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38:有一名叫李逍遙的師姪陪同
  •  

    #38:我想怎麼對你就怎麼對你(捏)←蘇兄被虐
  •  

    #38:派人把你打一頓這些都是實話(一定要強調)
  •  

    #38:靖王是最好的~(蘇兄大心)
  •  

    #38:只有靖王才能幫你達到,是不是?(正中)
  •  

    #38:你為什麼要選擇最差的一種?
  •  

    #38:因為我攔不住靖王(這是實話呀)
  •  

    #38:我還想看看你會怎麼對付我(傲嬌貌)
  •  

    #38:你怕死嗎?怕!人要不怕死還活著幹嗎?
  •  

    #38:你知道這是什麼嗎?──不會是補藥吧?
  •  

    #38:聖賢從來沒有選過自己死,他們只勸別人去死
  •  

    #38:等等、等等!我自己吃行嗎?
  •  

    #38:這藥苦不苦呀?
  •  

    #38:看來我低估夏大人了,早知道我跑了多好!
  •  

    #38:為什麼要花這麼大的力氣設局引靖王自投羅網
  •  

    #38:因為你怕他!
  •  

    #38:你害怕靖王就如同當年害怕祁王一樣
  •  

    #38:對於靖王殿下,不把你五馬分屍已經算是寬大
  •  

    #38:如此惡魔般的行徑難道永遠都不為人所知嗎?
  •  

    #38:你到底是什麼人?是祁王府的舊人嗎?
  •  

    #38:因為我害怕,裡面有我看不出來的陷阱
  •  

    #38:大人過獎了!
  •  

    #38:就算殺掉十個梅長蘇,也於事無補
     
    夏冬你這就不對了,哪來的十個梅長蘇呀!如果有十個梅長蘇首先活不了的是這些粉絲們吧……XD
     
    好友逢梅君子:「大推10個梅長蘇~(粉絲捧著星星眼,看著宇宙炸成煙花 XD)」
     
    一個梅長蘇就讓粉絲們要死要活不死不活地,來十個大家都不用睡了。XD
     
  •  

    #38:夏冬哭得也很美
  •  

    #38:師父教的新東西,春兄是不是已經都學會了?
     
  •  

    #38:曬蘇兄~(沒十個蘇兄但我可以截十張)
  •  

    #38:自信滿滿的蘇兄~(粉絲大心)
  •  

    #38:裝苦惱的萌萌蘇兄~
  •  

    #38:狼狽也有頹廢美的蘇兄~
     
    (以上38集完結,沒有殿下有點空虛 /_\)
     
    比起謝玉,夏江是個更棘手的對手。當然,情勢也不一樣,謝玉當時已入獄,處於較劣勢。所以蘇兄可以用完封氣勢逼得謝玉走投無路不得不招。但夏江這裡,蘇兄就是相對劣勢了,換成他必須要把這劣勢扳回一城。不但要讓夏冬真正對師父死心,也還必須從中幫自己掙得一線生機。這場對手戲的節奏真是高潮迭起,忍不住就截了一大堆圖……
     
    逢梅君子:「這裡兩人的攻防真的是超精彩,演員的演繹與呈現出的魄力就是不同。這就是我欣賞此劇甚於小說的地方。」
     
    雖然台詞並沒有真的很大的不同,但戲劇表現出來的張力就不同凡響呀!這兩場戲,謝玉與蘇兄、蘇兄與夏江,他們的詮釋真是深刻入骨的。若說謝玉那場,就算是蘇兄咄咄逼人至謝玉只剩一條路可走。和夏江這場呀!就看蘇兄如何絕處逢生與險中求勝了。
     
    晴迷:「兩幕都是讓人拍案叫絕的戲,還記得看完這段我整個人差不多都要匍匐到宗主腳下膜拜他啦!超機車又超強超可愛的。(他説因為我攔不住靖王時,真的好誠懇,宗主句句屬實啊夏大人!)
     
    沒錯!一整個機車又可愛,不拜倒宗主裙下都辦不到呀。只是謝玉和夏江只會恨得牙癢癢的吧。XD……攔不住靖王那裡真是實話呀,還有點無奈吧。不過第二個理由就很機車啦!:-P
     
     
    (以下補記一刷時和好友的討論)
     

    晴迷:「真是太精采了~蘇先生智計無雙啊!完全掌握夏江和梁帝的思考邏輯,夏冬完全沒說謊也能讓梁帝懷疑是夏江主使……好想要一口氣看到54集啦~~蘇先生的嘴巴有夠厲害,與他為敵真的會中風。聽到他又一派輕鬆的問:『你知道為甚麼嗎?』就覺得夏江慘了,謝玉殷鑑不遠啊~XDD」

    真的是謝玉的殷鑑不遠呀,我看謝玉當時只差一些就快瘋了……(謝玉:T_T ← 生路都被眼前這個欠揍的傢伙堵死)

    晴迷:「原來小說中說到後來夏首尊還點了梅長蘇的啞穴……這實在太好笑了XDD」

    啞穴那裡,我看在這段會談裡夏首尊大人已經充份體會到這傢伙嘴巴的厲害,怕他又沒遮攔地說什麼挑撥夏冬,還是封起嘴比較穩當……:D

    夏首尊大人,過年這幾天血壓一定直線飆高,會了言侯,休個兩天再會梅長蘇,我開始有些同情他了……(合十)

    為什麼梅長蘇在和敵人談判的時候都是這麼欠揍的逍遙模樣呢?當他的敵人好可憐……

    那個作者/編劇一定是故意的。胡歌演的梅長蘇這麼說道:「李逍遙是一個江湖人……」咳咳咳,小說裡是叫李逍,這樣一改是惡趣味了……:D……其實是你cosplay齁……(胡歌:錯!是我本尊!)(註:後來聽說這段是胡歌臨場改的)

    晴迷:「對耶!他連續和兩個說話很欠揍的見面~聽起來好慘,而且有人還強調兩次『把你打了一頓』,夏首尊應該是身心俱疲吧?」

    哈哈!沒錯,我們的小飛流把夏首尊大人打飛了,害他只好滿臉灰頭土臉地向皇帝告狀去……

    奇:「『……於是我們在高興之餘,又喪心病狂地把夏首尊大人暴打了一頓,最後救出了這個逆犯……』 真是說得好欠扁喔。:D」

    我想要不是夏首尊大人還有一點理智,知道這個人很弱,怕不是要一掌劈下去了。看他那一副事不關己又理所當然的樣子,夏首尊大人被飛流踹飛的陰影再度浮上心頭,還要深深懷疑眼前這個人的腦子是不是不正常……(是,是非常不正常……聰明欠揍得非常人能及)

    淚兒:「很次的茶還是要遞給夏首尊喝。最後自己也還是喝了,看來真的講到口渴了。」

    逢梅君子:「今天的蘇先生嘴巴好欠,神態好生俏皮呀:P」

    哈哈,在敵人眼裡好可恨,在粉絲眼裡好可愛!(心)……*^O^*

    晴迷:「看完這一局真的內心對蘇先生充滿愛!看來越有腦子越不能在蘇先生面前佔上風,能把梅長蘇氣到口不擇言也算靖王特殊技能啊!」

    因為這隻笨牛腦熱的時候聽不懂人話,所以蘇先生口才再好也無用武之地……-__________-

    昨天還有一幕也很妙,夏首尊大人帶著人手到蘇宅門口,一副怕江左盟的高手們會奮力抵抗,結果很慎重的衝開門後就看到一個體弱書生站在那裡恭候大駕,只差沒有笑臉盈盈地說歡迎光臨……畫面帶到夏首尊大人的臉,我看他有些目瞪口呆,搞不好懷疑自己是不是闖錯門了……我覺得,敵人越強會被蘇某人整得越慘……

    晴迷:「蘇先生不管怎麼做都讓夏首尊心神不寧,可是要指出他的錯處又沒有~人家明明也很配合!也難怪最後根本就只想弄死他,夏首尊的心情我也懂啊~~XD 經過謝玉和夏首尊兩場戲,我真的太佩服作者了~絕妙!」

    其實整部戲作者的情節排佈很縝密,漏洞很少。看得出來是思前想後反覆推敲的。但就對話來說,蘇先生和這兩位的戲,對話最是精彩。夏首尊大人的決斷正確,讓這種人活著和自己作對就是和自己過不去……先弄死再說……XD

    淚兒:「其實我認真思考這一局,唯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飛流了。做為梅長蘇的護衛、不知道出場以來打了幾場,此等身手都名揚京城了,只是蒙面,夏首尊楞是認出來,他認不出來可以當作剛回來不熟,那其他人呢?懸鏡司這招牌算是砸了。」

    飛流的名聲遠播,但和他真正動過手的人並不多(萌大統領、夏冬、卓鼎風卓青遙),看過的也不多。夏首尊本人也沒有看過。而且他屬於身手詭異型,又沒有很明顯的招式可以辨認。所以懸鏡司只能知道是高手,哪裡的高手不知道……

    PS: 靖王府那些兵不算動手,那根本是被飛流玩呀!

    晴迷:「我印象中飛流好像沒有特定的武功招式,形容詞似乎身法奇詭力大之類的,卻沒什麼固定套路。可能沒辦法成為關鍵證據吧!……哈哈我打太慢了,看來阿月的想法跟我一樣啦!」

    就說我們心有靈犀嘛!(眨眼)

    淚兒:「想想夏冬辦天泉山莊那件案子,只要逼飛流出手就行啦。在京城,能打贏夏首尊的能有幾人?」

    逼飛流出手沒有用呀,沒有可追查的招式。天泉山莊那一案是因為一劍穿頸,這種特殊的招式也許江湖上能辦到的劍法很有限,夏春和夏冬也分析了。而且大理寺那裡夏首尊大人跑得上氣不接下氣才回來,本來就氣弱,還受了驚,飛流也沒跟他糾纏幾招就把人摔飛烙跑,到底飛流和首尊大人正常狀態誰厲害一來未可知,在場有眼力看的就首尊大人和夏春,兩人沒看清楚人就跑了……

    對了,這兩集還有一個橋段是我難得覺得冗長的,就是靜妃娘娘和小新那段,讓小新去和靖王和盤托出是為了幫之前那個局收尾同時虐一下笨水牛,只是靜妃娘娘你也太有耐性了,慢慢細細說給小新(觀眾)聽,其實不用講這麼多,略略點一下直接交換條件要小新在殿下面前說就好了。講得太清楚,原本謀略的意味反而少了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印月
  • 本集更新。補記一刷時和好友們的討論。
  • 印月
  • 二次更新一刷時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