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3:這些他通通不在乎?
  •  

    #33:枉我還以為他與其他的謀士不一樣
  •  

    #33:上次郡主的事我便覺得是你多心
  •  

    #33:靜妃攔不住頭腦發熱的笨兒子衝出去
    ……
  •  

    #33:他心裡一定是這麼想的吧!
  •  

    #33:原以為這一年多以來已經算是與他性情相投
     
    以上就是情侶誤會吵架的節奏呀!
     
    何子:「真的是情侶吵架>0<!!!」
     
     
  •  

    #33:殿下沒有事要和蘇某商量嗎?
     

  • #33:謀大事者,需懂得割捨
  •  

    #33:先生的指點,我已經明白
  •  

    #33:牛牛暴走斷鈴~蘇兄心碎了啦!>_<
  •  

    #33:你也是動輒言利,眼中沒有天性和良知的人
  •  

    #33:我蕭景琰今後何去何從就不勞梅宗主費心了
  •  

    #33:先生算盡天下人心,我此言何意先生怎會不知
     
    殿下,你現在插多少刀在蘇兄身上,晚一點全部都插回你身上,之後還會再算上利息加倍奉還的你知不知道呀~
     
  •  

    #33:戰英腦子都比殿下清醒
    ……
  •  

    #33:你覺得我這個病養好了,還有什麼用!
  •  

    #33:如果他今日不來見我,我是不會回去的
  •  

    #33:好端端的怎麼又吵起來了?(老娘舅上場)
  •  

    #33:在殿下沒有弄清楚我的意思前就不算說清楚
     
    晴迷:「超喜歡老娘舅出場的!但一看到殿下又沒魄力了,你倒是説説他啊!然後明明是蘇先生一直不把自己的意思跟殿下説清楚〜」
     
    蘇先生自己一直在糾結啦!一整個愛在心裡口難開的鬱鬱寡歡。XD
     
  •  

  • #33:衛崢只是一個赤羽營的副將,這麼做值得嗎?
  •  

    #33:難道我能回答他說,不值得嗎?
  •  

    #33:這件事只能讓我來做──不,不行!
  •  

    #33:先生的所作所為,已然觸及到我的底線──
  •  

    #33:就當是一開始,你選錯人了吧!
     
    就說是在鬧分手嘛!殿下你究竟要怎麼樣才不分?
     
    何子:「獻身就好~(喂!!!)」
     
    蘇先生是誰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毆)
     
  •  

    #33:蕭景琰你給我站住!\_/##(蘇兄爆氣)
  •  

    #33:蕭景琰,你有情有義,可你為什麼就沒腦子!
  •  

    #33:想救衛崢,沒有我的籌謀你就辦不到!
  •  

    #33:眼見殿下小公舉氣弱的模樣,蘇兄的氣也緩了
     
    蘇兄深闇哄人的道理,罵完人要來秀秀了……
     
  •  

    #33:這份懊惱到,今天都沒有減輕分毫,是不是?
  •  

    #33:我既知殿下此心,又怎麼會敷衍你呢?
  •  

    #33:先生有什麼想法,願聞其詳。(警報解除)
     
    殿下,請保重,接下來換你要被插刀了──
     
  •  

  • #33:這道理連萌萌都懂,殿下
    ……
  •  

    #33:老娘舅首先補第一刀。XD
  •  

    #33:相助?帶上你的府兵還是巡防營(蘇兄白眼)
  •  

    #33:老娘舅捅刀後開始搓湯圓~
  •  

    #33:硬搶!這件事根本就沒有萬全之策。
  •  

    #33:怎麼驅策?=_=(蘇兄再白眼果然是豬隊友)
  •  

    #33:除我以外,難道還會有第二個人去救衛崢?
     
    (蘇兄此時有口難言呀……
     
  •  

    #33:冷落和打壓,我早已習慣。
  •  

    #33:抱病在密道焦急來回、癡等殿下的蘇兄~(Q_Q心疼)
  •  

    #33:是否見面而猶豫著的殿下
  •  

    #33:密道決絕的殿下
  •  

    #33:糾結而憂傷的蘇兄
  •  

    #33:殿下,其實你若看見,這樣深情望著你側臉的蘇兄,當不會懷疑他那份為你的情懷,一如小殊。
  •  

    #33:雪中的蘇兄與殿下
  •  

    #33:那份不曾消逝的苦楚與悔恨,從來就藏在殿下的心裡眼底,紅了眼眶時就氤氳著不能自已。
  •  

    #33:聽聞江左盟已出手相救過,殿下望向蘇兄的眼神不由的歉意深
  •  

     
    做為梅長蘇,與始終無法切割的林殊的一切,也註定過不了自己那一關,違心割捨。即便是縱了靖王的意氣、順了自己的義氣,卻不可能不愁緒滿懷。
     
    (以上33集終於完結,截了近七千張,再怎麼刪還是留了八百多張,貼了兩百多張出來。之後會有比這更驚人的數字嗎?XD)
     
    何子:「他是真的很怕會輸,但是其實自己也很想救,景琰的堅決反而給了他義無反顧的決心。」
     
    其實知景琰如他,他早知道景琰必不會放手,只是很怕就這樣害了他,因為這是一場他沒有把握的仗。
     
    何子:「其實景琰也是那種決定了就自己承擔的人,但是宗主就是又把『萬一輸了是他的錯』的想法套在自己身上……難怪你的病好不了啊!!!(捶桌)
     
    所以啦!藺晨說的長蘇會累死有一半也真是他自找的。
     
     
    (以下是和好友在一刷追劇時的討論,一併記錄在此)

     

    晴迷:「其實我可以理解水牛為何會掉入陷阱,這一局真的看準他的弱點來安排的,雖然有點虐,但鬥智有來有往才精彩。看著蘇先生拖著病體也要打開密道……然後是被冷淡、被氣,最後還被幼稚鬼說我不要跟你好了,還是好心疼啊~還有!蕭景琰你竟然讓病重的蘇先生站在風雪中等你那麼久……太可惡了!你會後悔一輩子~」

    原著小說比較輕描淡寫,劇裡特別針對水牛設計靜妃娘娘這一計,演起來會讓這傢伙爆發得更合理一點……

    晴迷:「那一計蠻高明的,靖王的大弱點就是親朋好友,譽王真的很了解他弟耶!他一定要救衛錚也在情理之內,其實我覺得梅長蘇這邊應該一開始就不要勸他割捨,因為靖王絕對不可能不救的……但就是爆發衝突才有戲劇性啦!當靖王問蘇先生,以後見到林殊時該怎麼回答……不值得嗎?那段真夠虐的……」

    但身為一個理性的謀士梅長蘇而言,他必須要這麼一問,即便他自己心裡清楚,不管是林殊還是靖王對衛崢都是必救不可的。而且,我覺得某種程度而言,他也像在一再再試煉著靖王的決心。另外,這個故事裡,有個有趣的對照,也就是梁帝、言闕、林燮的過往。我們不知道他們曾有怎樣意氣干雲的過去,會變成如今這田地。有道是共患難容易,共富貴難。

    晴迷:「我也覺得他其實一直在試靖王的決心……從謝玉天牢後那段到此段,雖然可說是為了不讓靖王起疑的必要過程,但同時也是一再考驗他究竟會不會放棄朋友~所以靖王再怎麼氣蘇先生、再多讓他傷心,我相信梅長蘇心裡還是會有安慰感的~

    但說真的,沒有梅長蘇的籌謀,靖王的確救不了衛錚~看他根本半點想法都沒有,如果真想救,就該聽列戰英的勸,去拜託蘇先生呀!只會立場強硬動不動跟人絕交有甚麼用……聽見江左盟早就劫囚是否該軟聲軟語去道個歉呀哼哼!

    原來有情有義沒腦子這段小說裡沒有耶!整個環節的情緒和戲劇性改得比原文好得多,如果沒被片花剪出來應該會更驚喜,但其實看預告當下也給我很大的期待感就是了。」

    沒錯,是小說沒有的(不知不覺小說已經看到很後面了)。所以我覺得這樣改動兩個人衝突感更強,在小說裡那段對話雖然會產生點小小誤解,但講一講也就開了,靖王也沒有這麼腦熱地說這麼多傷人的話,我們蘇先生也沒有在風雪中站這麼久……

    我覺得喔,靖王知道江左盟救人後就自覺有些理虧,不過我猜靜妃那件事他心裡可能還是一時間有些不平,所以口頭上沒有道歉。我想以梅長蘇的個性,他就算知道靜妃那件事是為他設計的,大概也不會主動辯駁什麼,因為蘇兄也在生靖王的氣,看他談事時嘴裡也帶刺呀!

    當靖王發完脾氣砍斷鈴線時,氣虛的蘇先生跪下去,那時候真得挺想掐這頭水牛的脖子,讓蘇先生吹這麼久風雪還講那些話,怪不得要被罵沒腦子……齁!連戰英腦子都比你清楚。所以要有這段一定要鋪靜妃娘娘那段的梗,不然靖王就不是腦熱而是真的沒腦了……

    這段胡歌演大病初癒的蘇先生,講起話來都沒有平時那麼有氣勢,那樣弱弱地又要硬ㄍㄧㄥ著等靖王,結果等到了這頭笨水牛還這麼衝動,怪不得很包容他的蘇先生也要化身小殊罵人啦!連名帶姓罵水牛真過癮~~~~

    晴迷:「有靜妃那段的確讓靖王發脾氣得更合理(反正就情義笨蛋唄!),這也讓我期待後面會有更多原著以外的靖蘇橋段。把蘇先生晾在大雪紛飛的涼亭中好棒,整個張力都出來了! 」

    同意好友說的,真的是情義笨蛋。只要和當年舊案相關的人事物(喔當然還要再加上他親愛的娘親)出現,他就整個進入無智商狀態。而且我覺得他的個性沒改,是因為這個是沒有辦法掃掉的病毒,怪不得人人都知道是他的地雷。但因為他一直以來都是這副樣子,所以這樣就會炸掉反而讓人一點也不意外。人設如此呀!

    晴迷:「我想蘇先生勸他割捨衛崢其實是很認真的,在為赤焰軍洗雪這段路上,為了大局他應該什麼都可以捨棄。蠻好奇他原本的救人計劃在靖王鬧過(?)之後有什麼不同,是否為了景琰有更深一層的犧牲?因為他應該原本就會竭盡全力了呀!

    我想只有最後的真相可以讓靖王全部reset重灌吧!一直覺得他奪嫡的決心很不堅定,原本是到謝玉吐實才有一點目標,卻很容易衝動就要放棄了。蘇先生罵得太對了,我覺得蕭景琰實在是需要好好的釐清一下自己的想法和目的才行。」

    蘇先生是很認真的,雖然他內心也很掙扎。不過我覺得蘇先生是勸「靖王放棄救人」而不是梅長蘇等等放棄救人,兩邊的立場還是不太一樣,他希望靖王盡可能地從這件事情中退得乾淨一點。而梅長蘇掙扎的點在於,如果換做他,他無法割捨這份情義,靖王又真的有辦法割捨嗎?所以他後面的妥協,只是同意讓靖王牽扯其中,這當然要吃點苦頭,不過他也順勢讓靖王藉著這個由頭先蹲後跳,借力使力罷。

    從小說裡頭來看,沒有靖王,計劃的路線也還是可以照樣走,只是少了巡防營和大盜來亂,在懸鏡司要全身而退會比較辛苦一點。

    總的來說,我認為梅長蘇一直在逼靖王認清奪嫡這件事應有的決心,他在訓練靖王,在臨事時,現實是很殘酷的,當利益得失擺在眼前時,要掂量清楚,動一髮牽全身,不是意氣就可以把事情處理圓滿的。眼前滿了自己對個人的義氣,但輸掉整盤棋,究竟值不值得。

    晴迷:「那他若一開始就跟靖王說好此事由江左盟出面就好啦!藥王谷的人讓江湖人來救也很合理,到底是在揪結什麼啦!靖王想出力就私下幫忙去說服夏冬,何必搞到現在還要重修那個拉鈴啦!

    這件事的確是靖王的教科書,但我覺得一開始梅長蘇不是有意拿這事當範本的。他的著急與煩惱很明顯,或許一開始他主動去拉鈴時是想勸靖王不要出面讓江左盟來吧!只是沒料到對方一出現就氣呼呼的鬧分手,或許也是被激到了所以又不免教育幾句,結果反而讓人決定退學啦!

    以後蘇先生可能都不敢睡覺了啦!休息幾天事情就接二連三,這睡覺的壓力好大啊~」

    因為學生一開始就對老師心懷不滿,老師話還沒講完就氣沖沖退學罷課啦!我覺得梅長蘇是試圖和靖王先分析清楚目前的利害關係,而且,我覺得他的確一直試探靖王的決心,因為沒有決心靖王是沒有辦法和他堅持到最後的,所以他即便有了準備,也不會開門見山告訴他由江左盟及藥王谷的人來救。只不過我們這個水牛頭腦發熱中,老師又當不了學生。素老谷主都已經出現了,梅長蘇也和他們會談過,本來就不可能不救衛崢。

    蘇先生一開始最大的不安,就是怕靖王已經冒然行事,因為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就已經進宮面聖了,他大概很怕等不到靖王。既然等到人,代表狀況還不算太糟,也許他想這傢伙終於有點長進沒有一下子就爆到不可收拾,只是沒料到他對他的火氣這麼大……

    晴迷:「我覺得靖王接受一年多的調教(?!)有比較會說話,在殿上一開始回答比較聰明了。所以就算他哥和夏江想激他,也還不至於讓他老爸當場翻臉。只是在赤焰舊部一事,我倒覺得不用試探了靖王不可能不救的,連敵人都知道拿這來利用了,梅長蘇又怎麼會不懂他的心……」

    蘇先生試探的是,靖王是否有決心堅持奪嫡雪冤。梅長蘇用了十二年的時間來下這個決心並且做下準備,其中要犧牲與割捨的有很多,如果決心不夠強根本熬不過去,因為眼前一個人,就會放棄了。即便顧全了一個,犧牲了整個祁王、林家的雪冤,對林殊來說那是不能接受的。靖王身為其中最為核心的角色,沒有他的決心,就算梅長蘇再有決心都走不下去。

    所以他一直提醒靖王,就算成全了眼前的,犧牲掉後面這麼龐大的目標,值得嗎?特別比起暗地裡的梅長蘇,靖王在這件事的動向上關係全局甚大,陛下的怒火一燒,只要毀了靖王幾乎就可以宣告失敗。當然,針對衛崢這件事情上,他的確也是在說服自己,因為他自己情感上辦不到,對靖王也是困難的。所以他還是妥協,只是要讓靖王必須意識到靖王己身的言行動向不再是表達自我感覺這麼簡單而已。靖王有決心外還要慎言慎思慎行。

    靖王需要意識的,自己已經牽動全局,不再是顧全自己的情義就好,那要牽扯多少人的性命。所以他提了祁王的殷鑑,如果靖王也被扣上了謀逆的帽子,就會是另外一場腥風血雨。

    晴迷:「嗯嗯~試探奪嫡決心就說得通了。結果由這件事可知,靖王根本沒有決心~XDDDD 希望多了折壽半年的雪地橋段可以讓他好好想想自己到底要甚麼~這一課的學分費超高……」

    推學分費超高,而且老師學生都是慘痛代價呀……Q_Q
    另外,阿晴說的「折壽半年的雪地橋段」指的是什麼?

    晴迷:「就鬧分手讓蘇先生在亭中等一個多小時,蘇先生罵他有情有義沒腦子那集呀!拿梅長蘇對敵人的氣定神閒對照他跟靖王的焦急神傷,就覺得靖王真是他的剋星啊〜」

    喔喔,我只是不太明白半年是怎麼來的。

    晴迷:「晏大夫很生氣的告訴我的~(噓)」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本集更新內容。補上一刷時和晴迷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