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禮師
  •  

    #12:在虐戀情深前我們先秀幾張蘇先生美圖。本集蘇先生美不勝收呀~~~~~
  •  

    #12:你是誰?
  •  

  • #12:梅長蘇,又是誰?
  •  

    #12:你認識林殊嗎?
  •  

    #12:不管是林殊或是少帥或是其他什麼的都不重要
  •  

    #12:為什麼什麼都沒有……
  •  

    #12:林殊哥哥,你終於認了霓凰了。
  •  

    #12:女人的感覺是這麼不講道理
    ……
  •  

    #12:郡主用情至深無悔呀
    ……
  •  

    #12:這裡蘇兄連哭都很隱忍,一滴滴清淚慢慢地滑落。哭得真好~Q_Q
     
    我從一堆截圖裡才終於找到一張一滴清淚看得出來的圖,可見多麼隱忍呀~~~我也喜歡蘇兄摟著霓凰時的動作表情,明明很想說什麼要說不出來,明明很想用力擁抱卻只能輕輕摟著。這種感情實在是太虐了~~~>_<
     
  •  

    #12:郡主這裡哭中帶笑,淒婉中又有幾分當年女孩的天真。他的心裡一直藏著那個十五歲的女孩,等著他的林殊哥哥
  •  

    #12:一個等不到的林殊哥哥。蘇兄也知道
    ……
  •  

    #12:我可以再去蘇宅看你嗎?問得傻氣呀!
  •  

    #12:蘇兄本劇第一口鮮血在此。XD
     

    郡主那一問的表情,很像一個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小女孩。這句問話背後,還代表她對林殊哥哥的貼心和理解,怕影響了他的計劃。正因為這樣,才顯得她愛的其實傻氣。在霓凰與梅長蘇/林殊的愛情裡,她將自己的需求擺得很低微。這是她的體貼,但同時也讓人心疼。

    蘇兄在這裡,聽到郡主喚他,問出那樣傻氣的問題,回給他的笑是真心的安撫。只是當他安撫過後,蘇兄一低頭,內心是更深重的酸楚與痛苦。他知道,不得已的相認,給了霓凰希望,她願意等,他卻已經回應不了她的等待。

    本來送走周老先生時內心已是血氣翻湧,待到此時恐怕早就憂腸斷結。

    郡主在此之前,應該已經有了九成九的把握,所以對蘇兄的提問步步進逼,再再印證。只是最後看不到熟悉的標記時,她已經顧不得什麼證據,她相信她的直覺、眼前的人就是她的林殊哥哥。我在想,除了前面得到的種種證據之外,就像景琰希望小殊不是只活在自己心裡,郡主多麼希望多年來心中的支柱,不是自己的想像,而是真實地活著、不是只有在心裡的相信而已。

    當她問蘇兄:「梅長蘇,又是誰?」時,眼眶已是泛紅。當蘇兄回答說是舊人時,她的淚水已經在眼底打轉了。這裡的郡主是很苦的,她明明看著,可是眼前人還是不願意和她相認,那樣閃避著,其實和景琰最後問著:為什麼不告訴我?一樣地,悲苦地……

    當蘇兄說著不管是少帥或是林殊或是其他什麼的不重要時,郡主心中想必吶喊著:這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所以她再也不想等他自己承認,她寧可自己扒開這個真相。只是探求的結果讓她幾乎要瘋了。只是瘋了,她仍究是抱定著她所以為的。我覺得這裡郡主如果退了一步,就是無盡的絕望深淵了。所以她不願意講道理、她不願意往後再退,她寧可向前一步是千刀萬剮的錯都好。

     

    (以下是針對霓凰感情進一步的延伸感想,有後面的劇情,此提醒防雷 XD

     

    對梅長蘇來說,他對霓凰的心沒有變過,但是他已經很清楚,自己無法與她廝守,沒有辦法回應她的愛,所以隱忍。

    對霓凰來說,她在等待她的林殊哥哥,終有一天能和她廝守,她知道在他心裡有更重要的事情,她願意將自己排在他心中的末位,成全他想做的,所以隱忍感情。她可以遠到雲南、可以遠到衛陵,就連在京城裡,都是悄悄地暗訪,就怕別人知道。

    我一直在想,難道郡主不害怕,在這麼遠的地方、再錯過相守的時間,等到真正失去時,就變成遺憾了嗎?

    很怕,霓凰很怕很怕,所以才會在太奶奶過逝後匆匆地來探望,她趕來並不是因為想念而已,我想霓凰很清楚,太奶奶在林殊哥哥心中的地位,她擔心他承受不住、又無人可以陪伴他承受,所以她來了。

    也因為太奶奶的離開,觸動了梅長蘇,他更清楚自己的性命其實只如風中殘燭。他安慰霓凰也安慰自己,如果他不在了,一如他不在的這十二年一樣,霓凰也可以過得很好。但是對霓凰來說,她足夠堅強地活下去,卻必然地失落心中屬於林殊哥哥的那部份,永遠也無法圓滿,伴隨林殊哥哥而死亡。

    面對這樣的情況,為什麼她還會願意離開梅長蘇呢?只是因為,他說她在他會分心,所以情願苦了自己成全了他。

    當然對梅長蘇來說,在長亭相認後,他意識到了,霓凰對他的感情之深,遠遠比他意料來得多更多,由於時間的厚積,已當年年少時的青澀愛情轉為深沉,所以他對霓凰更為不忍、不忍她在他身邊看他種種的痛苦與遭遇,所以她的離開對他是比較輕鬆的,某種程度來說對霓凰也是。

    面對失去的痛苦,霓凰承受的是一個漫長的煎熬。一點點、一點點地,她越來越知道,梅長蘇變回他林殊哥哥的機會越來越小、乃至於他的命越來越短。當她聽到藺晨說著火寒之毒而梅長蘇卻給了她十年的期待(雖然她心裡知道不可能)、當她聽著梅長蘇親口說著他寧願用命去換三個月的林殊。每一次每一次,她都只是這樣靜靜地流著淚,凝視著她的林殊哥哥,我卻總感覺得那種心頭被一片片剝削下來的痛楚。

    雖然蘇兄把她托付給夏冬,但這樣的托付,對霓凰來說其實有點殘忍。我不知道蘇兄有沒有想過,當霓凰看著夏冬和一樣身中火寒毒的聶鋒能夠共伴餘生時,她心裡該有多痛。當夏冬已經擁有時,你又如何要夏冬有立場去勸說霓凰放下。我只能說,因為夏冬也曾經失去,所以她比較能理解霓凰的苦。但夏冬必然也明白,那樣的苦卻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排解得了的。

    她心底的害怕與苦痛甚至思念沒有人可以訴說,連梅長蘇都不行。所以在靜妃娘娘的那一個點頭裡,她的眼淚只能潰堤。就連最後訣別前,她還是無法去告訴她的林殊哥哥她心裡的想法,只能夠對著不知世事的飛流說著。她需要說著,因為她已經苦在心裡太久太久了。

  •  

    #12:晏大夫生氣了,宗主只好乖乖在床上……
  •  

    #12:病美人呀~~~~~~^o^
  •  

    #12:黎、黎綱──O_O!!!你的、你的手放哪裡?(居然扶著宗主的腰←突然好想大叫放開那個女孩
    …… >_<)
  •  

  • #12:想事情的蘇兄也美。這裡已經在鋪動作梗了喔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今天看12集時,看到林殊哥哥和郡主相認。那首曲子《紅顏舊》很動人。不過郡主之於林殊,我覺得虧欠遠遠大於愛。林殊哥哥覺得他本該照顧郡主一輩子,卻因為林家一案,間接造成郡主父親戰死,她一個花樣少女就此鐵血沙場,固守南疆十載,還蹉跎了青春年少花樣時。林殊哥哥對霓凰是滿滿的憐惜。可是他反而可以坦然地和她相認:「如果梅長蘇瞞不住,那就讓林殊來勸她。」

    但對於靖王,他卻是害怕他會知道眼前陰謀算計的梅長蘇,竟是他夢裡故人林殊。他怕他知道他已面目全非、他怕他知道他已經無法是當年那個真摯少年……這樣一份害怕,大概是因為感情太深,所以越難放下、越難面對。畢竟他和靖王一同長大,與郡主的幾年兒女交情並不相同,相知相識也大大不同。

    晴迷:「支持蘇凰配的可以解讀成愛情比友情難以克制,但我也認為這麼早就讓郡主與林殊相認是因為這段感情深淺不同~XD。郡主大概就是和蒙大統領一樣屬於親朋好友級的啦!所以就算知道林殊的打算也會忍痛(?)支持,但靖王就不同了,他的心痛不捨會比霓凰更深,進而無法犧牲好友來奪嫡,林殊一定知道才死不講。而且比起霓凰,他最想守護的還是靖王心中的林殊啊!每次靖王說梅長蘇手段不夠正派或利用別人時我都覺得:你完蛋了你以後完蛋了……XDD 像他這樣留舊物記小習慣的個性,他現在對蘇哲的批評應該會讓他心痛一輩子~」

    原著小說也是在這個時間點讓林殊和郡主相認,只是所談內容因郡主對林殊的設定變動略有更改。但一如入京初見,梅長蘇掩下車簾,他早知道自己再也當不成她的林殊哥哥,無論郡主做何想法都不會改變,所以當郡主說她願意等,他只得默然。

    愛情也許比友情難以克制,但我認為他和靖王的感情,不僅是人與人之間的羈絆,還包括一段可望不可及的過去,藉由靖王對林殊的懷念,過去的那個林殊最美好的時代,還能在兩人間存在而不滅。一旦揭破了就面目全非,對靖王痛,林殊更痛。

    林殊的聰明才智翻覆朝堂不是難事,但他的心性本不是性喜於爭權奪利,如今落得梅長蘇的手,只能冰冷地排佈計謀,再也無能上戰場熱血殺敵,他是有很深的痛楚和不甘,某種程度來說,於他而言林殊已死,梅長蘇呀梅藏殊,當年的梅嶺已經埋藏林殊之骨,他活著,在江左盟排佈了十二年,計劃了十二年,一朝蘇哲/殊折,再返回的是林殊要為當年雪冤之魂,但此身早零落,活著早就不是林殊個人的事,而是赤燄軍魂呀!一個縈夢糾纏的火海梅嶺與憾恨。

    正因為他太清楚靖王瞭解他的本性,靖王必定不忍舊友違逆本衷以達目的,所以才不能說破。他寧願靖王只當他是一個性喜算計的謀士、當他是個追逐功利的俗人才子,就當是以利相合,這樣靖王才會與他合作得心無芥蒂。但他難道忘了,重翻當年之案,知你如靖王,真能看不出你的身份嗎?正因為相知甚深,今朝靖王對你的誤解會變成靖王心裡的痛呀……誠如好友說,靖王真是完蛋了……不過林殊的後招更絕……

    不過第一次吐血(畫面沒有明顯帶出來但應該是咳血了?)居然獻給郡主不是靖王……(←完全重點錯誤)

    晴迷:「至於第一次吐血,因為沒見紅所以私心認為不算,讓我們一起期待梅長蘇噴血的一天!(晏大夫表示憤怒)」

    我也很不願意承認那是第一次吐血,刺激還不夠,我們還是認真等蘇哲被靖王氣到吐血的橋段好了~(搬椅子坐著等←晏大夫大概會想殺了我們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 神思
  • 相認那段,個人看了不下百次,像著魔一樣......
  • 我也非常喜歡這個片段。無論是霓凰還是梅長蘇,這一段感情的推衍都是非常明晰而有層次的。雖然蘇兄還是很壓抑的,但他吐露出的感情,還是顯示出霓凰對他的意義不同一般。是欲言又止,是想抱而不敢抱,還是由眼角滑落難忍的淚,都是如此真切細膩。

    印月 於 2016/04/28 09:20 回覆

  • 江左盟的夥計
  • 謝謝博主留下這麼多的截圖和記錄,今天是宗主出道日,當我翻看這些文章,好像又經歷一次去年的感動,配上博主的感想,似乎又更深刻了。
  • 吾家宗主轉眼間就已出道一年了,而我的四刷仍在進行中,感想也還未結束,蘇殊篇更在難產中......每每看著劇中人物的生命流動著,即便已經知道他們的結局,卻還是忍不住隨著他們而起伏。我想這一份感動只會隨著時間而加深,有一天也許就深深地埋在心裡了,卻永遠不會消失的。謝謝您願意與我分享你的想法。歡迎有空多來坐坐。^_^

    印月 於 2016/09/19 13: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