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5:大棋子生的小棋子
  •  

    #45:若此罪都可以放過,何以震天下?
  •  

    #45:這兩萬人頭落地,傷的可是皇家顏面
     
    蕭選關心的不是兩萬人命是否無辜,他只關心如何震天下、是否會傷了皇家顏面。天下是他的天下,天下人如何於他命如螻蟻。
     
     
     
    以下要開始霓凰絕無僅有的吃醋橋段:
     
  •  

    #45:我真的嚇壞了,就怕兄長有所損傷
  •  

    #45:我也用不著那麼緊張
  •  

    #45:她也是你的親隨?
  •  

    #45:不是我叫她來的!我事先並不知情。
  •  

    #45:有一個細心的女人在你身邊,我也放心。
  •  

    #45:從此你蘇先生的帳前護衛,由我霓凰負責!
  •  

    #45:蘇兄呆了
  •  

    #45:為什麼又非要說,你是祁王舊人?
  •  

    #45:我說自己是祁王舊人,是為了要激怒他。
  •  

    #45:原來是這樣
    ……
     
    感覺上,每回靖王發出了些疑問,他自己心中應該也盤算過無數回,當蘇兄給他一個看似合理的答案,他無法全然相信,可是又不願意去懷疑,那時候的表情,總是幾分失落的。他希望蘇先生不止是蘇先生,但又怕,如果蘇先生是小殊又該怎麼辦。蘇兄每次唬弄著景琰,也是既緊張又不捨呀!
     
  •  

    #45:那要恭喜你了,抓了一年多終於抓到了!
     
    殿下心情不好,講話特別酸呀。戚猛中標了,不過這個人太遲鈍完全無感呀!
     
  •  

    #45:我倒想看看,殿下可否我告退?
     
    我認為,在這裡蘇兄好奇是有,但主要是氣氛太尷尬而他需要喘口氣,所以尋個借口要離開這個地方。
     
  •  

    #45:殿下,原來是白的!殿下想知道的不是這些!
     
    這戚猛也真是醉了,然後殿下真是好脾氣,看得出來他對屬下真的是很大度呀。不過他的表情也是一副受不了的樣子。特別剛剛聽戰英報說蘇先生割自己的血給那個怪人喝,我想他心裡,是既充滿疑問又擔憂不已的。
     
  •  

    #45:聶大哥,我是小殊!
     
    當年少數幾個沒有找到赤燄手環的人,包括聶鋒,只是一直沒有他的消息,而且當年還有謝玉帶回半副殘骸,能夠知道原來聶大哥沒有死,很難得地看到蘇兄表露出這麼激動的神情。就像是他這縷孤魂,又找到一絲當年的牽繫一樣。他在那場悲慘的戰事中已經失去太多了,多找回一點,就多一分安慰吧。
     
  •  

    #45:殿下發現蘇先生真的割血給怪人喝
  •  

    #45:我怕你再給我逮回來
     
    可愛溫馨的蘇宅日常之一。讓這些小人物也令人喜歡得不得了。無論是黎綱還是甄平,都是好可愛的角色,一個像老媽子管家,一個像是主外的風趣俠客。連飛流也比小說中的立體可愛多了。
     
  •  

    #45:母親和蘇先生,可不像是剛認識的
  •  

    #45:蘇先生竟然是故人之子
  •  

    #45:若不是這位故人,早就死於溝壑之中
  •  

    #45:為何母親和蘇先生,之前從未提過這段淵源?
  •  

    #45:不是不願說,是不想說,畢竟故人已逝
     
  •  

    #45:那裡面這位病人,和蘇先生又是什麼關係?
  •  

    #45:好,一切都很正常,我不問了。(轉頭走)
     
    「是啊,蘇先生入京還不到兩年,有幾個我不認識的朋友,倒也正常。」
     
    殿下這句話裡的落寞好深喔,從這句話裡真的比較能感受到,他已經把蘇先生當摯交了。他是否會想起以前和小殊兩個人的模樣呢?那樣的感情,他已經很久不曾再遇過了,現在遇上了蘇先生,好不容易有那麼一點點熟悉的感覺,又卻捉摸不住,患得患失呀。
     
    當他說:「一切都很正常,我不問了。」真是像在使小性子,但很可愛,又很讓人心疼。靜妃娘娘和蘇兄也很心疼他吧。
     
    這可憐的孩子,被大梁朝堂宮廷中的雙智星騙著,輸得一點也不冤呀!只是太可憐了。XD
     
    何子:「很喜歡鬧小脾氣的景琰,吃醋阿~吃醋阿~>////<~」
     
    哈哈!景琰是吃醋呀。景琰內心OS:「蘇先生居然還割血給他喝,對他這麼好~Q_Q」
     
  •  

    #45:你們每個人都有秘密,反倒讓我覺得孤獨起來
  •  

    #45:這幾日,我時常回想起過去,有兄長引導,有朋友扶持,每天心都是定的,時時都很開心。
     
    「你走的,原本就是一條孤獨之路,走得越高,心越寂寞。」
     
    雖然,藺晨不認同蘇兄對靖王抱持著虧欠感,我想景琰也不希望小殊對他感到虧欠,但我真的能夠體會,蘇兄的虧欠感何來呀。即使景琰不會後悔走上這條路,但小殊一定會對自己不能陪著他走這條孤獨的路感到虧欠,更何況,這是他推著他必須走上這條路。小時候的景琰,不必光彩奪目也不求引人注意,但是他很開心、很開心。有祁王兄在,有小殊在,日日是好日。
     
    何子:「真的><!!!景琰希望的,一直是能夠有朋友在身邊的、心中踏實而安定的日子,但是這種日子再也回不來了Q^Q 」
     
  •  

    #45:你心頭的重擔只有你自己能承擔,我幫不了你
  •  

    #45:其實現在,在你身邊,也是有朋友扶持的
  •  

    #45:景琰呀,在你的身邊,他其實一直都在的。不止在你心中。
  •  

    #45:只要你好好活著,活著就是對她最大的安慰。
     
    聽到蘇兄這麼對聶鋒說著的時候,心裡很酸很酸。你知道對夏冬來說,聶鋒活著就是對她最大的安慰。對霓凰呢?對她又該怎麼辦?所以,在當他決定要走上雪冤這條路,成為梅長蘇開始,就已經捨棄了和霓凰這段感情,他再無可能與她相守。雖然他的心裡還是有這麼多的捨不得和放不下。
     
  •  

    #45:所有人昭雪的希望,要由我們來背負
  •  

    #45:別告訴霓凰,別讓她過來
  •  

    #45:殿下,我沒事,沒事
  •  

    #45:父帥──他說什麼,母親(靜妃裝沒聽到)
  •  

    #45:景琰,別怕
    ……
     
    殿下很緊張蘇先生的,聶鋒時沒這麼緊張就隔天再請母妃,蘇先生出事大半夜的就跑去母妃那裡把她請過來了。看他的表情也是憂心忡忡的。經過了這麼多次懷疑,就算沒辦法確認蘇先生就是小殊,蘇先生在他心中也是越來越重要的吧。
     
  •  

    #45:曬蘇兄。本集蘇兄都很憂鬱,心事重重地
  •  

    #45:曬殿下。殿下也是一樣的眉頭深鎖呀。
     
    (以上很多片段要貼的45集終於結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叛軍已打進大殿台階亂箭發進大殿內

    但蘇兄後來淡然向郡主說不礙事,只要三天紀軍來便可。

    到底郡主領小眾來救是否重要呢? 求 樓主意解

    謝謝
  • 這個問題,當初在批踢踢陸劇板發表《訴瑯琊之蘇凰篇》時和一些板友討論過,只不過討論的範圍比較大也比較廣,有興趣可以找來看看。

    排除出兵的bug(出陵兵應該也要虎符但郡主顯然沒有),如果單純針對郡主領眾來救是否重要呢?我個人認為,郡主領一千陵兵來,有效果但不是絕對必要。就像蘇兄說的,只要紀城軍來就可以救,在郡主衝上山時,靖王正領兵掃平山下的叛軍。也就是說,今天若無郡主,依小說的原設定,就是靖王帶兵衝上去獵宮解圍,山下叛軍依然可以交給其他將領掃平。

    但反過來看,如果只有陵兵趕到,紀城軍未到,郡主領兵斬將的確可以打亂慶曆軍的節奏,但山下還有慶曆軍其他將領,不能保證就會讓慶曆軍退散,但可以爭取時間,結論還是需要紀城軍趕到才能真正解圍。當然,不能否認地,靖王找郡主來,就是多加一層保障,依郡主個人的能力加上帶兵打仗的經驗,可以大大加分,可是卻不會是這一場仗的致勝關鍵。在這點上來看,我會認為郡主領兵來救並不是這麼重要。

    以上,是我的看法,供您參考。 :)

    印月 於 2016/10/03 00:43 回覆

  • 訪客
  • 深表多謝回覆見解及提議,讓我更了解劇情
  • 哪裡。互相交流而已。 :)

    印月 於 2016/10/04 0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