更堅定了梅長蘇隱瞞身分的決心,不能讓靖王發現自己已成為這樣工於心計、能犧牲無辜的人。這一段真的又甜又虐的~我喜歡~:P」

    是誤會大了。但基於那次蘇某人向靖王告白時,靖王明白地說我最討厭像你這種攻於心計的人,大概也一刀插中蘇某人的心,靖王會把他想得這麼陰險倒也不算意外。特別經過林府祈王一事,靖王對這種陰謀算計深惡痛絕可以理解。不過這段真是既甜又虐,梅長蘇心裡一定很複雜,一邊聽著靖王如何地守護他們過去的堅情,一邊又看他指著眼前的自己罵,哎呀呀萬般思緒又不能夠講明,真是夠虐的!我喜歡虐小殊!^O^(←你這變態女人~\_/)

    哎,好久沒有和好友們一起追劇和討論劇情……真是令人懷念。好像又回到那段青春熱血的歲月哩。這部戲看得出來製作非常用心。雖然脫不了眾星烘月之感,但的的確確是一部讓人家看得又揪心又歡樂的戲~~~~^___^

    晴迷:「看來熱血還是在的,只是沒有火種引燃而已~:P 追劇有種當初追連載的感覺,每天一兩集比較能挑出來討論,希望我不及格的Karma值可以因為《琅琊榜》再回復一下往日數值XD。」

    哈哈!是呀!熱血倒是還在,缺火種還缺閒情。拜這齣戲所賜,最近也是數值直升呀~~~

    晴迷:「我覺得出過嚴重車禍的胡歌真的蠻適合這個角色,當聽到劇中人說他的容貌有改變時,就忍不住找出當年李逍遙的劇照來看:P 」

    當年的他真是少年俊秀,好在容顏雖然難以完全復原倒也還是俊朗。氣質可以補足不少。這毀容一事雖是傷心處,但於戲裡設定總是意外吻合呀。

    晴迷:「郡主在發表會認證:胡歌是霍建華的,但看完這齣戲,也會覺得胡歌是王凱的~:P」

    目前看原著小說的進度,似乎是飛流和蘇哲曖昧些,靖王還沒有大動靜。但連續劇就擺顯了,靖王是本命無誤!(蓋印)

    我發覺我和阿晴真的是太有默契,我在這頭蓋印,回頭去看她噗裡她也蓋印,哈哈哈~~~~~

    淚兒:「只看片花的話,我以為我在看BL劇。前面一半都是男的……」

    咳!雖然我們的感想亂七八糟地聊,但這部是很正經的政爭奪嫡戲。值得一看。女角雖然不多,但也很精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時和好友的討論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