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4:難道你讓我跟一幫老頭子待在裡面呀!
     
    蘇兄被插刀。求蘇兄心理陰影面積。XD
     
  •  

    #44:只要一息尚存,就不算失守(言侯大寫帥)
  •  
    #44:誰願與我合力殺敵!(萌萌也是大寫的帥)
  •  

    #44:言侯擔心豫津~Q_Q
  •  

    #44:本劇總攻千里救駕(蘇兄)
  •  

    #44:霓凰救駕,蘇兄臉色難看
  •  

    #44:霓凰一直偷瞄蘇兄的表情
  •  

    #44:霓凰知道蘇兄不對勁了
    ……
  •  

    #44:蘇兄關心了所有人就是沒有理霓凰
    ……><
  •  

    #44: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景琰了
  •  

    #44:被蘇兄保護的庭生超幸福的啦~*_*
  •  

    #44:聽到趕來救駕的是霓凰,蘇兄很擔心的呀
    ……
     
    (以上44集完)
     
    何子:「生氣的宗主好明顯的偏心阿~>0<」
     
    霓凰也知道蘇兄生氣了,得了空就去給他秀秀。XD
     
     

    (針對獵宮蘇兄對郡主的態度,以下是我和好友們的討論)

    我不覺得在九安山時,對死傷將士的悲傷,和對郡主的擔心這兩個會有衝突。會鬧彆扭的宗主也很正常,他不也是會對靖王鬧點小彆扭嘛!就算他自己知道靖王那樣看待梅長蘇沒有什麼不對,但是他心裡還是很不舒服,臉上就是冷冷地不高興。九安山郡主急匆匆救夫當然沒有錯,但是蘇兄看到他嚇一跳心裡會擔心也很正常呀。

    晴迷:「其實我也不覺得宗主有生氣,霓凰進殿時宗主有和她眼神相對交流,雖然短短一瞬但卻是肯定和理解的。」

    宗主是沒有生霓凰的氣呀,他心裡面有小劇場,但擔心是一定有的。光看他聽到來的是霓凰那眉頭,而且霓凰後來應該是察覺了什麼才特地跑去和宗主說那一段話,說什麼自己嚇壞啦其實不用這麼擔心啦什麼的。不過這個就真的是個人解讀了。我第一次看對這段沒有太大的感覺,是後來刷圖一個個表情看才有點不同的理解。有些人會覺得宗主在這種情況下絕對/不應該會有私人的情緒和考量,否則就是人設崩壞。但我認為這並沒有衝突,他一直有很多私人的情緒掙扎。他又不是聖人。

    晴迷:「我也不會認為蘇先生有情緒是崩壞,反而是讓角色更有血肉呀。不過就獵宮的情形來説,我是不覺得那個狀況下蘇先生還會鬧彆扭啦,那是一個傷亡慘重九死一生的結果,面色凝重是正常的,出去關心傷員也是應該的,他已看到霓凰無恙(而且在眾人面前他們本該不能有太多接觸),宮門外還有很多事等他去了解,如果説這時蘇先生還鬧彆扭,那就真的讓我覺得有點囧了。私人的情緒掙扎我覺得比較明顯的是表現在決定救魏崢之後和飛流的談話,老實説就算蘇先生不救也不會降低他在我心中的格調XD 霓凰後來跑去跟蘇先生説話我聽起來就是單純聊聊情況(那麼久不見還這麼危險當然想和林殊哥哥講話嘛〜)重點是帶出吃醋的橋段這樣XD」

    逢梅君子:「當時蘇先生聽聞是霓凰來救駕時,表情的確有變了一下,我想他的確是有微驚了一下。等霓凰進獵宮見駕後馬上看向蘇先生,蘇先生並沒有給她什麼回應,馬上就走出門外探望傷情。我的解讀就和私砲坊炸後,霓凰跟在蘇先生後來探看傷情,蘇先生面無表情轉身即走是一樣的表現。比較像是特地和霓凰保持距離,不欲引人懷疑一樣。我覺得,蘇先生這個人除了赤焰之案外,對身邊許多感情事物都是採取退讓姿態。或許心中有所觸動,但都能用極強的心志將之撥至一旁。霓凰在他心中自然是有所不同,但霓凰也是位武將,我想他心中即使有一刻不願,也不是不會認同霓凰在此役中的奔援。就如他也讓景琰在雪冤這條路,站在那樣危險的位置上。」

    晴迷:「我也認為他是刻意保持距離,因為霓凰一進去就看向林殊哥哥,那時皇帝還正要跟她講話呢。所以那道距離應該要由林殊來拉開,四目交接時他有微微的向霓凰點頭致意,所以我覺得他是肯定而欣慰的。」

    我在一刷和寫文N刷時,針對他們兩個有不少場景的解讀,都和原本不一樣,也許是因為集中刷他們兩個人的戲吧,一方面也是為了要貫串所有的劇情,在看這段的時候,我很自然連著上一段太奶奶死亡霓凰探望蘇兄這個場景的情緒。

    因為那時候,蘇兄說:「我只是希望你能夠安然無恙,不要捲入任何的危局之中。」,從這裡開始郡主就消失了二十集,接著登場的就是九安山救駕這裡。就算霓凰武力值很高,但這裡不管怎麼說就是一個大大的「危局」。這兩幕放在一起看有非常明顯的對比和衝擊。

    我不認為蘇兄有對霓凰生氣,但是,我認為霓凰在解讀蘇兄避開她眼神時,她把它解讀為:「蘇兄生氣/不高興了」,因為蘇兄臨別前明明說他不希望她捲入任何危局裡,所以才會在之後跑去說那段話,還特別強調自己嚇壞了、但其實我也不用這麼擔心這些話。

    可是蘇兄的彆扭不代表他對霓凰生氣,這時候他的情緒非常的複雜,一來是傷懷於這麼多人死傷,二來我覺得他有些自責,認為自己還是讓霓凰捲入危局裡。他不認為霓凰接到靖王通知來有錯,但他會認為,早知道就應該讓她回雲南去,她就不會遇到這些危險的事情了。然後還感嘆自己並沒有辦法保護霓凰。在這麼複雜的情緒下,我認為他其實有點逃避直接面對霓凰,他的情緒還沒有理好。所以在霓凰去找他說話時,他的態度才會這樣冷冰冰的。因為太明顯了,郡主講話的時候一直將視線投向蘇兄,但蘇兄一眼都沒有看還望向另外一個方向。在他們未相認前,在宮中第一次閒談,不會特別親近,但也不會刻意冷漠,就保持像一般朋友那樣的態度。

    就我觀察,在人前,蘇兄和郡主就盡量保持所謂「君子之交」的態度,不會像對宮羽那樣特別冷,但也不會特別親厚。而且,在外人眼裡,滿金陵都傳郡主拒親是為了蘇兄,連在靖王在陛下面前都直陳郡主對蘇兄青眼有加,別說蘇兄從水牛到獵宮小路都拖郡主出來當擋箭牌,後面蘇兄還讓郡主幫忙傳話給靖王,這些都代表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在外人看來就是朋友,而且是交情還不錯的朋友。所以蘇兄在這裡拉開兩個人的距離,是有其他原因的。有他不想面對郡主的原因。

    畢竟,雖然郡主已經變得這麼強了,但他在心裡一直還是那個想要保護她的林殊哥哥,我覺得這點是沒有變的。甚至他為什麼要一直騙郡主,難道郡主真的沒有辦法接受事實嗎?其實都是出自於他的不忍心與保護慾。所以在解讀時,我將這樣的心態貫穿著他們兩個對手的關係中。當然怎麼解讀沒有對錯的問題,但看看大家有很多不一樣的想法,也是非常有趣的事情。

    就像我寫這段時,我把郡主吃醋戲接著後面的哭戲,其實我真的覺得郡主真的是嚇壞了,可以想像她從衛陵一路奔來是多麼的提心吊膽,就怕遲了一點點。所以一見豫津就問蘇兄,一進殿就找蘇兄的身影。她會有那種吃醋反應,一半也是因為情緒崩得太緊,實在需要一個出口。

    至於阿燕說的私炮房那裡,其實我沒有特別感到蘇兄是要拉開關係。當時霓凰來了,他和列戰英都向她打完招呼,之後就去找靖王。我單純認為他轉身離開沒有和霓凰多聊,是因為他現在有正事要和靖王談,所以打過招呼他自然就去辦正事(因為霓凰來之前他就是問列戰英靖王在哪裡)。而郡主關心就在後面跟著,他也沒有拒絕,一直談到他要向靖王建言時才將霓凰支開。在談軍用床帳租借那裡之所以必須把郡主支開,是因為這關係到奪嫡,以及蘇兄是靖王謀士的關係。在「表面上」大家應該認為蘇兄是譽王的人,除了極少數的親信外,不應該知道這些事。郡主「表面上」只是蘇兄認識未久的朋友,就「不應該」知道,所以他必須要把郡主支開,而不是刻意冷漠拉開關係,是要保持正常朋友的距離,避免太過親近的關係被靖王懷疑。特別是剛剛郡主才對靖王發了頓脾氣,所以更需要再把關係拉回正常。他都會在大年初一光明正大地帶著飛流去穆王府拜訪了,我想也不會刻意冷到哪裡去。

    不過我也不否認,這樣的解讀多少帶點我私人偏好,我認為蘇兄最最在乎靖王,他非常非常顧慮著他的感受、自己也非常在意他的感覺,老是緊張兮兮就怕漏了半點風。但對霓凰就不會,一種「啊露餡了?算了......」的隨便(毆飛)態度。在太奶奶那裡、金殿上說她不帶侍女啦,賞花還幫人家摘花瓣等等。他在內心中並沒有把對霓凰的感情抓得死死關得牢牢的,甚至未相認前都還敢跟夏冬招認說他對郡主有仰慕之情。

    就連發覺霓凰好像認出他來了,他也很乾脆地說「梅長蘇瞞不住她就讓林殊來勸他」,在長亭上的嘴很硬但表情卻很誠實。要霓凰不撲上去(?!)也很難 XD

    我覺得他根本就沒有很認真要瞞郡主,也沒有很認真要和她把感情的距離拉得很遠......=__________=

    雖然我認為,這有一半他本來就打著算盤,就算相認了,不久後他也會把郡主送回雲南去,所以比較不妨事,就沒有這麼認真對待。說真的這樣的心態我還真是為郡主感到有一點點難過......../_\.......就說蘇兄最愛的是景琰吧!

    逢梅君子:「先定位一下劇情的順序:

    第7集:夏冬說京城流言紛紛,郡主心悅蘇哲,蘇先生否認。

    第12集郡主與蘇先生相認。

    第17集私砲坊爆炸。

    我的想法是,郡主的身份敏感,任何人與她過度親近可能都會引起梁帝的疑忌,所以蘇兄明面上不會與她太親近,尤其當著梁帝的面。我印象中梁帝好像也沒有提起過這倆人之間的關係,可見得他應該沒有將流言記在心上。私砲坊爆炸後,郡主跟在後面匆匆趕來,當時蘇兄正在和戰英說話,他只和郡主見禮完後就淡著表情去找靖王了。這時應該還是有避開靖王一干人等視線的意思。我想,霓凰這麼多年未嫁,如果一遇上蘇哲便說她如此之快便心許蘇先生,對於從小一起長大的靖王來說,等於多了一個懷疑的線索,所以我覺得蘇兄不會如此坦然自若和郡主同進同出。尤其後面郡主當場因靖王錯責蘇兄而變臉之事,更是證明蘇兄有先見之明。XD

    我並不是認為蘇兄是故意冷漠,只是他一見霓凰火熱眼神(XD),便自知此刻不適合當著外人面前多談,才轉身走開。這和在獵宮中他避開眾多親貴,即刻走向門外的意思是一樣的。自然對他神情的解讀,也是一樣的方向。

    至於新年拜訪穆府或蘇宅落成聚宴,應該都算是正常的人情往來,應該沒什麼好避嫌的。後面蘇兄漏餡的線索實在太多了,甚至霓凰問靖王可願為蘇先生一戰,真的已經沒什麼大不了了。XD

    我比較傾向他在獵宮中還是冷靜的,當然不是說他不關心霓凰。只是我對蘇兄的認知是,他在大局之前總是偏向於冷靜到心狠。或許他在事後會有些後怕,但絕不會在梁帝這些人面前容忍自己冒出這些心思。一如他在敵人面前背脊總是直挺挺的,只有在親友面前才難能展露閒適與脆弱的一面。」

    嗯,若阿燕這樣說,我同意這段的確也可以從這種角度解讀。因為霓凰一進殿就一直看一直看,在他出殿前大概看了有三到四次吧!XD

    不過從出殿後,他和霓凰私下談話裡,那裡看他的情緒會比較清楚。一樣是談話,就算是朋友,態度實在不需要那樣。只是我認為,即使在這裡,他對霓凰態度冷淡,那也是在壓抑著,而不是外放的情緒。就像在情絲繞事件時,他感覺靖王對他懷疑,他的情緒表現就是坐回位子冷著臉喝茶不看靖王。或者是靖王府大雪罵沒腦子後,進入府中談話時,他也一直不看靖王還冷冷刺了他一句。霓凰之所以知道他的情緒,一來是她非常注意他每個小細節、二來我覺得霓凰有點心虛,心虛的點並不是她來獵宮是錯的,而是她知道她來這裡林殊哥哥會擔心難受。但是一般外人不會知道蘇兄的態度代表什麼。只是,蘇兄這個情緒就像我之前回的,不是對霓凰生氣,和霓凰自己的解讀有點落差就是了。

    所以我才會說,這個情緒脈絡必須從太奶奶過世那段延續下來,也許是我想多了,但我不認為編劇那句:「我只是希望你能夠安然無恙,不要捲入任何的危局之中。」只是一般般內容而已。因為這設定了,蘇兄同意郡主到衛陵,最主要的理由就是不希望她涉入危局。但現在實際上事與願違,所以導致蘇兄的情緒反應。我想這情緒反應是戲裡本來就有的,後面的吃醋戲,倒是附加的。特別可以從他們兩個人對談時,蘇兄整個神情及身體姿態的變化,發現他情緒上細微的改變。所以我認為,那一段就是霓凰安撫蘇兄的過程。另一部份的線索就是霓凰的表情,從她發覺蘇兄開始不看她,她的笑容就收起來,她就知道不對勁,到後來,她到殿外看著蘇兄,那表情是失落的。他們兩個在這段對手戲中,除了郡主的焦急,其他的部份其實都藏得很深,特別是蘇兄,這個和他一貫的壓抑並沒有衝突。若不是熟知他的郡主也不會有其他人察覺。

    至於私炮房那裡,就各人解讀不一樣,只是我認為,他在那裡並沒有特意避開和郡主同行。兩個人分別來,在那裡因為是朋友所以一起走,除去郡主發脾氣那裡,還有談正事時把她支開。到最後和靖王說完,他們兩個還是一起離開現場的。因為不能表現的特別親近,但也不需要表現得特別冷漠,在這裡不需要講到郡主是否心許蘇先生,但至少他們兩個是有交情的朋友,這是靖王知道的。要不然,蘇兄許諾靖王要救出的庭生,怎麼會從郡主府裡送到靖王府呢?靖王早知道他們從比武招親那裡就結下交情,在人前在靖王前以一般朋友的交往並沒有什麼問題,就更不需要刻意避開靖王人馬的視線,因為他們是分別來也不是一起來。

    至於梁帝的猜忌,蘇兄和郡主的交往在表面上一直是朋友的來往,這沒有什麼問題。當初文試還是郡主推薦蘇兄的,對梁帝來說兩個人就是有交情,不會特別親厚。至少戲裡所演的在眾人面前大抵就是這樣的狀況。不過我倒是有個印象,好像是小說裡有提到梁帝有聽到風聲郡主拒親是因為蘇哲。這個我就不確定了,要回去再翻翻才知道。但就算如此梁帝也沒特別放心上,郡主不外嫁就好。他不反對她嫁給國內任一勢力,只是要從雲南拉開。

    晴迷:「每個人對戲和角色有不同的解讀是有趣的,這裡我傾向蘇先生是在拉開距離,是因為霓凰在情急之下相當容易露餡(一見豫津第一句話就是問蘇先生沒事吧?還跪著稟告皇上時頭已經轉過來看林殊哥哥了)。再者在當時的氣氛下,有更多的事比關心(看起來好好的)霓凰更重要,戰事的慘重傷亡是我認為蘇先生面色凝重的主因,此時已沒有任何事可以阻擋景琰了,但這分篤定的代價卻是如此之大。其實我只是想説,即使我認為蘇先生這裡沒有鬧彆扭,並不表示他在我心中是完美的。我對蘇先生的怨念可多了XDDD 就像我雖然私心非常希望他最愛景琰,但實際上我覺得他對景琰非常狠心,凡事總以大局為先,不太考量他的心情,在這方面他對霓凰還比較好(雖然也沒好到哪兒去)。以致於我其實無法像好友般斬釘截鐵的説「他最愛的是景琰」這種話(然後自己就氣悶到內傷了)」

    我覺得認為蘇先生沒有鬧彆扭也合理,沒有什麼不合理,只是不太能接受有人認為蘇兄在這種情況下有私人情緒就是人設崩壞這種說法,比如說死這麼多人了蘇兄還顧著要擔心郡主。可是在我看來為死傷者難過的同時也擔心郡主並不衝突,我不懂這和人設崩壞有什麼關係。雖然蘇兄是三觀很正的人,但他本來就是既關心國家大義也關心親友的人呀。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只准許擁有對國家人民的情懷,我認為太聖人了,這就是我所意指的完美。這個蘇兄我不認識.........XD

    逢梅君子:「我也覺得為死傷者難過的同時也擔心郡主並不衝突,但對蘇兄而言不可能沒有先後的差別。我更不覺得蘇兄是聖人,不然他也不會跑去對在牢中的夏江嘲諷一番了。即便是洗雪赤焰之案,也是從為親近之人昭雪的角度出發,推及家國天下,不過是他從小接受的教養罷了。

    我想之所以會引人誤解,應該是你敘事的觀點聚焦在這二人之間,尤其是從為太奶奶守靈直接跳接到獵宮之戰。但是多數人經歷的是中間眾事紛紜的20集,其中多少百轉千迴,霓凰自然很難被蘇兄/觀眾擺在第一位。再來,我認為蘇兄在私砲坊和獵宮特地轉身不和霓凰多有接觸,其實也是間接給霓凰訊息:這時不適合走得太近。因為他知道霓凰有時實在會控制不住激動。例如對靖王當面的責難(這已經超過普通交情了),面見梁帝時忍不住激動看向蘇兄。所以蘇兄實有先見之明啊,所以他才會對霓凰說出這種有些傷她心的話:「可是你在我會分心。」如果他不先行表態,郡主可能還會有更多超過分際的舉動。如同他不願讓靖王知道真相的原因之一,霓凰出自真心的維護有時可能會打亂他的佈署,我覺得他是用這種避開的舉止來間接向霓凰表態。其實,我覺得霓凰真的是因此而接受到這樣的訊息了。

    再來,梁帝對霓凰婚事的歸屬問題,我覺得是這樣排列的:梁帝放心的人〉梁朝內人〉郡主外嫁他國。他是一個猜疑心那麼重的人,連郡主返回雲南都要扣留穆青在都城為質,不可能不在意郡主和誰走得過近,這是他最重視的權力制衡問題。我覺得蘇兄不可能不考慮此點。謠言歸謠言,但眼見所生的疑忌更可怕,以蘇先生對梁帝的瞭解,如果能任憑霓凰在梁帝面前與自己靠得太近(患難後難掩的女兒情),那他就是大意了。」

    我同意蘇兄無論如何不是很希望郡主留在他身邊,他會分心也是實在話,雖然真的很傷人。所以我才會認定,他之所以和郡主相認時的掙扎比較少,主要還是他本來就會把霓凰盡可能調離他的身邊。不過是為公為私都是這樣。我覺得即使在獵宮那裡,蘇兄的情緒第一位也不會擺上霓凰。但是因為霓凰是意料之外,所以一時間的衝擊才會比較大。因為不管是很多士兵宗親傷亡,在確定戰爭開打時就已經確定了,蘇兄必定也會為此而感到難過,可是他知道這是必然發生的,所以在結束那個當下對這部份的情緒會持續但不會有很大的波瀾,但霓凰來的那當下,是一定會有的。所以他需要平復的情緒,在那個當口反而是複雜的,比較沒有辦法這麼快就馬上處理完成。

    至於私炮房那裡,阿燕這種推斷也很合理。這個段落我比較不會想這麼多,因為我認為蘇兄一開始也不會想到殿下會對這個事件產生對他的誤解,也不會想郡主會有太激動的反應,所以在一般朋友正常的限度下,他並沒有特別要拉開郡主的距離,所以霓凰爆衝那段才會產生。

    我是覺得,蘇兄有時候對這些周遭親友的反應難免有些很難預料的,就像他也沒有料到靜妃娘娘會失態到那個地步。至於景琰,因為他實在是太瞭解他了,知道若他是林殊,景琰會有什麼反應,所以極力的避免一切可能。老實說,雖然阿晴說他對郡主的心情顧慮得比景琰還多,其實我在重新看他們兩個互動時,這部份其實是更令人傷心的。他的安排很多還是在於整個計畫,比如把她調回雲南又讓她去衛陵,還有說她會讓他分心的那句話,其實我覺得都是很傷郡主心的。郡主這麼聰明,知道寧國府那件事情的狀況後,她一定可以猜到南楚進京就是蘇兄安排,所以蘇兄本來就知道她一定要離開,也是為什麼她要走時蘇兄這麼淡定。只是最後看到她這麼難過,還是有些捨不得安慰一下而已。但他並不會去顧慮郡主牽掛著他卻要離得這麼這麼遠,那種心情是苦極的。

    所以,基於一點點對霓凰的私心,我在寫訴瑯琊的時候,已經盡可能讓蘇兄對霓凰情長一點,但實際我解讀出來的蘇兄並沒有這麼地放心思去顧慮郡主的想法。所以當有版友說霓凰會哭,我心裡一直想,蘇兄從相逢後從來沒有少讓郡主哭過,哪一次分別不是他促成的呀?當然現實的問題是,他沒有太多心力可以放在兒女情長上,他也不希望自己被影響,所以,就會是這種情況了。

    順便唸唸,雖然郡主突圍那裡,有軍事專業的版友回覆,但實際上還不是很能說服我,因為他那種算法,嗯,雖然我不懂這塊,但那數值升降得有些誇大了,陵兵也不是精銳,風險還是不小的。因為要成功還是要保證能斬帥呀。不過這就這樣吧,執著在這個點上沒有意義。好啦其實我還是覺得這裡一定要有殿下才能成事,只有郡主不成啦!怎麼可以說得沒有殿下也可以呢!

    而且我覺得郡主來真的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真的沒有必要。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有靖王殿下就夠了!!!

    雖然我認為靖王找郡主來的決定並沒有錯。但我不認為蘇兄明知道有郡主但沒有找她來不合理呀。蘇兄這麼相信靖王,既然紀城軍來就可以成事,我覺得這裡蘇兄是有百分之百把握的。就算衛陵兵來能起到作用,但並不是關鍵呀!靖王不會差那五分鐘的啦!

    好吧我承認我對殿下有私心,此戰致勝關鍵必須要是靖王殿下啦!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剛剛看了44集預告,消失20集名義上的女主郡主終於再度華麗麗地登場了……從24集到44集,總共也才54集就消失20集的女主真的很沒有說服力……XD

    奇:「換了裝扮,我就認不出她來了…… ><~ 明明我喜歡她遠勝過靖王的說……。」

    那不是你的錯,實在是消失久了……XD……我喜歡霓凰多一點! :D (那隻笨水牛就算了,老是讓蘇先生生氣,哼!)

    逢梅君子:「今天霓凰一出場,伴隨的就是轟轟烈烈的主題曲,女主角證明無誤。(蓋章)蕭景琰,你輸了……XDDD」

    哈哈!我覺得霓凰的霸氣壓過靖王……如果以這個蕭景琰當然輸了……但是比呆萌沒有人比得過靖王啦! X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