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9:告訴娘娘蘇先生不得入宮
  •  

    #49:馬上派小林子到東宮,請太子阻攔蘇先生
  •  

    #49:無端端的怎麼突然想起見你這個白衣客卿了?
  •  

    #49:他總不見得埋伏著刀斧手在宮裡等我吧!
     
    蘇兄你也太烏鴉嘴了吧,皇帝老兒真是埋著刀斧手等你呀。看藺晨這麼擔心的模樣,一定是預感不好呀!
     
  •  

    #49:母親不會隨意傳信,蘇先生必有危險!
  •  

    #49:一定要追上他,不能讓他進宮!
  •  

    #49:喜歡蘇先生進宮這段的運鏡和畫面
     
    有一種暗地裡的危機四伏而表面上又顯得平靜無波似的,搭上配樂氣氛很合呀!
     
  •  

    #49:陛下是在找什麼?
     
    就屬梁帝查的最仔細,左手右手領口通通都翻過……
     
  •  

    #49:祁王府有沒有舊人,陛下最清楚。
  •  

    #49:陛下還想在蘇先生身上挖出什麼秘密呢?
  •  

    #49:蘇先生為你殫精竭慮,太子殿下可願為他一戰
  •  

    #49:皇帝成天懷疑這個反那個反的咱們就反給他看
     
    在殿下提到蘇先生的秘密時,想必郡主大概猜到陛下可能知道蘇先生就是林殊的事,以她對梁帝的瞭解,勢必知道陛下不會放過蘇先生,所以她不顧一切想要救人的想法是可以理解的。畢竟先前已知道林殊哥哥命不久已,那種隨時會失去他的恐懼與害怕緊繃得一施力就會斷了。
     
    至於殿下,以他會為了衛崢不顧一切的態度,要為蘇先生一戰說來也不奇怪,在這裡還相對冷靜得多。只不過,這裡的戲究竟太倉促了點,第一輪看時見郡主冒出逼宮之說不免嚇了一跳,接著殿下還毫不猶豫地同意嚇得更多了。
     
  •  

    #49:若是此時就急著進軍宮城,裡面的母妃和蘇先生無人護衛,怎麼辦?
  •  

    #49:設法先見到母妃和蘇先生,至少可以暫時先護住他們
  •  

    #49:如果到午時我們還沒有出來,起兵進宮
     
    從殿下這裡的安排,可以知道在場諸人中他還是相對冷靜的。這時候就會慶幸還好他還不知道蘇先生就是小殊,若是知道了,我看就會迫不及待提兵衝進去了吧?XD
     
    因為他想不通陛下為何會召見蘇先生,所以會認為蘇先生應該不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但若是知道他是林殊,會立刻想到他一定有性命之憂,是半點都不願意冒險耽擱的。也好在他不知道,所以在梁帝面前的那一齣才能如此自然不被起疑,若他急匆匆就提兵去見,怕是保不住蘇先生的。
     
  •  

    #49:不曉得殿下和蘇先生眉目傳情的電波傳達什麼
  •  

    #49:顯然殿下光從蘇先生的眼神看不出所以然來,所以只好回頭求問父皇大人。XD
  •  

    #49:老臣夏江,參見陛下!
     
    這段挺微妙的。當夏江進殿後,蘇兄與殿下兩人對視了一下,其後,蘇兄望向夏江。而殿下看向梁帝。
     
    我的想法呢,從進殿後梁帝在他身上找尋線索的動作看來,蘇兄知道梁帝懷疑他是林殊,但他並不知道他的消息來源由何而來,依據又是什麼,畢竟他已經是面目全非了,要認出他來並不是易事。看向夏江,應當是知道夏江便是向梁帝透露他身份的人,但蘇兄並不知道夏江掌握的究竟是什麼線索,因此他看向夏江。
     
    但對殿下來說,他並不知道梁帝打什麼主意,而身為逆犯的夏江居然會出現在殿中,他第一個要懷疑的是為何梁帝不抓起夏江而要宣召他入殿,因此他第一個想問的人一定是梁帝,所以他的反應便是看向梁帝。
     
  •  

    #49:父皇,這個逆臣怎麼會在宮裡?
  •  
  • 殿下會對梁帝發出疑問,是因為他不懂箇中緣由。但從蘇兄冰冷且不屑的眼神看來,他太清楚這個端坐皇位上的人在打什麼樣的主意了。
  •  

    #49:你說的此人,他竟是何人呢?
  •  

    #49:他!──赤羽營主將,林殊──
  •  

    #49:殿下懵逼的表情一定要看清楚
    ……
     
    殿下滿臉震驚,蘇兄卻很平靜地看向他。他從梁帝查看他的身份,到了傳召太子進殿,他已經可以預料會發生什麼狀況,也知道景琰會是什麼反應。但越是此時,要保住他們兩個,他就必須要越平靜、像是一切都不關他的事情一般。
     
  •  

    #49:太子,對夏江的說法你有何言?
     
    一時之間,景琰很難回過神呀。由於之前曾經有過懷疑,我想,在夏江揭穿的當下,景琰應該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也肯定了自己過去的懷疑,但是那樣的震驚情緒一定還是有的,畢竟,這是他一直以來不願意承認的事實。
     
  •  

    #49:您是看著林殊從小長大的,難道會不認識他嗎
     
    蘇兄聽到景琰那麼說,斂下的眼神表情雖然平靜,但是心裡是五味雜陳的吧。當他聽到梁帝提到了火寒毒,眼光突然又亮了起來,這個關鍵詞的出現,也說明了今日的懷疑與對質所為何來了。
     
  •  

    #49:使中毒者面目全非,至親之人都難以辨認
     
    這段說明,一下子就解開了景琰所有的疑問了吧。但知道的當下,他的心應該是為了小殊很疼很疼地。
     
  •  

    #49:如此荒謬之言,父皇相信,兒臣不信!
     
    我認為,景琰的疑問雖然解開了,但他心中還是排拒著這個事實,所以他的震驚他的不信並非演出來的。跟之前的狀況不太一樣,先前總是在情感上發現蘇兄=小殊的蛛絲馬跡,但是理智用各種理由把這些可能排除掉 (雖然這種理智排除還是基於心底深處情感上的接受不能)。到了這裡,因為事實太慘痛,雖然理智上知道這是真的,但深層情感上卻仍不願意接受而排拒著。
     
  •  

    #49:景琰,難道你是真的,真的不知情嗎?兒臣不信!
     
    兒臣不信、兒臣不信。接連著這樣說著,他是如此堅持地不願意相信。看著這樣的景琰,蘇兄心底應該也是痛極的。彷彿可以看見、可以聽見,活在景琰心中的那個明亮的林殊,在碎裂著、在崩解著……
     
     

    #49:當初又怎麼會輕易相信,他是真心實意為你謀劃,要助你登上東宮之位呢?
  •  

    #49:夏江的這段話,讓景琰回想起過去的一點一滴,慢慢湊出一個越發清楚的真相。
  •  

    #49:麒麟才子,得之可得天下
  •  

    #49:原來夏首尊,今天是來誅心的!
  •  

    #49:難道是我逼著他舉兵造反嗎?
  •  

    #49:是何人拼死來解圍,又是何人歸還兵符?
  •  

    #49:如今獵宮階前的鮮血尚未凝乾。
  •  

    #49:難道陛下就不怕,在九安山屈死的冤魂們,會心寒嗎?
  •  

    #49:但是有一點你逃脫不了,就是你身上火寒之毒
  •  

    #49:為什麼要自投羅網,斷了自己的後路呢?
  •  

    #49:你身上的火寒之毒會引發脈象奇變
  •  

    #49:你敢不敢當著陛下的面讓太醫把把脈
  •  

    #49:老老實實地向陛下承認,你到底是誰?
  •  

    #49: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林殊!(眾人驚)
  •  

    #49:藺公子,你就一點都不著急嗎?
  •  

    #49:希望他們至少能堅持到午時吧!
  •  

    #49:我說我是林殊,陛下就真的信了嗎?
  •  

    #49:只不過無論結果如何,都沒有意義
  •  
  •  

    #49:說來說去,夏江無非是想逃一條命,而陛下,只是求一個心安罷了!
  •  

    #49:陛下又怎麼可能安然無恙地從九安山上下來呢
  •  

    #49:等譽王弒君成功,他再收勦叛軍,這不是最簡單的做法嗎?
  •  

    #49:難道陛下當時在獵宮時,心中就沒有這樣的疑慮嗎?
  •  

    #49:好往蘇先生的頭上,栽上一頂林殊的帽子嗎?
  •  

    #49:永遠都不能被證實,卻永遠不能被推翻
  •  

    #49:想在父皇的心裡埋下一顆懷疑的種子罷了!
     

  • #49:我為何在這裡,柴兄還需要問嗎?
  •  

    #49:沒有什麼可查的,就當我是林殊處置吧!
  •  

    #49:要不要依賢妃娘娘的意思將獻王從獻州接回來
  •  

    #49:朕累了,這個逆賊,交給太子處置吧!
     
    蘇先生前半段巧舌如簧時,殿下顯然還在消化資訊安定心緒,當他平靜下來,他馬上就知道眼前最該做的是什麼。他的嘴上功夫可不比蘇先生遜色多少呀,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越來越能抓住梁帝的想法,講的話字字句句都打在關鍵的點上,再配合他原先震驚的態度,對梁帝來說,林殊回來景琰不會不知道,所以殿下的態度,反而是梁帝做判斷的關鍵了。畢竟其他的線索都可以各說各話,只有反應是最真實的 (?!)。
     
    梁帝之所以會誤判,說到底,是他太不瞭解林殊、也太不瞭解景琰,更不了解他們之間的感情是什麼。
     
  •  

    #49:都是你!(靖王殿下的表情超緊張的!)
  •  

    #49:一定要補刷蘇兄閃避技的身姿!
  •  

    #49:寧可錯殺不可錯放,哪怕只有萬一的可能!
     
    夏江果然是最懂陛下的人,這句話再殿上再起波濤,他就算身死也要拉蘇兄陪葬。不拼個魚死網破不甘心呀。殿下、蘇兄、梁帝此時心思各有計量。
     
  •  

    #49:殿下看下蘇兄的眼神,熱切中有著千言萬語
  •  
     
    #49:就這樣,你知道的,去吧。
     
    蘇兄和殿下因為懂梁帝,所以他們都知道,屬於他們和梁帝的戰場現在才真正開始。
     
  •  

    #49:等得心焦的霓凰
  •  

    #49:今日過來匆忙,還沒去給你母妃請安吧?
     
    景琰心中OS:為什麼父皇和母妃想把我支開,都叫我去請安……T_T ……你們要和蘇先生獨處時都要把我踢開 (寶寶心裡苦)。
     
  •  

    #49:自然是應該由我送蘇先生出宮去
     
    本劇頭號護殊寶上線了……
     
  •  

    #49:略備了薄酒,給蘇先生壓壓驚
  •  

    #49:忙你的事去吧!(殿下看了一眼蘇兄知道狀況一定不妙)
     

  • #49:朕自會派人送他出宮的,不要你管!
  •  

    #49:你已是東宮的儲君,不可像過去那般任性
  •  

    #49:只分輕重,不分是非嗎?
  •  

    #49:景琰的這個表情,是很悲傷的
     
    於他而言,即使心裡明白,他也不願意承認,是他父皇的猜忌,導致祁王兄被賜死,赤燄軍被滅。是他的父親親自下令殺了他最親愛的兄長與最親愛的朋友。可是眼前這一幕幕,讓他徹底地知道,不管真相如何,只要有懷疑,他的父皇就會毫不猶豫痛下殺手。
     
  •  
         
    #49:酒已經備好了,這杯是蘇先生的──
     
    其實,我一直覺得,高湛這個人,忠於梁帝不假,但他心中也是有良知的。他在梁帝身邊,一切都看得透徹,卻時時要裝傻保身,但在他能力所及的範圍,都會偷偷幫人一把,並不是著眼於利益或是權勢。幫萌大統領是這樣,眼前幫蘇先生,我想也是這樣。我認為,不單單是因為他被靜妃收為己用,而是他應該也知道,當年的祁王與赤燄軍是多大的冤屈。而眼前這人,不管是不是林殊,他都認為該救,所以便這麼做了。
     
  •  

    #49:父皇,此酒意欲為何?
  •  

    #49:兒臣不懂!
  •  

    #49:我明白陛下的意思,陛下想讓我死在宮裡
  •  

    #49:父皇真的是這個意思嗎?是!
  •  

    #49:殿下從蘇兄手中把酒搶走!
  •  

    #49:幾句胡言亂語,就讓父皇如此猜疑
     
    此時此刻,我想,景琰終於能夠理解當年祁王兄的心境吧。父不知子,子不知父。他與祁王兄,都相信滿腔熱血的為國為民為江山,父皇會知道的,但再多的熱情也抵不過猜疑,父子親情居然只是薄如蟬翼的信任,隨風便碎了。
     
  •  

    #49:父皇若是覺得心中難安,處置我便是了
  •  

    #49:兒臣行事素來如此,不願他人替我受過
  •  

    #49:你沒事吧?──走──
  •  

    #49:看蘇兄離去的殿下,總覺得他像是個被拋棄的小孩一樣
    ……
  •  

    #49:景、景琰──
     
    景琰不是祁王兄,當年的教訓讓他知道,有些事是值得犧牲生命去證明,但有些東西,並不是犧牲性命就可以終結,要留著命,才能夠真正捍衛。所以面對猜疑,他既有足夠的本錢,他便不會屈服,便不可能喝下那杯毒酒。
     
  •  

    #49:太子和蘇先生都平安出宮了!
     
    以下便開始殿下的回憶殺,當初發出去的刀,如今加倍奉還呀……
     
  •  

    #49:第一次相見時
  •  

    #49:密道斷鈴時(這個大概最痛吧)
  •  

    #49:雪中爭吵
  •  

    #49:獵宮拔劍
  •  

    #49:景琰別怕(最接近真相時)
     
    (以上49集終於完結,保留1027張截圖,貼出487張,我也真是貼昏了吧)
     
    面對這集和下一集情緒是很複雜的,前面鋪陳了這麼久,金殿對質讓景琰知道了真相,景琰的情緒衝擊是有的,但是礙於場合,他不能夠發作,而且蘇兄又必須在梁帝面前極力爭取一線生機,蘇兄那種掙扎與痛苦,只有最後出殿的那一幕可以看出一點端倪,對於期待許久的戲迷,這樣的情緒終究是太淡太淡了……
     
    雖說原著的安排或許衝擊太強,劇組會有些顧慮,但是目前這種安排,卻是收了太多了,實在有些可惜。雖然不是說不過去,但畢竟與觀眾期待的情緒落差太大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race
  • 寫得好!如結語所說後面幾集實在平淡了點,可能心裡期待太高了,加油,剩幾集了,期待每次的新文!
  • 追戲的同時我也開小說來看,本來想嚴守著看了戲再補小說的,但在等待中忍不住先把小說追完了,所以一直對於兩人相認的戲份多所期待。一刷看完時失落是很深的,我和一眾好友們哀鴻遍野,雖然能夠猜測到劇方為何會這樣改,但是畢竟與期待落差太大,就算之後再自圓其說、再自行腦補也很難完全填補那份遺憾。Q_Q

    印月 於 2016/03/01 20:12 回覆

  • 亞夢
  • 點點滴滴的回憶,像射出的箭.無法回頭,紛紛落在靖王胸口的箭靶
    蘇兄閃躲夏江毒手的英姿.讓人一而再三刷頻
    期待
  • 對景琰來說,本來那些誤會那些爭執,大多都是因為他對於過去對於小殊的堅持,他為了捍衛這些心中的美好與純粹反而傷了自己最在乎的人,就像是兩頭刃一樣。雖然蘇兄能夠體解景琰,但誤會的當下總免不了的鮮血淋漓呀,到了回憶的此刻想起蘇兄當時的表情,我覺得肝腸寸斷已不足表述了。

    蘇兄在戲中的閃避技實在是令人嘆服。閃得漂亮但又不是武人的那種英武,就像跳舞一樣。之前被卓家父子追殺時的黑夜身姿也是大好呀!XD

    印月 於 2016/03/01 20:18 回覆

  • 印月
  • 存稿差不多貼完。接下來幾集可能沒法像現在一樣天天貼。截圖太多而時間太少,還要寫感想......XD......不過我會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