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我若真的就此放手,世上還有情義可言
  •  

    #24:還請先生為我籌謀
  •  

    雖然是在試探,可是蘇先生請靖王不要再查的表情很哀傷
  •  

  • 聽到靖王請他代為籌謀查當年案情,蘇兄的表情既動容又深情
  •  

    #24:查祁王舊案定會招來無窮禍事──我知道
  •  

    #24:對殿下現在所謀之事並無絲毫益處──我知道
  •  

    #24:只要皇上在位一日就不會承認自己的錯誤──我知道
  •  

    #24:既然你都知道,還是一定要查?要查!
  •  

    #24:蘇琰大禮拜
  •  

    #24:兩人互拜前各別拱手的畫面
  •  

    #24:太奶奶……
  •  

    #24:蘇哥哥的太奶奶走了
    ……
  •  

    #24:霓凰趕來看林殊哥哥
  •  

    #24:太奶奶很安詳,可是我不在
    ……
  •  

    #24:可是我現在連這個念想都沒了
    ……
  •  

    #24:一想起以前的事,心裡就像有座冰山被火烤著
  •  

    #24:霓凰,妳的將來如果沒有我
    ……
  •  

    #24:不會。我不要再回雲南離你這麼遠
  •  

    #24:濤姐真的很厲害,眼淚就落在情緒最剛好的時候,說完不會,眼淚就慢慢地滑了下來。
  •  

    #24:我可以去守衛陵。忍別離,不忍卻又別離。
  •  

    #24:兄長,你答應了
    ……
     

    霓凰很敏感,她漸漸知道林殊哥哥的身體並不是想像中的好,她聽到他這樣說,隨時可能失去的恐懼佔滿她的心中,她並不想離開。但是因為林殊哥哥會分心,她還是逼著自己離開,只是希望不要到那麼遠的地方。她很難過很害怕,但聽到林殊哥哥說希望她遠離危局,她就含著淚擠出一抹笑回應他的擔憂。要安他的心。妳為什麼 這麼貼心溫柔呀,我多希望妳能任性多留在林殊哥哥身邊……>_<

    我一直在思考,霓凰叫「林殊哥哥」及「兄長」的情緒與時間點是怎麼樣的差別。

  •  

    #24:這裡的林殊哥哥好溫柔,眼神好溫柔好溫柔地抹去霓凰的眼淚。可是這樣的溫柔卻令人心碎 Q_Q
  •  

    #24:聽靖王說郡主自請守衛陵,蘇兄的眼底還是透著一點哀傷。其實他很清楚吧,自己註定是要讓霓凰悲傷的。/_\
  •  
  • #24:聽到靖王這麼說,憂傷的蘇兄終於泛起一抹笑
  •  

    #24:第一次看到靖王殿下在蘇兄這裡笑得這麼可愛又幸福。感覺上自從蘇兄答應要幫他查祁王舊案之後,很明顯的他對蘇兄態度不同了。:-D
  •  

    #24:牛牛又想起小殊了……
  •  

    #24:想問先生,是否聽說過,赤燄少帥林殊?
  •  

    #24:略有耳聞。(蘇兄心下一驚呀)
  •  
     

  • #24:在這裡大家都有一個疑問,靖王殿下你何時和蘇兄成為摯友了……XD
     
    其實我覺得,蘇兄聽到殿下把他當摯友,心裡一定很複雜。他希望殿下相信他,可是又怕他對梅長蘇放下太多感情。不過從前面看得出,他聽到殿下說到他這裡才能說得痛快,覺得互有補益的時候,那個笑暖暖地,不曉得他是不是也想到他們以前在一起暢談的時光。

 


  • #24:我一直很奇怪,先生……
  •  

    #24:面對靖王的懷疑,蘇兄其實很緊張的
    ……
  •  

    #24:蒞陽與謝玉,是生離,亦是死別。再無相見之期。
  •  

    #24:靖王對靜妃和對梁王的態度差別很大。XD
     

    在娘親面前吃著靜妃巧手做的東西超幸福也很可愛。看到梁帝來整個臉都拉下來了。

     

    (以上24集完結,這集真的超多截圖的啦…… orz)

     

    (以下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晴迷:「開始進入重頭戲了好催淚,靖王在梅長蘇面前痛下決心那段好喜歡,小殊能不在好友面前落下淚來真是好不容易啊!而第一次吐到見血是為了太奶奶!這個安排我喜歡,孝心+1000分!」

    同意。孝心+10000都不為過啦!我覺得太奶奶在小殊心裡一定很重要很重要,要不然怎麼會一見太奶奶時就這麼失態哩!

    晴迷:「故意安排靖王去牢裡廳謝玉的話,然後再請他不要查案那段真的很高明,太了解好友心性設計的對話,靖王會怎麼回答梅長蘇早已瞭然於胸,但是這些答案說出來卻又如此慷慨激昂……最後相互的行大禮讓人覺得有這樣的朋友,此生夫復何求啊!」

    其實我覺得在此之前靖王對蘇先生都還是有些防備的,到了這裡好像才打算對他敞開一點點心防……(靖王:屬於小殊的那塊誰都不准碰……>_<)互行大禮那裡真的是君臣相許的慷慨激昂呀!

    晴迷:「太奶奶心中小殊也很重要~她在彌留時還喊著他呢……Q_Q 她一定很想念這個調皮的孩子,我喜歡書裡大統領提到的小時候,小殊把豫津綁在樹上,景琰幫忙代罪的事~小時候大家都好可愛,靖王更是從小就有情有義哩~:P」

    嗯,太奶奶最疼他了。一定想極他了…… Q_Q ……我也喜歡書裡寫他們小時候的事情,他折紙想以前種種也好感人。但這些段落在書裡寫可以醞釀情緒,演出來似乎又太拖沓了。

    晴迷:「雖然這兩集哭點很多但笑點也很強……太子竟然還分點心給譽王吃(而且譽王真的有吃!)太奶奶面前大家都兄友弟恭了~讓我超傻眼~」

    說到笑點……那裡真的很傻眼。不過也是,兩個人再不會看風向也不會在那種場合鬧,你都這樣我也不用客氣反正我不會比你差就好……一整個是這樣的概念。

     

    23、24這兩集,有很多都還蠻精彩的。比如蘇先生到牢中和謝玉會談那段,和人家講話還拿起點心吃實在是太機車了,然後講著講著走著走著,準備一擊中的時緩緩在人家對面距離適中的地方坐下,氣得人家想把你撕碎又撕不掉……這這這太過份了但也太讚了……

    在面對敵人時,蘇先生真得是冷酷到無敵呀!他的眼光好像是淡淡地,有些漫不經心,但眼底睥睨一切成竹在胸的氣場好強大呀。不過這場戲、謝玉的口供事關當年梅嶺之事,即便他強大的氣場將謝玉懾服,轉過身要步出牢籠時的神情冰冷,卻透露出很深的悲愴與疲憊。要在事實前刨開當年那道傷口很痛吧,每敘說一次當年事,林殊就可以想起自己是如何掙扎在這個地獄裡……

    至於後面蘇先生勸靖王不要再查舊案的那一段,我想到有幾個原因:

    一來,必須要讓靖王明白,當年的事和現在圖謀的大業無關,原不該是蘇某人該管的(←這一著有些要撇清自己與小殊的關係)。

    二來,當年之事並不單單是小人構陷,而是當今聖上多疑,要雪冤不是有證據就好,當今皇上那關才是真正地難上加難。

    三來,他清楚知道靖王一定會堅持追查到底,就讓靖王對他委以重任,將來查起這件案子他也就明正言順,降低被懷疑是林府舊人的機會。

    所以這一著,其實是擺明對靖王下的一道防火牆,將來蘇先生對於祈王舊案的種種關注,靖王會先想到是自己委託他辦的,而不會懷疑他這麼關心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嗚嗚嗚你就是不要讓靖王認出你就是了啦……

    晴迷:「我也很喜歡天牢審問後梅長蘇轉身離開那幕,那種無法言語的痛都瞬間表達出來了,明明激動到不行又要忍忍忍~開放團購護心丹啦!><」

    沒錯,雖然天牢那裡把謝玉逼得……但他自己也ㄍ一ㄥ的很緊呀!回去在房裡坐個大半天都沒動,連鐵面似的晏大夫也不敢動他。就這樣ㄍ一ㄥ到晚上靖王來敲門,還要強自鎮靜和靖王演那齣,最後一根稻草就是太奶奶之死啦……這真是太摧心了啦!

    這部份的段落安排,原著小說在次序上有一點更動、場景也不太一樣。比如小說裡蘇兄回去馬上就睡為了晚上迎戰(?)靖王,但劇情裡安排他呆坐了一天,靖王去母妃那裡想小殊,後來靖王來了,兩個人談舊案一事內容大抵沒有很大的差別,但小說末了梅長蘇向靖王一拜被靖王虛扶而起,而戲裡是靖王以大禮回謝。小說之後梅長蘇又和靖王談了戰馬糧草之事離開後才有喪鐘,但戲裡卻是接著太奶奶之喪。以戲劇的排佈上來說,力道比較強,也讓蘇兄的吐血水到渠成(?!)

    這樣的情緒排佈可謂虐心至極……作者你真是好樣的……

    徵護心丹團購啦!(蘇某:護心丹不是這樣用的……=__________=)

    晴迷:「我也覺得戲裡改得比較有情感起伏,小說中天牢的戲只覺得一切都在梅長蘇計劃中,沒有聽到事實緣由的悲愴感(所以他回去後還能很理智的去睡覺)。我喜歡戲裡靖王與小殊對謝玉一番話的反應,營造出儘管知道冤情大概,但聽見實際手法卻還是很深沉的悲傷。接到後來決定翻案的慷慨激昂一氣呵成,整段的安排和氣氛我都很愛!」

    沒錯!這個段落的情感一氣呵成,我也覺得即使是早知道事實如此,但聽到謝玉親口承認,梅長蘇/林殊怎麼可能這麼平靜地睡覺來應付晚上的靖王……而且我覺得有了靖王想小殊的片段,後面靖王與蘇兄相談時,那種堅決的感覺更有力道。然後這裡就會更心疼小殊了,明明自己心力憔悴了還是必須硬起心腸打起精神,和靖王冷酷的分析這些,一開始還要承受靖王那種「你居然想這樣就過去?」的非議眼光。壓力多大呀!

    所以太奶奶的死訊剛好就讓他吐血了!這麼吐血合理又虐心呀~~~

    其實我覺得,在這樣深刻的愛恨情仇、那樣悲絕的境遇,即便過了十二年的沉潛準備、十二年的收斂,要梅長蘇完全做到冷血無心地面對這些操弄棋局也是不可能的,因為情仍慟血才是熱的,所以面對霓凰他無法無情、面對靖王他無法無情(但事關大局會硬ㄍ一ㄥ到最後)、面對最疼愛他的太奶奶他也無法無情。正因為這些忍不住,梅長蘇即便多智近妖,他還是個血肉之驅,活靈靈地一個動人角色。

    而且多智近妖的部份,我覺得很大一部份可以歸功於他有強大的兩大外掛(江左盟和瑯琊閣),還有十二年的收集情報、排佈暗棋才會這麼神。他臨事應變自是智珠在握,但若無這麼多的準備,就不會有這神來之作。所以這些比較像是精心謀劃沙推已久,也會讓劇情解釋更合理些而不是神化角色。

    逢梅君子:「看印月的心得真是太不謀而合了!因為我都不用打感想了……(毆)所有的淚點還完全一樣!」

    阿燕~~~~(飛撲)人家很期待你講感想耶!(蹭蹭蹭)

    淚點一樣,那實在是演來太直入人心了,難以抵禦的虐心~~~(棄械投降←你這傢伙有拿過「械」抵抗過蘇先生的摧心攻勢嗎?o_O)

    這部戲,我覺得劇組在情感展現上,透過運鏡去體現蘇先生的心境。比如24集裡有一幕,靖王來找蘇先生探病,順便談談戰馬及糧草供應的問題,蘇先生打開靖王的草稿侃侃而談,我覺得,比起陰謀詭計,談這些才是林殊真正歡喜的事情,他很自然流露出林殊的情懷,相知如靖王、但也呆頭如靖王,自然想到他的小殊,開口就問了蘇先生認不認得林府少帥林殊。

    (以下是記憶……不確定是不是有誤但大抵如此)

    就見鏡頭運到蘇先生原本眉飛色舞的神情慢慢地斂下來(不是馬上變臉喔,是慢慢地),再運鏡到他的手捏了他的衣角又慢慢放開,邊說著話的同時他慢慢地把靖王的那份草稿收折起來。我覺得這段運鏡,恰好展現在面對靖王時他如何小心翼翼地收藏起屬於林殊的情緒。

    這一段也很虐……虐的點很深層。剛看的時候感受淡淡的,但就是印象深刻,昨天一躺上床就浮起這個畫面(←這傢伙睡覺都不好好睡亂想什麼),那時候感觸就很深了……

    回到林殊的那個時候,能和靖王一起高談闊論如何治軍,我想這是小殊非常非常想望的,日夜都渴盼的吧。可是為了大計,明明靖王就在眼前,他卻必須要克制,甚至不能過度紓發自己的想法,光是想到我就都快吐血了這人居然還沒有吐真了不起……

    補記一下先前提到談糧草一事,晚上稍稍重看一下,次序是聽靖王提起林殊,鏡頭帶到蘇兄原本在席上比劃的手頓住慢慢收起,然後再收起靖王給他的那張陳條,他也慢慢斂了斂神情後再看向靖王,鏡頭再帶到他的手在衣角邊握起了又鬆開。很細緻的運境來表達蘇兄心境的轉折。

     

    …………好吧要來談談蘇先生以外的角色的分隔線…………

     

    從寧國侯府一事,謝玉和長公主之間,他們的感情是複雜的同時也是真切的。長公主無疑對當年的楚國質子有情,但當質子選擇逃回國內,既拗不過天也就不怨天尤人。只是情絲繞一事,她不免還是有深深地痛楚吧。我想她可以理解自己母親當年只是為了她好,畢竟有孕在身的公主除了速速出嫁也別無他途。不曉得當年太后告知謝玉多少事情,但我想謝玉,會願意承擔下來,除了名與利,我想他是真的喜歡長公主。

    如果不是真的喜歡,就不會有嫉妒、不會這麼害怕失去長公主,怕她哪一天就攜子跑到了楚國,所以才想殺了景睿斷了長公主的想念。他想要的不單單只是名與利(若長公主真逃了皇帝太后為了虧欠給他的補償恐怕不在話下),他想要長公主好好地在他的身邊,於是當他知道長公主察覺卻沒有直接向他撕破臉,為了夫妻情份、也為了天泉山莊這個強助,他放過了景睿,這些年也真的待景睿很好,安著長公主的心。

    長公主呢?最初下嫁雖屬難堪之下的不得不然,久了,心思細敏如她,她是能知道謝玉對她的心意。戲裡很少演到他們夫妻的互動,小說裡有略略提到,長公主很少回應謝玉的溫存。也許當年那場熾烈的愛情已經將她對愛的想望燒盡了,但她終究非是草木,她知道謝玉喜歡她,二十五年的夫妻情份也不是假的。即便不能回報以相同的感情,長公主心裡還是牽掛著謝玉。即便為了護住景睿、護住卓家人,她捨棄了他。但她也願意,捨了自己的性命相陪謝玉。

    最終,流放離京前,夫妻兩人相見,一切盡在不言中。長公主願意盡她所能的保住謝玉的命,謝玉牽掛的,終究還是長公主,經此一別,夫妻是否還能再見。長公主能說什麼呢?二十六年前辭別了那個自己愛的人、二十六年後辭別了這個愛自己的人,自己愛的與愛自己的,終究沒有一個真能留在自己的身邊,只得默然。還那那樣一句,既然拗不過天,那也不怨天尤人了……

    漫漫長路也許相隔的不僅僅是山水迢迢而已,馬蹄揚塵,行跡迤邐,如若再無相見之日,經此一別亦是生死兩茫茫,音容俱難覓,唯在夢魂裡。

    同樣在這個場景裡,除了謝玉與長公主,最傷心的怕要是景睿了。即便知道眼前這個謝家的父親,當年真的要殺自己,但我想二十六年來對他的疼愛也不全然是假,只是話別了長公主、話別了謝弼,謝玉對於景睿,與其說他是視而不見,不如說不想再面對,畢竟事實如此殘酷難堪。但我卻得說,謝玉仍是無悔,不是無情只是太懂得為自己取捨,決絕時便捨下了不留丁點。但景睿終究是個情長的孩子,即便對謝玉情感複雜,為弟為母,夏冬一出現他馬上就護到謝玉的身前。

    晴迷:「謝玉我覺得很明顯是喜歡長公主的,從長公主偷偷跑去告訴梅長蘇關於情絲繞那次,長公主的嬤嬤用公主心情不好打發他離開,就覺得他對公主又愛又愧疚,這段情倒是讓謝玉這個角色豐滿不少,不流於扁平壞人~」

    謝玉在小說裡本來就不算是個一般般的壞人。要說壞,其實是各為其主,然後這個人謀利起來不擇手段,如蘇兄說的不敬天道、不講仁義。他對於妻兒也不是不顧念、不愛護,只是終究說來,論排次還是遠遠不及他自己及其所圖謀之事。

    啊說到謝玉情絲繞被擋的事情。我覺得這裡排佈比原著小說好。小說是講長公主大概是從謝玉那裡聽到,感覺不是那麼合理。改成靜妃無意知道,請長公主幫忙,長公主又找不到郡主,才暗夜上門請蘇兄幫忙,這樣合理多了。也讓靜妃這個角色更立體。而嬤嬤用這個借口打發謝玉真是用得好呀!一段戲就馬上把兩個人情感與矛盾寫深刻了。

     

    …………以下是桑心人更桑心之郡主篇…………

     

    今天霓凰回來了,林殊哥哥當面告訴她她在他會分心,所以凰兒要守陵去囉~~~~

    先看一下PTT陸劇板這篇剖析郡主回京奔喪的合理性……[閒聊] 關於霓凰郡主為甚麼進京奔喪(https://www.ptt.cc/bbs/China-Drama/M.1443671982.A.311.html)

    話說,看板上不少小說派,覺得郡主為了變成女主,很多原來的小說人設都走樣崩壞了……其實我並不這樣覺得。有了愛情,郡主還是那個郡主,都是同一個媽生的(原著即編劇),就性格上並沒有不同。差別只在於,小說中的郡主兩年前已另有所愛,視林殊為兄長,戲劇裡的郡主是魂夢難忘舊情人,所以牽牽念念。

    不過再多的牽念,即便是為了蘇先生罵靖王、奔喪後夜奔蘇府探望,其實都在情理之中。如是兄妹之誼,一紙珍重實足矣,但若是以目前戲裡的設定來看,梅長蘇掩藏十二年的心緒一瞬間就在太奶奶一聲叫喚「小殊」中崩壞,可想而知太奶奶之死對林殊是多大的打擊。除了奔喪之理並不出格,奔喪之外趕來看看林殊哥哥也必是情理之中。而且小說中這一個段落,是林殊和萌大統領回憶舊時,現在換成郡主,以同為小輩承歡在太奶奶膝下,這樣的對談其實更為自然真切。

    然後林殊哥哥,我知道太奶奶之死讓你對於生命感慨甚多,但是在郡主面前跟她說以後沒有你她也會過得很好實在是太虐了啦!這樣郡主怎麼不桑心怎麼受的了!她就是失去過你一次,你又是這副破布身子,她才放心不下呀!聽到的當下一定是哭著不肯回雲南的啦!

    雖然是這樣,郡主不愧為郡主,退而求其次,去守陵也有好處多多。我猜想,郡主應該不是一時興起,她大概在來之前就已經想了很多,包括皇帝怎麼想可以怎麼安排,所以很快就提出這條可行的路子。雖然還是不在身邊,至少別是雲南這麼遠的地方讓她想幫林殊哥哥也鞭長莫及。

    小說裡郡主也是很癡情的,對聶鐸也是,她願意賭賭看聶鐸會不會來比武招親,也願意為他守著等著到撥雲見日的那一天。一樣的性子,對象換成林殊哥哥,只怕感情的深度只會多不會少,少年時的感情、對於林殊遭遇的悲痛、那種曾經以為永遠失去又失而復得的患得患失,且明明白白地林殊又攪在這風雲詭譎的奪嫡乃至雪冤的鬥爭裡,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了,郡主怎麼可能不提心吊膽、如何不心急如焚?

    只是,她的林殊哥哥心裡太清楚,未來不論是怎麼樣的原因與形式,他終究是會離開霓凰,跟她說那樣的話是殘忍,不說又是另一種不忍,那顆心在水磨底下大概也磨疼磨碎了吧。

    (其實真的磨疼的是看戲的人吧……orz)
    (不過真是夠了為啥蘇兄vs郡主、蘇兄vs靖王都是這麼虐心呀呀呀~~~~~)

    《紅顏舊》
    作詞:袁亮 作曲:趙佳霖
    西風夜渡寒山雨 家國依稀殘夢裡
    思君不見倍思君 別離難忍忍別離
    狼煙烽火何時休 成王敗寇盡東流
    蠟炬已殘淚難乾 江山未老紅顏舊
    忍別離 不忍卻要別離
    托鴻雁南去 不知此心何寄
    紅顏舊 任憑斗轉星移
    不變是此情悠悠

    話說,濤姐唱這首歌很有味道。濤姊的郡主也是又帥又美,雖然年紀比胡歌長,但畫面看來一點也沒有違和感……

    不過如果真的要老實說,王凱的靖王顏值實在是高到破表……所以濤姊對不起,雖然我也很愛你,但是、但是……(別過臉淚奔)小殊還是靖王的……(喂不是因為這樣吧)

    不過夏江這個大Boss出來,扯出了舊案、奪嫡之路靖王怕是要漸漸露到明面上來,靖王和蘇兄的對手戲想必更多,我實在不敢想像後面的戲還會再怎麼虐下去……殊凰沒常見就虐成這樣,靖殊還得了……快快快!護心丹快來一顆……

    P.S.:濤姐,雖然小殊是靖王的,但我真的不介意你和林殊哥哥繼續虐心下去當小三……(即刻被毆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討論~^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