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征-3-2.jpg 

 

訴瑯琊之蘇凰篇(後記)
 
 
    把一篇感想寫成散文式小說還超過三萬字,我想這也算破了我個人記錄。XD
 
    不過受限於全篇皆是從蘇凰相會後,兩人的情感發展與轉折走筆,有些想寫的部份自然是無法寫入的。就好比是宮羽和霓凰之於蘇兄的差別、聶夏與蘇凰之間的不同等等,所以只好在後記漫談一番了。
 
    瑯琊榜之所以感情緊扣,耐人尋味,一部份歸因於故事中處處可對照的同與不同,讓角色的呈現更多面更為立體,也讓觀眾從中衍生出多種可能。
 
    就好比,同樣在梅嶺中存活下來,聶鋒與林殊的際遇、面對火寒毒時選擇不同,對於他們另一半的影響也不同。這當然是來自很多不一樣的條件所造就的,林殊做為赤燄軍的少帥,林家的後人,面對冤情他不可能求茍活,而且他又有能力扭轉局面,還有不甘放棄的抱負,所以只會走鞠躬盡瘁死而後矣這條路。然而,聶峰所需負擔,或者說懸念最深的,只有夏冬一人。
 
    與霓凰的感情,在林殊決定成為梅長蘇時就已經被犧牲了。假使十二年中霓凰別戀,也許他的愧疚會輕一些,所以原著裡的安排,其實是對他的仁慈。但戲裡的霓凰,經過歲月的洗禮,此心未變此情不改,對林殊來說,既是安慰也是折磨。
 
    林殊有一顆九死不悔的心,霓凰對他的愛何嘗不是?在我看來,霓凰已將林殊活在自己的生命裡,她就彷彿是女版林殊的存在。當年她只需追隨林殊哥哥的腳步,然而梅嶺慘變,其後父親驟逝,兩個依靠的男人一時間都不在了,她不得不走出自己的一條路,還需要領著雲南穆府的眾人走下去。她活出自己的燦然,讓人不可逼視,但其中的心酸苦楚也不是常人能夠體會。
 
    都說林殊不再是當年的林殊了,但在梅長蘇眼裡,無論是一人獨對景睿豫津時的颯爽英姿,面對穆青時的長姐風範,率千兵解圍九安山的氣勢難擋,看到的霓凰也不再是當年的小女孩。只是造成這些不同的原因,看在他的心裡是滿滿的疼。
 
    她的愛永在是林殊的安慰,她的苦長伴是林殊的折磨。
 
    「有些人,有些事,依舊深藏在心裡,不會被時間抹去。」
 
    在心裡的也許不曾變,甚至,成為彼此失落與孤獨時的浮木及依憑。但現實的狀況,已經走得太遠、變得太多,他們的感情縱然比當年更濃更深,卻更不可能再相依。他們都有不可拋卻的責任,所以即便林殊無須奔赴戰場,他們也未必能相守到最後。
 
    所以最後,林殊與穆霓凰,只可寄託來生。此生已錯過,而錯過的不再回,梅長蘇渴望回到過去的林殊,霓凰何嘗不想一直做當年的小霓凰呢?就像靖王,一直想著當年有兄長依靠、好友相伴的歲月一樣。
 
    當年的一切,對這些人,在十三年前的破碎後就凝定成一個永恆的遙夢與念想。
 
    還有遺憾。因為已經失去了,無可改變,才會最美。
 
    但對聶鋒和夏冬而言,他們的命運卻不一樣。
 
    是聶鋒的幸也是不幸,十三年來,他沒有辦法解開火寒毒,時時在毒發中煎熬著,在一陣殘酷過一陣的痛苦中,唯有夏冬的存在支撐著他活下去,即便他曾有壯志豪情,在人群厭惡與害怕的眼光及對待中也消磨盡了吧。因此他能想到的,不是復仇、不是雪冤,是依依追尋著夏冬的身影,那已經成為他生命中唯一的信念。
 
    林殊與聶鋒,諸事所趨,對感情一則放手一則緊握,也註定面對所愛時的抉擇不同。
 
    霓凰與夏冬呢?她們的同與不同又何在?
 
    兩個人無疑都是癡兒女,十三年來,無論是盼生盼死,都矢志不移。    
 
    對夏冬來說,認定已死的夫婿再次站在眼前,無疑是失而復得的收穫。這裡也是霓凰和夏冬最大的不同。謝玉帶回來的半副遺骸,讓夏冬多年來堅信著自己的夫婿已被主帥林燮所害,而霓凰從未見到林殊的屍骨,她情願一直認定林殊哥哥還活著,期待他的歸來。
 
    然而比起孀居的夏冬,霓凰獨身堅持這份期待卻更為艱難。她未入林家門,穆府表面上也沒有被株連,但即便是皇帝下詔的比武招親,她都未曾動搖半分。也許,當她說著穆青未成年襲爵她就不嫁時,就已經抱定了非林殊不成良人。
 
    與所愛之人重逢時,我想她們的淚一樣地滾燙一般的熱切,只是迎來的結果大相逕庭。
 
    聶鋒與夏冬,重逢是為了要終身相守。
    林殊與霓凰,重逢就註定了死別在即。
 
    聶鋒有選擇,所以他和夏冬即便言語不通也能有商有量。
    林殊沒選擇,所以他和霓凰只能相對無言而一逕地流淚。
 
    雖然夏冬,可能是林殊唯一可以將霓凰托付的人,但在我看來,卻還是太殘忍了。夏冬和霓凰一起走過那十三年,就算彼此間橫亙著夏冬對林燮的恨無法真正坦然,但他們卻可以用相同的孤寂扶持而過。十三年後,夏冬等回了所愛,霓凰卻需要獨自地走更長遠的歲月,夏冬即便懂得霓凰的苦與痛,但她已經失去了撫慰她傷口的資格。
 
    夏冬要怎麼勸霓凰呢?她自己都走過十三年,又怎麼不懂霓凰的堅持呢?
 
    如果沒有心而不願再愛,有緣人也不可能存在。
 
    所以在林殊那麼說的時候,夏冬也只能淚流滿面,明知承諾難有兌現的一天。

 

 
聶夏相逢-4-2.jpg 
 

 

    接下來要談談宮羽這個宗主粉絲團團長了。(毆)
 
    我一直認為,宮羽對宗主的傾慕,很多時候像是小女孩對偶像的愛一樣,是單向、暗戀式的(雖然整個江左盟都知道),會想著他喜歡些什麼、要對他好,怕他睡不好怕他坐不舒服又怕他冷地,這麼多年來,我想她少不了看過宗主對她的冷臉卻從不放棄,這份愛的堅持無疑是難得的。
 
  她對宗主的愛是戒慎恐懼,但同時又不顧一切。
 
  宮羽的心意,宗主當然也明白,可是他一開始就擺明了,不要給她希望就不會失望。當然這是他對宮羽的慈悲,對宮羽而言也是殘忍。不過她倒依依不饒地就是要待在他的身邊,就算沒有任何的回報,連一個笑容也無,只看他一眼和他說說話,為他分憂都好。
 
  宗主也是從一而終的用冷面冷心腸對她。
 
  可是宗主大人對他所愛的霓凰就辦不到這一點。
 
  他很清楚,他無法與她相守,現在相認將來必定還要再分開,而且這次的分開將會更痛苦。我相信初入金陵時他也是這麼想的,因此才有城門口那齣又掀簾依依不捨、又放簾愁思難解地。只是他沒想到兩年前派衛崢助陣時他就落下了一個大把柄,霓凰早就鎖定著他為重大嫌疑人。他更沒有料到,他們兩個人對彼此的愛竟遠比年少時更深,也更難輕易地放手。
 
  如果說,不要給她希望將來就不會失望,他為何要對霓凰一次又騙過一次呢?
 
  因為他根本無法面對眼前霓凰一點點的傷心與痛苦,現實不止是霓凰無法接受,他也無法面對。知道現實是一回事,可他沒有辦法阻止自己心中對霓凰的愛與希望。
 
  但是他卻可以忍受宮羽面對他冷待時的失落與難過。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差別吧。
 
  只是所愛之人,他怕她危險,所以總是將她支離,或是雲南或是衛陵,都不得相見。他回到金陵前後約莫兩年的時間,霓凰不在他身邊的時間就有一年之久。但宮羽做為下屬,雖然不能時時相見,但總還是在金陵城中遙遙偷望著。
 
  十五上元夜那天就是最大的對照。傳統上這天是情人們難得可以攜手光明正大約會的時候,但蘇兄不能和霓凰一起過,卻要到妙音坊辦事,在身邊的人是宮羽。
 
  有情而不得相守、無情卻可以相伴。
 
  就連最後,霓凰需要回到雲南,而林殊奔赴北境,宮羽隨軍。
 
  我想這堪得上是霓凰與林殊哥哥相認後最大的痛處了。所以就這點而言,看到宮羽能在春獵時刻守著宗主,霓凰又怎能不嫉妒?當然宮羽也嫉妒著,霓凰得到了宗主的心。
 
  這兩個女人都苦呀,得與不得,都有代價,該怎麼計較得失呢?
 
  戲到最終由宮羽為宗主遞上最後一封信,給他所愛的霓凰。
 
  相對無言,為著同一個男人,這兩人都是一地傷心無數。
 
  至於宮羽將來有沒有可能另尋所愛呢?我不知道,但總是希望有可能的,比如像是一直仰慕她的小豫津可以打動她。但霓凰已經太難了,她守著這份愛已經守過了一次死別後的十三年,她的心裡除了林殊哥哥,再也裝不下其他人。
 
  而宮羽對宗主的愛,同時也讓我想起了靜妃娘娘。
 
  對於當年救她的梅石楠,一直都很喜歡。
 
  即便他的身邊後來已經有了深愛的妻子,她還是為了照顧他的妹妹入宮,甚至嫁給一個自己不愛也不愛自己的男人,在孤寂的深宮裡靜靜守著院中的那棵楠樹懷思,年復一年日復一日,不曾言悔。
 
  於是我想,宮羽也是這樣的吧,即便將來她別嫁,甚至另有所愛,對宗主的這份情已經在心中站定了一個特別的位子。無論是霓凰、宮羽還是靜妃娘娘,他們年少時最初的那份愛戀,不管過程有何不同,結果都是不可得的遺憾,也同樣地終身難以忘懷。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
    天南地北雙飛客,老翅幾回寒暑。
 
    歡樂趣,離別苦,就中更有癡兒女。
    君應有語,渺萬里層雲,千山暮雪,隻影為誰去。 
 
    原都是,癡兒女呀!
 
出征-13-2.jpg 
 
 
  印月筆
  2016/1/7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