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3:我只是切切脈
  •  

    #43:靜妃娘娘哭了~蘇兄也快哭了吧....XD
  •  

    #43:今天可曾向你的父皇請安?
  •  

    #43:母親是想讓我出去,是嗎? Q_Q
  •  

    #43:被趕出去,可是又很想進去聽母親和蘇先生說什麼的殿下
    ……
  •  

    #43:娘娘,您別哭了,再哭又有什麼用呢?
  •  

    #43:他說我底子好,不會有大礙的(又騙人><)
     
    蘇兄呀,你的脈靜姨都把了,你覺得你說這鬼話她會信嗎?唉,你是在自欺還是欺人呀?
     
  •  

    #43:他在說這鬼話之前的一抹笑,值得玩味。很有自嘲的味道。
  •  

    #43:小殊你以前,長得那麼像你的父親
     
    這句話,讓我感覺靜妃娘娘對小殊的疼愛,真的是她愛慕林帥的一種投射,愛烏及烏吧,所以對於這一點隔外注意與心痛。
     
  •  

    #43:千萬不要告訴景琰我是誰
  •  

    #43:殿下沒有去給皇上請安嗎?沒有←耿直boy
  •  

    #43:不問也是一種孝道
  •  

    #43:你倒不如聽我的,直接就跟他(蘇兄瞪)
     
    萌大統領果然是媒人婆,契而不捨地想要撮合兩人相認。
     
  •  

    #43:不過你剛才那架勢我好像在哪裡見過?
     
    小豫津有林殊哥哥陰影,小時候一定被林殊哥哥整得很慘……XD
     
  •  

    #43:沒人管得了你了是吧?
     
    蘇兄/小殊對女人一向苦手,對男人反而比較有一套~(毆)XD
     
  •  

    #43:火寒毒!(鋪梗中)
  •  

    #43:一抽劍嚇到靖王也嚇到蘇兄自己還有萌大統領
  •  

    #43:求問此時宗主心裡陰影面積。不曉得他會不會很想把自己的手剁掉?
  •  

    #43:你怎麼不問他怎麼出得去?(萌萌慘了><)
  •  

    #43:從先生的計劃來看,你顯然是知道的。
  •  

    #43:這抹笑呀!算是已經認栽了嗎?再求宗主心理陰影面積。不過這回他不是想剁自己的手是想割了萌萌的舌頭吧?
  •  

    #43:多虧了有郡主呀!(萌萌請閉嘴 >_<)
  •  

    #43:蘇先生也不能有事(蘇兄心中抖)
  •  

    #43:曬蘇兄。憂鬱 & 看書
  •  

    #43:被趕出來的殿下粉憂桑
  •  

    #43:蘇兄抽起配劍,想起小殊的殿下
  •  

    #43:發現蘇兄知道小路的殿下,凝望蘇兄的眼神
     
    (以上43集完結)
     
    逢梅君子:「殿下瞪大眼睛的模樣真萌,直是要把蘇兄剝了一般 XD
     
    哈哈,感覺都像是要把蘇兄看穿才甘願一樣。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晴迷:「說起那些只有你知我知的小秘密與小動作,實在太粉紅惹~時間都過去那麼久,還記得這麼清楚真的很有愛啊~蕭景琰的智商終於要上線了~真是牽引著我的一顆小心肝啊~XD

    好喜歡他們心有靈犀談著怎麼佈局,大統領完全插不上話一頭霧水~明明很緊張卻是難得的靖蘇糖^^

    會不會郡主根本就不知道有那條路~感覺很像蕭景琰在試探……

    夏首尊不是被關起來了嗎?難道皇帝出去郊遊就可以被皇后放出來?這個皇上這麼多疑一直怕被逼宮,怎麼他自己的安全會弄得這麼糟?」

    逢梅君子:「蕭景琰可以不曾告訴郡主那條路,但是仍然可以說是在小殊出事前告訴郡主的。」

    晴迷:「也是~不過郡主把這條路告訴梅長蘇也蠻牽強的,她離開這麼久,根本不會想到蘇先生會來三月春獵(這活動和蘇先生的STYLE也差太多),應該就像蘇先生說的,管不了這麼多了。」

    逢梅君子:「42集後段。平日一見景琰就疼得要命的母妃,今天,初見蘇先生馬上就神神叨叨責備了自己。為什麼每個人見了蘇先生,就要來兇自己?Q_Q(依舊滿頭問號中)」

    晴迷:「那整段景琰的腦袋上都飛滿了問號(OS:母妃!坐在這邊的才是兒臣啊〜)蘇先生出現後他整個失寵,沒榛子酥可以吃,只給他不愛喝的茶,最後還被趕出去XDDD 看他愣愣的站在帳外都覺得有點同情了〜」

    推滿臉問號!從靜妃看著蘇先生開始問號就越堆越多,然後覺得母妃都快要無視他了……可憐的孩子會不會開始懷疑自己不是母妃生的……XD

    這兩集靖王不曉得是不是受到刺激(母妃對蘇先生的反應),感覺上智力值有略略上升一點。不過小路那件事情,萌大統領如果沒有問可能就不會被靖王懷疑了。但蘇先生真的除了無奈也管不了這麼多……(萌大統領:嗚我就跟不上又不是故意問的~Q_Q)

    不過看他被母妃趕出去,不知為何我居然很歡樂,整天都在期待這一幕 XD (餘氣未消乎)

    大家都懷疑到底才是靜妃親生的,特別靜妃智力爆表而靖王一直在秀下限的時候……

    晴迷:「我覺得在帳內靜妃根本完全不想理自己的兒子,而且有種嫌他礙手礙腳的feel~XD小殊以前一定是眾人的寶貝,讓我想起小時候景琰曾經幫他頂了把豫津綁在樹上的罪。要讓蕭景琰這正直不轉彎的牛幫忙說謊,可看出他有多愛小殊〜

    討論怎麼搬救兵那邊根本兩人聯手排擠萌大統領!可以不要這樣搞小團體嗎!大統領都快瞎啦。蘇先生不自覺的小動作、知道的專屬秘密那麼多,蕭景琰你快醒醒啊(搖晃),這些細節分明都是感情線最好橋段,雖然我也愛郡主,但是……好啦就讓一干人等一起成為蘇先生的後宮吧!

    他站在外頭,蘇先生出來問他有沒去請安,他說「沒有」聽起來好可憐,我覺得他嘴巴都要嘟起來了。到底什麼秘密只有蘇先生可以知道我就不行?會不會蘇先生才是母妃親生的……」

    他會不會想難道秘密就是梅長蘇是母妃的兒子……XD(誤)

    我覺得他一直懷疑,不過古代不流行整容,雖然線索很多但是都零碎,最重要是他也兜不起來為什麼自己的小殊會變成完全不一樣的一個人。就事實上來講很難讓人相信,所以只好是問號滿頭包……

    晴迷:「其實如果是我也不敢相信啊!一直覺得郡主很猛,竟敢對著一個長相完全不同的人就這樣抱上去。雖然當時蘇先生的眼神完全露餡。剛重看白月光那MV,景琰其實有很多看著蘇先生卻想起小殊的畫面,瞬間恍惚卻又馬上想起那人已不在世上的悲傷……

    我覺得他堅持救衛崢除了情義,還包括了一點私心。小說和戲劇裡他都一再問是否還有人生還,衛崢還活著這一點給了他希望,他多想從這個舊部口中聽到那個人也沒有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感謝分享,看著截圖,就像再回味一次一樣~
  • 整理截圖時也像是重新看一次戲,再溫習一遍看戲的感動。:)

    印月 於 2016/02/24 14:43 回覆

  • 印月
  • 本集更新。補記一刷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