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0:言侯父子,情節不多卻每每動人
  •  

    #30:君子一諾,生死相隨
  •  

    #30:蘇先生可是當年祁王府舊人?
  •  

    #30:名利二字太小,絕非是先生的格局
  •  

    #30:往事如煙,不宜追之過深。
     
    何子:「言侯好敏銳~(帥昏)
     
    超帥!言侯戲不多,但場場精采!除了蘇、琰、凰三人,我忍不住也會多截言侯的片段呀!在我心目中,言侯和靜妃,可堪並列為本劇第二智商強者。其實蘇兄也未必真的能蓋過這兩位風采。只是因為他準備太久,手中有太多籌碼,加之有這兩位強助,如何不能成事呀!
     
    大娘:「言侯超帥,如蘇公子能得長壽,或許老年也是這般帥大叔風采呀(人家還是行動力一流的恐怖分子)
     
    哈哈!沒錯,而且計劃詳盡,要不是被蘇兄揪出來了梁王早就掛了去
     
    何子:「我一開始覺得他演的有點僵硬,後來看第二次才發現,他眼睛裡都是戲阿>////< 總覺得他念台詞的時候都一直很鎮定,所以僵硬感很重,但其實他有小小的眼神~很有戲阿~
     
    那是因為他不動聲色呀。比較符合他的人設,表面上都讓人看不出他的情緒,但其實有很多故事在眼睛裡,還有一些細微的表現。
     
    大娘:「我只是想說當年雄辯外邦,為什麼長的這麼老(喂)。」
     
    當年雄辯外邦那裡,我覺得應該要把鬍子去掉會好多了。不然真是老起來放。
     
  •  

    #30:往回看蘇兄自述表達出來的情緒,言侯已了然
     
    雖然在言侯這樣的老戲骨面前,蘇兄的風采沒法這麼地明顯,但是這裡隱忍中還是流露出舊日情懷,說著說著眼底還氤氳起來,不可謂不入骨呀。
     
    胡歌演蘇兄眼神的戲很多呀。若不是眼神,就要演成面癱臉了。仔細注意一下,他面對譽王時標準的臉色眼不笑,眼底其實很冷地。看靖王時,表面不動聲色眼中可火熱了。對其他人就要看了,對言侯時,我覺得他一直相信這個他敬佩的長者情義不改,所以眼底盡是懇切,相對而言也就不特意掩飾太多情緒,防備心沒有這麼重。看飛流呢,完全就是一副寵兒子的爸爸呀。而面對藺晨時,反而是流露最多林殊自然情緒的時候了。
     
    何子:「宗主的戲倒是一直都會讓人感受的那個感情……大概是因為我對宗主愛的深度>>>其他人導致的吧(啥!)」
     
    不過和誰對戲,那種情緒還是有差別的,像對老戲骨的氣場強大,胡歌的戲一直都還在,不過很容易被搶走一些注意力。當然愛很多一直盯著他時情緒還是不會漏的啦。
     
    大娘:「藺晨說他不認識林殊只知梅長蘇,但我覺得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反而是那個飛揚跳脫的林殊。」
     
    沒錯,所以我一直以為,雖然藺晨口裡嚷著不認識林殊,但實際上和他相處最多的還是那個「林殊的飛揚+梅長蘇的痛苦」的人呀!他是蘇兄成為梅長蘇以來,最貼近林殊的人。
     
    大娘:「蘇兄那時流露出的頑皮氣實在很可愛,所以這是條性格變異的那個甚麼線,越近藺晨越林殊,越趨近靖王反而梅長蘇(喂),欸我剛剛這句好有節奏感!」
     
    哈!推有節奏感。因為藺晨什麼都知道他就越自然,因為不能讓靖王認出來他就越往林殊反方向跑去,把自己抹黑得不遺餘力呀!
     
    何子:「XD~反正在都知道他底細的人前,幹嘛還要硬撐。就算是萌大統領和郡主,他們也不全然了解他13年怎麼過的,所以也是要撐著。」
     
    他怕他們為他難過為他心疼呀。不過萌大統領少根筋就罷了,郡主可不是呀。所以蘇兄一開始也希望不讓郡主知道他的身份,只是先前已經露餡太多,而且郡主又不像靖王有小殊病毒、大腦當機的問題。
     
    大娘:「郡主英明威武啊,而且女人的直覺是很恐怖的,說到女人直覺,這部戲裡大家都很愛剝宗主衣服,皇帝陛下也就算了,看郡主那個強硬啊!」
     
    郡主在這戲裡根本是總攻氣勢呀~(毆飛)
     
    大娘:「真的完全是總攻,剛做作業時開著線上影片聽蘇先生的聲音,這才注意到,片尾衝冠一怒舉兵為先生的發起人是郡主咧!」
     
    何子:「郡主小女人的時候也很可愛啊~雖然還是總攻(啥!)」
     
    這就是郡主厲害的地方,軟硬兼施所以蘇兄抵抗不能。XD
     
  •  

    #30:看到蘇兄就忍不住一直截圖截不停(腦殘粉模式啟動)
     
    大娘:「蘇兄大美人(撲大腿)(等等我覺得早些年好像我也撲過誰大腿)」
     
    哈哈!那也要撲得到蘇兄喔!(眨眼)別忘了護殊寶多如過江之鯽呀~~~
     
  •  

    #30:補刷言侯眼神戲
  •  

    #30:病美人呀~
     
    這幾集蘇兄入冬開始生病,很有次第的,先是喉嚨癢,慢慢越來越嚴重,後來還被晏大夫灌藥強迫休養。
     
    何子:「恩恩!只是我覺得比較妙的是,喉嚨癢的時候靖王開始帶毛毛披風了,所以應該開始冷了,但是去大殿跟譽王吵架的靖王和後來得到這差事時的靖王,看起來好像沒有很冷。」
     
    只能說當時天氣多變化。不過紅色那套很厚重的感覺,應該是沒有毛毛披風也擋的住~ XD
     
    何子:「拍的季節不同真的有差,有時候看他們呼出來的氣就知道真的很冷,有時轉個場就發現沒氣了(?)」
     
  •  

    #30:蕭景琰這個人,他(對小殊的愛)是不會變的。夏江你果然是黑粉!
     
  •  

    這集出現這個景很美~
     
    (以上30集完結,剛剛開吵架的33集,截了6726張圖真是破記錄了。我看我會整理到手酸)
     
    (補記一刷討論)
     

    這兩集悶悶的,果然是大魔王,夏江出場的戲就一整個陰詭沉鬱呀!

    蘇先生和言國舅對談那段也很棒。原著小說裡面沒有這部份細節(原著是找黎綱去不是梅長蘇親往)……言國舅果然不是普通角色,一點出靖王就把前後因果全部貫通,一點也不需再更多提點!厲害!我想當他說出祈王舊人時,蘇先生知道應當是瞞不過這個言侯爺了吧!這理由大概只能拿來哄哄豫津哄哄靖王。但正因為知道言侯爺的想法和意向,蘇先生雖然心驚但還是無礙於事的。

    對了,我發覺戲看到現在,梅長蘇突然咳得快/已吐血時,都牽扯到過去的事或人,第一次是郡主危難,後來是再見周玄清老先生、和郡主相認、然後還有太奶奶過世,和郡主憶起舊事時等等。就像他自己和郡主說的,想起前塵往事,他心裡都覺得暖暖的,可是又被寒冷所包覆。

    下面很快就會演到蘇先生罵某個腦熱傢伙有情有義但沒腦子,虐心戲再展開~~~~~

    晴迷:「看來應該就是這件事讓靖王不聽梅長蘇的諫言了~很好奇靖王聽到蘇先生連名帶姓的喊他又直說有情有義沒腦子會有甚麼想法~鋪陳了兩集,讓我好期待這一幕啊!」

    剛剛在PTT陸劇板看到以下這段話:「這樣心比比干多一竅的玲瓏女子,居然生了個直腸子直腦子的倔水牛……林殊靜妃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才能聯手把水牛騙得團團轉。」……哈哈真是本日最中肯……

    還有這句也很妙:banda: 有道是『水牛虐蘇千百回,酥胸待牛如初戀』(大誤)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