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6:景睿這孩子豈止是可惜而已
    ……
     

    當開始排佈景睿生日宴之事,處處可見蘇兄對景睿的感嘆。景睿這角色,在某些點上也是蘇兄的一些映照。雖然兩人遭遇的變卦不同,但都是一個翻天覆地的差別。只是小殊不得不背負人命走上復仇之路,景睿遠走他鄉療傷。景睿和豫津的交情,也對照著小殊和景琰。

    雖然傷人的是真相本身。但對蘇兄而言,他必須當那個親手揭開真相的人,還是耿耿於懷。畢竟,人們總是會想著,如果怎樣怎樣,就會如何又如何。如果謝玉一切順遂,也許謝卓兩家就一世相交,景睿就保有這個兩家共寵的快樂。正因為無限的可能,誰又能知道,孰對孰錯呢?在他的心裡,景睿就是因為他為了拔掉謝玉的必要犧牲,痛,卻還是一定要做。

  •  

    #16:居然忘了提前取好名字,真是敗筆。 /_\
     

    甄平初登場,一登場就很亮眼,一天趕九場挑戰,一整個很忙的節奏。最後那句忘了取好名字,刻畫出這個角色萬分可愛的一面。無論是黎綱或甄平,都是兩個很討喜的角色。不過比起黎綱,功夫好的甄平更搶鏡,除了這裡,在獵宮一戰那裡風頭盡出呀! :-)

  •  

    #16:郡主和夏冬這對至交,也是對照組呀。
     
    今日郡主還能相送夏冬,他日,郡主要該何處憑弔她的林殊哥哥呢?

 

  •  

    #16:蘇兄祭聶鋒。我只是要秀蘇兄的手……
     

    聶鋒──蘇兄終於找到個機會可以來祭他了。

    這段戲裡出現一些看著夏冬與蘇兄的視角,應該就是聶鋒了。

  •  

    #16:不錯,知道反省,看來是靖王殿下調教有方了

  •  
    啊!我突然發現服裝不連戲的地方了!這一段應該是連著祭聶鋒之後,可是蘇先生的玉冠不連戲啦!

 

  •  

    #16:粉絲團長宮羽的癡心無悔……
     
    以下開始本集重要段落:上元花燈夜!

 

  •  

    #16:燈似舊,舊人舊事舊情,難如舊
     
    少年林殊那抹笑,溢滿對霓凰的愛意。在他的眼底,好看的不是燈,是掛燈的,他的霓凰。
     
  •  

    #16: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才從記憶中回過神,就見霓凰站在燈下。蘇兄不由得怔忡著,眼前人與方才記憶中的少女疊合,那一份還來不及收起的愛意,就在蘇兄眼底慢慢流洩出來,這裡,他看著霓凰的眼神,是無比溫柔盈滿愛意的。全劇中他流出對霓凰最多的情感就在此處吧……

 

  •  

    #16:此情無計可消除,才下眉頭,卻上心頭
  •  

    #16:霓凰明白。
     

    蘇兄要出門,霓凰不能不說是不失望的,但她知道,該成全林殊哥哥,而不是縱情一己思念。所以,只是看看一眼也好。

    這段裡台辭很少。情緒卻很飽滿。倆人即便有心、有情,但卻註定只得交會無能相守。不是錯過,而是遇見了,卻因物是人非事事休,必須放手。

    聽著阿燕分享的紅顏舊簫聲版貼這段截圖。一整個幽婉盡、愁悵深啊!

     

  •  

    #16:兩人這樣的對望,一切盡在不言中。這裡的蘇兄非常地美,郡主也好美。
  •  

    #16:夜裡的蘇兄為什麼還是這麼美哩?燈搖曳影搖曳,看得人也醉得搖曳了……
  •  

    #16:卓青遙和謝綺這對,也是令人無限嗟嘆啊。在景睿生日宴後傷得最深的就屬他們。生死兩茫茫,獨留遺憾。
  •  

    #16:蘇兄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半點笑也不給宮羽
     
    看著旁邊那兩個小子一臉笑,蘇兄的表情真是大對比。宮羽應該還是很桑心吧。XD
     
     
  •  

    #16:多補幾張燈光美氣氛佳的蘇兄美照~~~
  •  

  • #16:蘇兄看到宮羽特意準備時臉色其實不太好看
  •  

    #16:事成了宗主還是這副冷臉
     

    宮羽其實一直偷偷瞄宗主的表情,不過宗主不怎麼搭理她。辦完事也沒見個同意或獎勵的表情,我想她應該很失望。不過身為粉絲團長,能見到宗主就很開心了。

    宮羽和郡主又是另外一個對照組啦!一冷一熱地差好多。

    說到郡主和宮羽這個對照組呀。我算了算,上元燈節這個情人節,蘇兄要辦公事沒辦法陪郡主,跑到宮羽的妙音坊但是沒給她好臉色看。到獵宮去時宮羽又偷偷跟著,每天晚上守在蘇兄帳前,郡主人在衛陵之後才匆匆趕來,趕來後蘇兄又病倒了。最後上戰場,郡主只能回雲南守著,但宮羽卻能陪宗主上戰場。

    這算得上一個是情深緣淺、一個是緣深無情 (對連情淺都沒有)嗎?

    (本集靖王殿下又掉線了,沒圖可截哀傷中)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15-16集有個橋段挺有趣的。謝玉要動蒙大統領還害他被打受傷讓小殊挺生氣地,馬上讓人把這些高手都查清,黎綱愣愣地問是不是要跟緊些,咱們梅宗主沒好氣地說跟什麼,直接照江湖規矩上門挑戰,下手不用太狠讓他們出不了門就好。就見我們才入京的甄平一早就要上工,見第一個人跟他拖拖拉拉不想動手甚是煩躁,叫著對方趕快動手他今天很忙(馬的一天趕九個我沒時間沒時間),挑斷對方雙手手筋後被問姓名,居然懊惱地說忘了出門前先取好名字真是失策……

    蠻喜歡這故事的筆法和節奏的,很沉重的陰謀算計,但裡頭總是有些詼諧的安排讓人會心一笑,這些人物也顯得更立體可愛!

    晴迷:「我最喜歡晏大夫對梅長蘇說的:要乖一點的人是你!縱使辯才無礙的蘇先生也只能乖乖點頭大氣不敢多吭一聲啊~」(註:14集過年夜)

    哈哈!因為蘇某人理虧不聽話,只有晏大夫能讓他低頭求饒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