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1:坐在書架上看信燒紙,有幾風江湖瀟灑的況味,很喜歡這樣的蘇兄。看到沒,宗主有橘子喔!
  •  

    #11:曬圖。橘子橘子,宗主最愛橘子囉!^_^
  •  

    #11:穆府梅園這裡,蘇兄和郡主都好美喔!畫面如畫~(大心)
  •  

  • #11:濤姐真美~~~~*.*
  •  
     

  • #11:此時無聲勝有聲。
  •  

    #11:蘇兄對郡主的眼神,總是滿滿的憐愛與回憶
     
    在戲裡蘇兄與郡主的感情,總是在情不自禁的恍神中自然流露出來。也許,沒有對景琰那樣複雜的情緒,所以收與放的時候是比較悠緩地,沒有那種被發現的戒慎恐懼與緊張感。
     
     
  •  

  • #11:發現字跡不同時的郡主,其實很痛苦吧。
  •  

    #11:看倌們沒有錯,又是翔地記,它一定是本戲第一奇書。XD
  •  

    #11:蘇兄等待著周老先生趕到。
  •  

    #11:曬一張美靖王~~~
  •  
  •  
     

  • #11:戲裡利用這副牌子增加了不少緊張感還有戲劇性。
  •  

  • #11:以前曾經挽過大弓、降過烈馬的手,如今只能在這個陰詭地獄裡攪弄風雲了。
     

    朝堂論禮勝了。但和成功的喜悅比起來,蘇兄心裡是更多的悲涼。在隆冬時節裡,他的一雙手是如此地冰冷,是碳火怎麼暖也暖不熱的溫度,就像在地獄裡般。他現在也只能藏在別人身後、躲在暗處排佈一切。不管是他的身與心,在很多時候,都陷在這樣的黑暗與冰冷中,無可逃脫也不可逃脫。

    我一直在想,為什麼蘇兄要去抓碳火呢?是否爐火的暖根本暖不了他的手他的心,他其實渴求著,或是懷念著,過去那種熱與燙的身與心,但是可悲的是,他的身體是承受不住的。即便他想去擁抱,有再多的懷想,那都是他現在不可得的。

    做為梅長蘇是他的選擇,他選擇為了復仇雪冤,必須用壽命與身體做為代價。可是其實是,他已經沒有選擇的選擇,因為他是林殊,他所背負的這一些,就註定了他的命運。

    S友人:「抓碳火那段詮釋得很棒,當時看得很感動。

    這一段是當初對於林殊必須以梅長蘇這樣的身份與面目活下去的悲涼有了深切的感觸。

     

    (以下是和好友們討論梅長蘇心中的林殊以及他最後的選擇,有爆雷,看倌請小心。

     

    逢梅君子:「剛剛寫了一半的東西,貼一些過來:其實我覺得林殊這個人是有些潔癖的,他很難接受自己的人生有污點,自然也不喜歡陌生人碰自己的東西,如他從前慣用的長弓。從他處理事情的手法可以看出,他竭盡心血,事事盡要過眼,陷入昏迷前也要強撐病體,對屬下清楚交代後續事宜。『赤焰中人要清白,就要徹徹底底的清白。』林殊的過去越似光風霽月,死裡逃生的梅長蘇就越是難以忍受白璧蒙上一點塵灰。隱忍的時間越久,情緒的壓抑越是深沈,他越是近乎精神潔癖般難以容忍一絲差錯。這個人眼中其實時時燒著一股熱燄,卻總以為自己已是冰冷之驅。有時念想著靠近這些餘火,就越是自慚形穢。他夢中的梅嶺總是燒著無邊業火,夢魘中父親最後的臉龐總是如此悲涼殷切。『小殊,為了赤焰,活下去!』他掙扎著靠近,被迫放開的身體卻只是向冰冷的深淵墜落,離他的明焰既往,越遠、越遠……」

    阿燕這段話說得真好!我覺得林殊的本性就是容不得錯誤與污點的。他本是如此天縱英才,在梅嶺之前也未曾嘗過敗跡。在梅嶺一下子就是這麼大的跟斗栽了下去。掙扎著爬出來,他卻必須背負這些失去(缺陷)走下去,本身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身心的煎熬,而因為時局因為時間,他更容不得一點閃失,他沒有重來的本錢。

    也因為容不得污點,所以對他來說,完美的林殊已死,殘缺的梅長蘇,是配不上郡主、沒有資格光明正大站在景琰身邊站在朝堂上。離開、死亡本來就是他的歸宿。當他有機會用林殊的方式結束一生,他不會放過。

    晴迷:「我認同林殊有潔癖,從他堅持一定要在當朝雪冤,執著在景琰心中維持林殊印象,以及他對梅長蘇如此厭棄都有跡可循(而且症頭嚴重)。炭火這幕戲是我整齣戲印象最深的地方,我喜歡印月的詮釋。當初看見蘇先生去碰火炭整個震撼,他原是那樣安安靜靜的坐著,卻突然有此舉動,說了那番話,我覺得那盆火有點「赤焰」的意味,所以想起那段年月,曾經豪情壯志滿腔熱血的自己,如今卻只能帶來痛楚了。」

    對他來說,那樣的燄火只能帶來痛楚而不是熱血。所以梅長蘇並不是林殊,這是他很堅持的。即便他身邊的人都不在意,可是他過不了自己的那一關。

    晴迷:「對觀眾我來說,我根本對林殊沒感覺但非常非常喜歡梅長蘇!全劇裡執著於林殊的根本只有梅長蘇一人(好吧還有不知詳情的蕭景琰,但知道後他也是欣然接受)。我覺得梅長蘇實在太不懂得大家的愛好了〜梅長蘇魅力大過林殊N倍好嗎?不要這樣嫌棄他啊啊啊(用力搖晃蘇先生)」

    逢梅君子:「不要這麼說嘛,因為有蘇先生心中美好的林殊,才有後來越發珍美的梅長蘇呀 :-D

    雖然對戲迷們來說,因為有蘇先生心中美好的林殊,才有後來越發珍美的梅長蘇呀 :-D 因為有林殊的完美才有梅長蘇殘缺的加乘美呀~~~~

    晴迷:「兩位好友的言下之意也是梅長蘇 > 林殊啊~~~XDD 我沒有嫌棄林殊之意(可承受不起靖王瞪人的目光),我是難過蘇先生的心裡梅長蘇比不上林殊。林殊始終存在於他心中,是他的養分,人會成長會改變,林殊是初版的話梅長蘇才是完成版啊~~~藺晨識人閱歷還不夠豐富嗎?能讓他如此相惜的梅長蘇,絕不會是蘇先生自我詆毀的那個模樣。我很喜歡藺晨說的:『我不認識林殊!』那個讓自己珍惜愛重的朋友,想終結自己做回林殊,且不論梅長蘇的心境轉折與選擇,就從梅長蘇友人的角度來看,是很傷的。就算我認識林殊後會喜歡林殊,但對我來說最珍貴的朋友還是梅長蘇。但話說回來,我也知道蘇先生就是要保有一點自卑自棄才迷人啦,令大家著迷的也是這樣一個有心理缺陷的梅長蘇呀 :-P

    以我們來看,因為他有殘缺才會更惹人憐愛,但對於梅長蘇來說,他現在身體差成這樣,不能騎馬不能打仗,是不完整的林殊。那個文武雙全的林殊已經廢了一半了。一個已經習慣一百分的人你要他怎麼能接受五十分的自己?對於他的親朋好友來說,感情的建構不在於你這個人的才能如何,他們關愛他,所以就算他變了,只會為他的改變心疼。但他本人並沒有辦法這樣想呀!

    所以我們不能期待一個標準放在一百分的人,能把只有五十分的現況看得多高,只會有自棄自厭的情緒。所以以能力來說:林殊 > 梅長蘇。但如果從惹人憐愛的角度來看,絕對是:梅長蘇 > 林殊。只是這個事事要強的人,恐怕不會喜歡人家用憐愛的角度來看他。

    至於梅長蘇最後的選擇,這個就像有一個以前都考一百分,但現在再努力最多只能考五十分的人,在畢業考的時候,突然有個機會可以變成八十分或九十分做為最後的分數。你覺得他會不會選呢?而且我覺得,因為戰場對於林殊而言,是他的生命使命,甚至說是他前半生的重心,失去這部份他很痛苦的。

    晴迷:「瑯琊榜首只有50分也太慘惹~XD 我覺得梅長蘇和林殊是兩種不同的STYLE,年少時那段飛揚無憂的歲月對梅長蘇來講太美好太重要了,驟然失去後就像是憧憬似的,他要是能做回林殊當然是必選的。但我不認為能力來講梅長蘇有差林殊那麼多,若他沒有經歷遽變,一直是那個眾人捧在手心上的少年,順遂的成長能帶給他什麼影響還很難說。(我只能知道他小時候會把表弟綁在樹上、不聽皇長兄的話還慫恿朋友、把珍珠當彈珠玩…… )」

    講五十分是以文和武來分,廢了武的不是只剩五十分嗎?而且我覺得,在梅長蘇的心裡,恐怕連五十分都還不到。他很重視能不能上戰場這件事情,更甚於智計謀略。因為家學淵緣吧!要不然他小時候不會輕視軍隊裡的軍師(聶真)。

    晴迷:「啊還有一個他不尊重聶將軍(還是誰?)被父帥噹~當然他只要有機會學習也能成長,但都比不上梅嶺的事讓他一夜長大。我相信梅長蘇還是有許多方面是林殊比不上的,思考的縝密……對人世的洞悉……我覺得光是個性上的改變就足以彌補他失去的分數,但他本人應該不是這樣覺得的……所以說是他的心結囉!」

    補小說原文裡頭提到的聶真事件(這同時也可說明戚猛為何被重罰):

    林殊以前也幹過這樣的事情。那一年,當父親把一個四十歲還在兵部任閒職的瘦弱文士引入赤焰軍擔任要職時,年少氣盛的少將軍就曾經故意震斷自己的劍,讓一塊劍鋒碎片飛向那個單薄的身影,以此來試驗他的膽量。

    在行刑的現場,身為當事人的聶真並沒有說一個字來求情,因為他知道,林殊挨打的原因,不是因為挑釁聶真,而是因為當他挑釁聶真時,祁王殿下就站在聶真的身邊。


    晴迷:「對梅長蘇/林殊個人來說,他絕對是喜歡林殊 > 梅長蘇,但從親友/旁觀者的角度呢?我喜歡梅長蘇不只是因為他令人憐愛心疼而已…… (我就是指那件事,我記得對方姓聶,所以以為他跟聶將軍有親戚關係)」

    逢梅君子:「聶真好像是聶鐸和聶鋒的父親。」

  •  
     
  •  

  • #11:這裡是靖王第一次比較明確決定要參與奪嫡。
     

    我覺得,因為朝堂論禮,也讓他意識到和太子與譽王並不是這麼大的差距,他開始有了信心,同時,他也明確地抓到他奪嫡的背後原因是什麼。不像先前只是為了阻礙太子和譽王這樣簡單而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