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3:為顯示對靖王殿下的愛一定要來CUT一下
  •  

    #13:長身玉立微側身的靖王好俊喔!
  •  

    #13:要看到兩個人在一個框裡這麼融洽其實並不多耶!
     
    以下開始本集虐戀到天邊的小互動!(摩拳擦掌貌)

 

  •  

  • #13:我就不能來探病嗎?
     

    這裡很妙。本來蘇先生坐起來很正經地想靖王來有事,沒想到平常正經八百的靖王突然說「我就不能來探病嗎?」。

    那一個瞬間,我覺得蘇兄認真了,也呆了一下(也許心裡還噗通一下漏跳好幾拍),沒想到靖王會來探病。靖王那注視蘇兄的表情也是一臉玩味,準備看他的反應似的。但後面接著說確實也有事。

    那時蘇先生的反應呀,鬆了一口氣有,但我覺得更多的是悵然若失呢……這傢伙對靖王總是又期待又怕受傷害的樣子,真是自虐。

    晴迷:「靖王應該要多等三秒的啊我太想知道蘇先生會如何回應調情!XD」

    這的確讓人感到可惜呀,試想著,蘇兄會怎麼反應呀?不免是轉移話題吧。他很敏感,而且擅長把靖王對他的一點點溫情都給弄冷了…… T_T

  •  

    #13:靖王注意到蘇兄的手……
     
    這部份在戲裡的鏡頭是兩個段落。第一次靖王注意到蘇兄手指搓著衣袖,眉頭一皺表示案情並不單純(並不是),看著蘇兄思考得很專注而手裡無意識地搓著。後來兩人又談,蘇兄開始想事情時手又搓著,他發現後,又慢慢進入了想小殊的模式中……

 

 

  •  

    #13:靖王你一問,意欲為何呢?
     

    這個段落,算是靖王第一次發現蘇先生與小殊雷同之處。所以我覺得,此時靖王沒有馬上把蘇兄和小殊連在一起,他只是發現了、想起小殊了。不過這裡蘇兄的表現就很緊張。他的心這次可能不止是漏跳一拍,可能是暫停一下心頭一縮,手馬上就鬆開衣袖(不過靖王正想小殊沒有注意到吧),他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無意識的舉動被靖王發現了,同時也整理著自己的思緒。

     

  •  

  • #13:我認識的人中,也有一個這樣的……
     
    蘇兄這裡強自鎮靜要模糊焦點,一面心虛地掩藏起自己的手。不過我們靖王殿下對小殊的愛還是會自動聚焦地,只是又掉入想小殊模式再度無法思考。看到靖王這樣地想小殊,蘇兄心裡是苦又甜又酸楚的吧。不想靖王忘了小殊、更怕靖王認出他是小殊,而且,痛莫痛過他需要這樣欺瞞著他……

 

  •  

  • #13:蘇兄自黑中……
     
    這一段,根本不是蘇兄的本意,很明顯的,他只是要製造出靖王心中一個攻於心計不擇手段的梅長蘇。只有梅長蘇和林殊的差別如雲與泥,靖王才不容易把兩個人串在一起……

 

  •  

  • #13:這裡是機會教育……
  •  

    #13:這裡是機會教育同步自黑中……
     

    一聽到梅長蘇留童路家人在廊州,靖王那一迴身是帶著怒氣的。但我覺得,靖王的這一怒,並不是因為蘇兄的作為,而是蘇兄看待自己的方式。就像他問的,有必要把自己做的事說得如此狠絕嗎?靖王不相信自己漸生好感的蘇兄是這樣的人,所以我感到,這裡靖王對蘇兄是很心疼的。

    蘇兄迎視著靖王的眼光,沒有一點迴避,揚起的那抹笑,卻滿滿的冷,嘴角是冷眼光是冷。我想,他心底浮現那個從骨子裡都淬了毒的陰魂,只能狠絕不配靖王溫情以對。

     

  •  
  •  

    其實從這段就可以看出來,靖王對蘇兄的態度已經有一些些微妙的改變。而且蘇兄也查覺到了。特別是小動作被認出來之後,蘇兄就自暴自棄的自黑中。一下說要安排機會弄那些良臣好給靖王施恩、一下子說自己本來就是陰狠之人。之後蘇兄被誤會,他自己也要負一點點責任。人家靖王殿下也不想把他想得這麼權謀腹黑,可是他又深怕景琰對他投入太多的感情拼命把自己有多黑抹多黑。

     

    (以下是和好友們針對蘇兄這裡的自黑做的一些討論)

    逢梅君子:「這個人或許在十二年的日思夜想、汲汲營營、仇恨淬煉當中,漸漸意識到自己究竟是如何心性大變、面目全非了。那是之於內心的割裂與挫磨,而非表面的容貌。因此無論是蒙摯還是霓凰,初見他追問當年詳情,他總是不願提起。除了當年戰事慘絕外,他儼然難以說出心中真正最難面對的究竟是什麼。」

    我想,他意識到,並且是刻意地讓自己改變。為了雪冤,他淬煉出的梅長蘇,在他心裡的形象就該是冷酷狠絕不擇手段。做著當年林殊不屑為之的事情。當年梅嶺之變已梅藏殊,他視林殊已死,視自己如陰魂,我常常想,他最難面對的,也許就是他必須以這個面目活著。而他又必須活著完成。

    他不再忠於林殊,他忠於為了赤燄軍的清白活著。為了這個目的,無論怎麼樣的痛苦,他都不在乎,怎麼樣的手段,他都無所謂。但事實是這樣的嗎?正因為他心裡還有林殊,所以他才這麼痛苦,才無法面對霓凰、無法面對景琰。因為一旦相認了,他便很難為現在的面目定義出一個他能夠面對的模樣。

    逢梅君子:「這就是他對待藺晨和對待昔日故人全然態度不同的緣由。藺晨說他不認識林殊,因而他可以在藺少閣主面前言笑宴宴暢談所謀。但在故人面前,他總需小心翼翼迴避掩藏那些他以為陰詭的手段圖謀。誰說不會有所比較呢?當事的林殊都不可能不撫摩自己大變的面容了,他怎能不奢望,這些人望著他背影時不要想著梅長蘇與林殊的差別?暢懷大笑的林殊、胸懷坦蕩的林殊、說風便是風說雨便是雨的林殊……因而他要支開霓凰,死死不讓靖王認出。蒙大統領?算了,他心那麼寬,沒有干係的……XD」

    非常同意阿燕這裡說的。究實地說他就是沒有辦法面對,大家心裡的林殊變成現在的模樣。連他自己都無法承認,現在的梅長蘇就是林殊了。他沒有辦法去面對這樣的眼光。更沒有辦法面對自己心裡過不去的坎。

    不過,萌大統領除了心寬之外,其實交情還是有差的。他只待在赤燄軍裡一段時日,但景琰和霓凰,還是童年玩伴及青梅竹馬呀!特別是景琰,從小一起長大,林殊的一點點枝微末節他都牢牢地刻在心裡。我覺得每次他看到景琰想起小殊時,除了心疼、除了不捨,內心那股子自慚形穢異常強烈呀!所以他的做法就是把梅長蘇的形象踩到底。

    我甚至覺得,他寧可接受景琰的懷疑、他的試探、他的考驗,但接受不起他看著他已面目全非的那種痛苦神情。

     

    (接下發溫馨一點的,蘇宅日常之晏大夫的煩惱~~~^O^)


  • #13:宗主小心翼翼地看晏大夫診脈後的表情。
     
    大概只有晏大夫面前他才像是個考試緊張的小學生。晏大夫兇歸兇也是很無奈,同時也很疼宗主的啦,難得這麼慈藹地對蘇兄笑!看宗主那個笑容像跟晏大夫撒嬌似。

 

 

  •  

    #13:壞學生要翹課軟硬兼施中……
     

    蘇宅日常裡的蘇兄萌萌地,而且從這裡還可以看出一點林殊當年的調皮樣呀~~~~超可愛~~~~(大心)

    既然蘇兄是舔屏擔當,我們就來發一下蘇兄美圖~~~~(灑花)

     

  •  

    #13:很難得的蘇兄看的終於不是翔地記。XD
    …… 這畫面好美喔!
  •  

    #13:不要說藺晨了,蘇兄面對其他人,也還是風華滿身呀~~~~
  •  

    #13:噓!不要吵醒睡美人喔
    ……
  •  

    #13:我好喜歡蘇兄穿著這套白色衣裳加上白領藍氅的大披風,美得不可方物呀~*.*(顯示眼已瞎)
  •  

    #13:這兩張的靖王殿下也是舔屏擔當呀!
     

    以上13集完畢!(擦汗)

    我覺得截圖已經越來越不可自拔了(昏倒)

    每集截個幾千張圖,然後刪成幾百張,再挑出七八十張擺上來。怪不得進度嚴重落後。

    但是又樂此不疲是為哪樁?(這叫為美色消耗青春無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