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7:譽王是毒蛇,我是什麼?──水牛
  •  

    #27:我就是頭大水牛──
  •  

    #27:怎麼了?你們剛剛在說什麼?(蘇兄心驚)
  •  

  • #27:那是郡主開玩笑不可以學──你也學!
     

    晴迷:「我一直覺得『你也學』用在這裡不好,原著好像是"你自己"之類的,比較符合真正的意思。是說我很好奇蘇哥哥是在什麼情況下講起水牛的事,蘇宅的日常有講古+八卦時間嗎?XD 還有殿下想誘小飛流講話時超和顏悅色,親和力MAX~」

    沒錯,小說裡是用「你自己」,不過我猜可能是為了簡省台辭之類所以才有這樣的更動。用你自己的確是比較符合原始的情境才對。不過能和小殊說往事的人不多,蘇宅的那些人不一定能說上這些,有可能真的是郡主……

  •  

    #27:我還以為蘇先生以前認識別的什麼人……
  •  

    #27:那就先來貼一下靖王殿下和小飛流說話的樣子,好溫柔可親喔!
  •  

    #27:聽完蘇先生解釋後,殿下的表情。這抹笑究竟是──
  •  

    #27:一眾人等要離開密道,蘇兄回頭看了萌大統領的表情(有點擔心和憂傷可是好美喔)
  •  

    #27:書書書~可惜兩個人都沒有收到他的暗示電波
  •  

    #27:(借用)殿下可明白我的意思?……(書書書~>_<)
  •  

    #27:明白嗎?──說清楚點!(萌萌求解)
  •  

    #27:還是不明白?──第一次對視,兩人嘆
  •  

    #27:先生的意思是?──第二次對視,蘇兄交棒
  •  

    #27:萌大統領終於、彷彿、依稀、好像懂一點點之後,兩個人的表情
  •  

    #27:之後這兩個人還是一直在眉目傳情……XD
  •  

    #27:(蘇兄比手劃腳)什麼?書──???
  •  

    #27:什麼?──蘇先生告辭──
  •  

    #27:殿下這裡好多書呀,一看就是博覽群書。
  •  

    #27:還是誰叫你幫他要的?
  •  

    #27:這裡殿下一串表情就是在寫:「真的嗎?」
     
    這一串表情的殿下有點痞,又帥又可愛~^^

 

  •  

    #27:榛子酥,請把握時機好好吃,以後很難吃到了
  •  

    #27:翔地記,你是想要回去嗎?
  •  

    #27:遊記上的批註,是那位蘇先生寫的嗎?
     

    (以上27集結束。只要沒有小殊病毒,靖王殿下智商可是絕佳呀!)

     

    何子:「我也覺得靖王只有遇到小殊才會掉智商,看他大殿跟譽王爭賑災的時候,就覺得刮目相看」

    靖王其實應該也算是聰明,只是為人比較耿直,不喜歡算計。可是談起正事來,特別後來被蘇先生教了一陣子後,在政事上的學習及反應也很好。

    何子:「換個角度說,他就是有小殊時不用他的腦(啥?)」

    不是,因為有小殊時他的腦子就全部都是小殊,哪還有空間思考其他的呢?(攤手)

    晴迷:「簡單的說,愛情使人盲目。」

    好友正解。景琰的頭腦發熱全部來自這裡。有道是:「蘇兄虐牛千百回,牛待蘇兄如初戀……

    說到這裡,有幾個點可以說的。殿下聽到水牛一說,在蘇兄初入密道時還沒有回過神,一臉震驚地看著蘇兄。後來緩過來了,他對著蘇兄說:「水牛的事」時,那個神情和語調好溫柔喔。有那一個瞬間,我覺得殿下根本是把蘇兄當小殊了。也怪不得蘇兄見狀心驚不已。後來聽到蘇兄解釋,還是滿臉的懷疑。雖然最後"貌似"接受了蘇兄的說法,但那神情卻是悵然若失的。殿下總是這樣一次次生起希望又再失望,然後一直想著自己真是想小殊想瘋了才有這些念頭。

    自從大禮拜過後,蘇琰兩人的感情快速升溫,這段時間到密道斷鈴前根本是他們的蜜月期嘛!談話時氣氛愉快不說(之前殿下似乎都有些提防和懷疑蘇兄),還超有默契,這樣的氣氛也常讓蘇兄放鬆了戒心,不小心露出一點點訊息,然後被殿下發現後又縮回去一些。

     

    (補記一刷時討論)

     

    我認真懷疑,蘇先生在和靖王及萌大統領談東宮被封一事,一直在那裡翻箱倒櫃找書是故意的,你是想等靖王問你在找什麼書是不是?還是想提醒靖王:「我都在找書了你記起來你還欠我一本嗎? Q_Q」……結果呆萌如靖王一點都沒有理會蘇先生,還讓他就在那裡一直整理一直整理,感覺上東宮的事情不太重要很隨便聊的感覺……

    逼得蘇先生只好在臨別前提醒萌大統領「書」,還差點在靖王面前露餡,這一段三個人真是萌萌三人組,太可愛了啦~~~怎麼可以有這麼歡樂的君臣組合……^+++++++++^

    晴迷:「在那邊翻書真的很故意,可是如果是這樣更顯得那本書很可疑啊!還有那段要解釋給蒙大統領聽,但他老聽不懂,兩人無奈對視也很可愛~萌大哥,你呀真該多看點書啦!」

    對視那段真的很生動,看第一次,蘇先生還是耐住性子自己跟萌大統領解釋。看第二次,我想蘇先生只差沒有翻白眼了吧。靖王只好自己接手幫忙解釋。這個段落比小說來得生動一點。戲劇能有的表現和小說畢竟有所不同,小說能用文字的部份戲裡演不來或不好演,但戲裡能透過人物直接的表現,那種力道又不是文字可以比擬的。

    晴迷:「哈哈,小說中靖王還順道抱怨蘇先生有時不耐煩解釋,逼得蘇先生只好公然放閃,誇他進步神速一點就通~是說戲才演一半,書已經到三分之二了……看來之後會更加細膩,虐死人不償命吧!」

    說翻書可疑,蘇先生就是怕自己開口討書會加深靖王的懷疑才需要搞這些小花樣、才會要託萌大統領要書(雖是所托非人但蘇先生也沒有其他人可用)。書/蘇先生那裡真的很好玩,回到靖王府我們的萌大統領開口閉口都是書真是可愛~~~然後,萌大統領,你不是最近愛看書,你是愛看蘇~~先生吧!

    「萌」大統領在靖王面前破綻百出,他去跟靖王要書反而讓靖王心中警鈴響起,蘇兄你所托非人啦~~~~~

    晴迷:「派萌大哥去要書顯得小殊心裡真的亂了分寸了XD 他很明顯不看書的啊哈哈哈,每次蒙大統領說謊都好可愛,若我是靖王一定從他開始攻略,相信真相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我也覺得從萌大統領那裡一定最好攻略。不過話說回來他會露餡但一定嘴巴閉緊緊,可是越是這樣靖王就越懷疑……

    晴迷:「這幾集每當有什麼情境讓靖王想起小殊快露餡都又甜又虐的~以目前看來靖王的線索真的很多耶,不攀權附勢的大統領、郡主和母親明顯心中都向著蘇先生,我很能理解他看了三天翔地記還看不出來的挫折感,為什麼沒有影印機啦!這幾集也難得出現蘇先生慌張的小表情,超可愛~(大心)」

    靖王一直想一直想有秘密但都看不出來,在那邊懊惱的樣子真的好可愛,還抄一份耶……是說在抄的時候他都沒有注意到那兩個字減筆劃?我想他大概直覺沒注意到或是覺得不小心寫錯的……怪不得小殊會想靖王應該不會發現,但他還是緊張。不過靜妃娘娘一定發現了啦!

    晴迷:「靜妃娘娘根本就把他當第二個孩子來看了,點心都準備兩份,完全就是姑姑疼姪兒的心意啊!我覺得郡主對蘇先生好說得過去,蒙大統領和靜妃就真的很可疑~只能說靖王殿下真的是水牛,思緒耿直不轉彎,明明那麼接近答案了又被四兩撥千斤唬弄過去,可是我就愛看這個,哈哈!」

    至於萌大統領對蘇先生好,那種景仰倒還不完全說不過去,只是會讓靖王覺得這兩個也走近得太快,讓靖王最大的懷疑就是靜妃的態度了,以她這樣一個深居宮中,恬淡不涉世事的態度,怎麼突然對一個陌生人這樣的讚不絕口、再三叮嚀著怕靖王對他有所不周似的,恐怕是前所未有的狀況,不懷疑才怪。

    這部戲裡給靜妃娘娘的戲份多了些,角色也變得更立體。雖不與人爭,但能在宮中這麼多年也不是白白過的,自有其過人之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討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