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你也別難過......
  •  

    #52:母親不想借自己之手,將他們逼入絕境
  •  

    #52:我本想由我出面首告,換謝家一個恩赦
  •  

    #52:至於當初投靠誰輔佐誰,都不過是手段罷了
  •  

    #52:母親的矛頓與酸楚,孩兒豈會不體諒
     
    景睿能體諒母親的矛盾與酸楚,景琰和小殊不能體諒嗎?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只是面對這件事情,蒞陽擺的先後和輕重,是讓小殊感到失望的。
     
    我突然想起紀王爺說的那句:「誰跟誰,又不是骨肉呢?」
     
    但骨肉又如何呢?終究還是有親疏遠近之分,謝玉和夏江串謀,這樁潑天巨案牽扯了七萬赤燄軍,林家上下以及祁王一門,還有許多忠良清名,但她的姨母首先想要保住的是謝家。如果今天蒞陽首先是表態雪冤之必然其後再求恩赦,意義是決然不同的。
     
    當然,蒞陽會做這樣的決定,主要是覺得,梁帝不能容忍他們推翻赤燄舊案,她除了顧念謝家株連之事,更是害怕十三年前的舊事重演。人終究是自私的,對她來說,顧念眼前活著的人,比洗刷死者的污名來的重要吧。但她會做這樣的決定,卻也不感意外,她曾經是那樣好強不屈的一個人,可是這一生經歷過的事,莫不是告訴她,在面對權勢、面對利益,即便她身為長公主卻依然卑微地只能保住很有限的人事物。
     
    於是乎,做為一個母親和妻子,她只能選擇保住景睿而無法為了卓家冤死的孩子表白真相。於是乎,做為謝家的媳婦,她首先想的是保住謝家而不是為了姐姐一家的清白挺身而出。她不是不愧疚,而是孰輕孰重她的心裡已有比量。
     
    她曾經想挑戰過命運,挑戰過權勢,但首先遭受到背叛以及失去了清白,所以屈從了命運。於是乎她漸漸失去那股挑戰的勇氣,在命運的擺弄下卑微地保住最重要的那些人,害怕打破眼前的安穩和平靜。
     
    如今回頭,並不是她有所改變了,無非還是屈從於現況。翻案已經是必然,她只能選擇對謝家最有利的做法。可是我卻不會說蒞陽是個自私的人,因為現實終究殘酷,她的選擇也沒有錯。她所做的,是在她能力所及的範圍去保護能保護到的人,為她能保護的有限人付出,在景睿生日宴一事不惜以死逼謝玉,在重翻赤燄案一事上自己承擔首告的風險與責任,她首先顧念到的是關愛的人,不是自己。
     
     
  •  

    #52:若我今日邁出你東宮大門,只怕夜夜夢裡難安
  •  

    #52:你居然早就知道?
  •  

    #52:蘇先生不想說破,只是不願將此事變成交易
  •  

    #52:蘇先生能坐在此,一定忠心不貳深得太子信任
  •  

    #52:我剛剛已經說過,先生與我,如同一人
     
    「不是真心願為王者洗冤之人,你也不願引以為援。」、「不願將此事變成一場交易。」
     
    除了是景琰說的,不可控的因素會導致失敗外,我認為,這還是和林殊堅持的「赤燄中人要清白,就要徹徹底底的清白」是相關的。要昭雪,便是要讓世人認同赤燄人的清白必須洗雪,不是強迫不要屈就。
     
  •  

    #52:此刻回想過往,已經能夠想得更明,看得更清
  •  

     
    聽景睿說起,最終,蘇兄掠起淺淺的一抹笑。他對景睿的傷害,雖然不能因為他的閱歷增長便消失無蹤,但至少,他知道景睿從中已經成長了、體悟了。有時候,傷害便是成長的開始,沒有人願意被傷害,但如果在走過後能有所得、有所悟,傷害本身也不全然是痛苦的。
     
  •  

    #52:殿下的速度還真快呀!
  •  

     
    蘇兄這句打趣的話,景琰的這個表情,感覺上有拉回一些些小殊和景琰的感覺。殿下很少在蘇先生面前露出這樣不掩情緒的表情,但現在對他來說,眼前的是小殊,是那個可以和他分享所有悲喜的總角之交。
     
  •  

    #52:我也實在是──我也實在是不想再等了
     
    蘇兄的欲言又止,景琰的低眉黯然。我隱隱覺得,蘇兄本來是要說「我也實在是不能再等了」,只是,面對景琰,就像他不願意在霓凰面前吐露真相一樣,他低下頭,將話意一轉,錯開了臉別下了表情。而景琰的黯然,不正是他心底很清楚,小殊實在是不能等了。若不是因為這樣,他又何以未先徵詢便風風火火地急急排佈這一些呢?他們都知道、他們都明瞭卻也都不願說破。
     
    延續著上一集,他們兩個人的這場戲,裡面有好多好細膩的表現,言談間說的像是稀鬆平常,但表情裡又藏了千言萬語。哪怕只是一瞬的鏡頭,哪怕只是一個走步一個低頭一個轉身,都訴盡了太多不能言說的情感。
     
  •  

    #52:無論是對逝者還是天下人來說,意義決然不同
  •  

    #52:你的意思我明白
     
    景琰怎麼會不懂小殊呢,當年那一身白衣的少年不染纖瑕,要的便是徹底的清白不落口實。要報私怨有千百種容易的方法,何必苦苦走這千難萬難的奪嫡之路?
     
     
  •  

    #52:還有一事,我想拜託殿下......
  •  

    #52:殿下有為難之處嗎?
  •  

    #52:你這還要拜託我嗎?!(景琰怒)
  •  

    #52:殿下......殿什麼下!(景琰再怒)
  •  

    #52:景琰......
     
    這一段絕對是蘇琰經典中的經典,今天不貼出來我怕我會睡不著~(毆)
     
    景琰是很貼心,他不願意逼迫他即刻變回小殊與他相處,但面對蘇兄一而再、再而三的生份,那個直筒子蕭景琰又怎麼忍得住呢?
     
    「難道你在我面前,還一直是梅長蘇嗎?」
     
    十三年了,未能相認時是情非得已,已相認後還拉出這麼遠的距離,就不免自傷傷人。而會有這樣的態度,還是源於蘇兄的不自信,對於林殊變成梅長蘇所產生的自慚形穢,他心底仍是掙扎而排拒著。如果不是霓凰上前一把拉開他的衣袖、如果不是景琰的一聲喝斥,他只會遠遠地不敢接近他們吧。
     
    無論是對霓凰還是景琰,他們心疼著蘇兄,也痛苦著。痛苦著,為什麼他不懂?他們不在乎他還是不是當年那個明亮的少年,只要他是林殊,只要他活著,只要他回來了,對他們就是最大的安慰。沒有辦法像過去一樣又如何?只要還在,他們還可以有未來,逝者已矣,來者可追。他們都不願意只在夢中找尋明亮的他,只希望他活在這世上而不止活在心中,再晦澀都無比溫暖。
     
    面對敵人時,梅長蘇是身體柔弱但心志堅不可摧,但面對故人,特別是面對景琰,他總是那樣、那樣氣弱而無措地,遲疑而徬徨。林殊已經被他自己宣告死亡地藏在深心之處,不見天日,如今要赤裸裸地坦然相見,必然畏光必然害怕著,如此無助。
     
  •  

    #52:再過一陣子,我們就能離開這兒了
  •  

    #52:只要能相聚,自然哪裡都好
  •  

    #52:你說呢?
     
    藺晨在蘇兄面前總是嬉皮笑臉的,面對飛流,他才會露出真正的表情。為了長蘇熬製丹藥,心裡掛意著他的身體,他的眉頭就難以舒展。「地獄歸來,不可久留」,藺晨對長蘇的願望很簡單,卻也很困難。「只要能相聚」,但他並沒有把握,相聚的日子還有多久。對飛流來說,只要有蘇哥哥在,哪裡都好,對藺晨來說,何嘗不是如此呢?只是他與長蘇終究不是飛流,可以這樣純粹而簡單,當他們向前一望,盡頭卻已太近了,長蘇心裡清楚,藺晨也清楚。
     
  •  

    #52:你是打算翻案之後就離開京城,退隱江湖吧
  •  

    #52:過個三五年,我就回來看你
  •  

    #52:小殊,你跟我說句實話,你的病還好嗎?
  •  

    #52:就算你打我,我也不敢還手啊!
  •  

    #52:你現在可是東宮太子,我打你不是找死嗎?
     
    這一段是兩個人相處中,最有點小殊樣子的時候,只是很哀傷地,我覺得,蘇兄展現出小殊的模樣,很大的部份是為了安景琰的心。
     
  •  

     
    蘇兄說著三五年回來看他時,他說著謊,所以無法坦然地面對景琰,於是說著說著他背過了身子,講得雲淡風輕好像就在眼前,其實只是一個遙不可及的謊言。景琰何其懂他,他怎麼會不知道,所以他便開口問了小殊的身體。
     
  •  

     
    乍聞景琰問起他的病,蘇兄的表情是傷懷的。但他很快的低下頭換了一副神情,帶著幾分林殊當年的玩世不恭笑笑說著,回他一個不著邊際的答案。他怎麼會不明白景琰想問的是什麼,但他也只能兜兜轉地給出這一個不輕不重的回覆。
     
  •  

     
    景琰看著他笑著的表情,審視著,然後慢慢也跟著泛起一抹笑,但又轉過身子去重整一下自己的心緒和表情。這意味什麼呢?
     
    他知道,小殊怕他難過,所以想用輕鬆自在的方式讓他能夠釋懷,小殊心底再難過,都要笑著對他,那他也只能笑著回應他。不過我覺得他們兩個在這裡的笑並不全然是佯裝出來的,雖然是為了怕彼此難過,但正是這樣互相體貼的心,所以才是景琰與小殊。無論是過去多久的歲月,有了怎樣的改變,這一點是始終不曾變過的。所以那是小殊對景琰的笑,那也是景琰對小殊的,在他們臉上,終於得回一點點年少時的神情。
     
  •  

     
    從九安山回來後,有多久沒有看到殿下這樣笑了呢?又有多久,蘇兄不曾在殿下面前這樣笑過了?好像,蘇兄在殿下面前總是小心翼翼、提心吊膽地怕露出一點由頭讓景琰起疑,越到後頭他面對景琰的表情越是戒慎恐懼。蘇兄的這抹笑是真的開心,即便他與景琰已經再也回不到過去,但看到景琰熟悉的笑容,怎麼說都是一種安慰。
     
  •  

    #52:你沒有跟庭生說過他的身份吧?
  •  

    #52:這世上有些事情,不知道的時候很知足
  •  

    #52:既然庭生進不了宗室,不如我就收他為義子
  •  

    #52:沒什麼,我最近就是想得太多了
     
    小殊對庭生的擔心,當然不是沒來由的。他自己是經歷其中的人,他當然知道,從天堂到地獄,那樣的歷程如何地摧折心志,可以怎麼樣改變一個人的心性。他已經十九歲了,可以把持住最想望的中心理想,但為此也讓自己變成內心最討厭的陰詭謀士。
     
    庭生若不知道,從掖幽庭到靖王府乃至成為太子的義子,他會覺得是人生的幸運。但他若知道自己是當年屈死的祁王遺腹子,他是否會覺得掖幽庭的十一年是枉受的苦,他永遠拿不回來的皇室身份是上蒼對他的虧欠呢?
     
    「如果」這兩個字延伸的想望,總像是心中的魔鬼一樣,引誘著人們去對求之而不得的一切生起莫大的欲望與悔恨。庭生是生性良善,但這冤屈太大而他失去的太多,蘇兄自然沒有把握庭生能夠從這當中挺過來。就連景睿那樣溫厚的孩子,在面對劇變時都大受打擊。如果因為一個已經不可挽回的真相扭曲了庭生,不單單是對不起祁王兄,更是大梁朝堂另一番風雲驟變。
     
    因為經歷不一樣,所以小殊和景琰對庭生一事很自然會有不同的感受。小殊是身在其中,景琰雖然痛失好友,但終究於他本身沒有太劇烈的改變,所以他比較不能想像到身於其中的衝擊,因此沒有小殊的憂慮也是自然。
     
  •  

    #52:就算是死,我也得撐下去
     
    景琰聽到小殊說著這句話,凝著眉低下頭不免淡淡哀傷著。儘管他不願意在小殊面前露出神傷的模樣,但很難完全地藏得住,就在一斂眉一低頭裡流洩出來。小殊的語氣是堅定的,可這句話背後代表的意義卻深而痛、深而重。也許就是這樣的一句話撐著他走過了十三年不成面目的日子,咬著牙忍著一身病骨的痛也要堅持下去。
     
     
  •  

    #52:你跟我來一下,給你看樣東西
  •  

    #52:東海很多珍珠.....帶個鴿子蛋這麼大的
  •  

    #52:噯,你不說點什麼嗎?....這是你欠我的
     
    我常常想著,這十三年來,景琰看著這顆千辛萬苦找來的鴿子蛋時,是怎麼樣的心情?當年,他本來歡歡喜喜的回來,也許想要獻寶似的告訴小殊他不負所託,但回到金陵城時一切卻已人事全非。他再也找不到當初鬧著要鴿子蛋的那個人,而他鬧著鴿子蛋的那一幕幕,竟已成為他與他最後的話別、最終的記憶。每每看到手中的珍珠,他是不是會很傷心很傷心呢?
     
    但再傷心,他還是留著它。我想,就像對霓凰來說林殊哥哥一直活著,在景琰心裡,他仍是寄託著,有一天,小殊能回來,他能將這份遲來的禮物送上。一年又一年過去,被小心安置在錦盒中的鴿子蛋未曾蒙塵,就像他對小殊的那份心,對他們一起信仰過、堅持過的理想一樣,在他心裡一直被仔細保護著、擦亮著,時時溫習著,不會蒙塵未曾放棄。
     
    直到與衛崢話談的那一夜,從故人口中得到一個肯定的答案(謊言):「原來小殊,真的回不來了。」
     
    在此之前,他總是抱著一絲希望,小殊能夠回來。那個當下希望雖然破碎了,他也還留著這個鴿子蛋,因為他心中的那個小殊,無論是生是死,始終明亮著,就像這個珍珠一樣。所以寧願永遠留著它,就像他永遠不會忘記小殊一樣。
     
    這顆鴿子蛋,所代表的不僅僅是兩人的定情信物(誤),它延伸出來的是小殊之於景琰心中的意義,是蕭景琰這個人對向小殊的承諾如何珍之重之。正因為十三年前的希望又再絕望,都不能使得景琰放棄,所以小殊才會將雪冤這個重任交予他一起承擔,所以才會將河清海晏的政治理想交給他走下去,因為他相信,景琰堅持得住。
     
    「這是你欠我的」,這一生,蕭景琰算是栽在小殊的手裡頭了,也只有這個摯交能把他的付出看得如此理所當然。因為他也願意為景琰理所當然的付出,不計代價。
     
  •  

    #52:他心裡這一口氣突然放下來,又會怎麼樣呢?
  •  

    #52:不願恢復林殊之名,何嘗不是對自己沒有信心
  •  

    #52:有你,不死!
  •  

    #52:你說得沒錯,有我在,不死!
     
    因為瞭解長蘇,所以藺晨是真的擔心。現在因為目的還沒有達成,所以長蘇死活都會撐著,當他要的結果完成了,他的心之所繫鬆開了,他與這世間最深的牽絆就消失了,這些關心他的人們,就算再想留他,卻難以留住了吧。
     
    都說飛流討厭藺晨,可是他那麼純真的人,一定知道藺晨對蘇哥哥有多麼好,會傾盡一切救蘇哥哥。可能過去的幾番兇險,因為藺晨在都安然度過了,所以他天真的相信,只要藺晨哥哥在,蘇哥哥就不死。他的信任,讓忐忑的藺晨多了幾分信心。儘管未來不可知,但他必須得先相信自己辦得到,才救得了長蘇。
     
    若不是費盡心思要延長蘇的命,他又何必苦苦熬這丹藥呢?
     
    只是,結局卻遠遠是他沒有料想到的。
     
  •  

    #52:還不錯
     
    臨去前的一把脈,還不錯的結果讓他淡淡的一笑,可是那一笑過後,卻是一個滿懷憂愁的神情。走到如今,這是不能退也不會退的一步,這一路上藺晨伴著長蘇在生死關前走著,他力挽狂瀾的同時也害怕無力回天。
     
    這一集,在金殿鳴冤前,交錯著小殊與景琰,以及藺晨為長蘇熬藥的片段。景琰和藺晨,他們都知道,雪冤這條路走到盡頭,小殊/長蘇的路也快要到終點了,他們各自用各自的方式,完成他的心願想讓他求得一個無憾,可是他們的心中,之於小殊/長蘇的情懷,卻有永遠補不完的遺憾在。
     
    十三年的這條路,雖然既痛苦又漫長,但在小殊/長蘇的心中有景琰,身旁有藺晨,其實,也是很幸福。
     
  •  

    #52:一家人難得在一起安安靜靜地吃個早飯
  •  

    #52:罷了,儀典後,咱們父子再戰
  •  

     
    「儀典後,咱們父子再戰。」
     
    這暴風雨前的寧靜,梁帝安適地享受著父子親情,景琰和靜貴妃的表情,或是淡漠或是憂慮。父子再戰,戰場不是棋盤上的殺伐,是儀典上的正面交鋒。
     
    伴君如伴虎,皇家骨肉的親情卻是不得不的涼薄,不是不曾渴望、不曾期待,但當見過皇家無情後,都說虎毒不食子,為了權勢愛子都可以殺盡,這皇位上端坐著的那個人,瞬時可比猛虎猙獰。
     
  •  

    #52:歌舞昇平繁花似錦地退盡後,真相漸露
     
    很喜歡蒞陽上殿的這段安排,滿殿的紅衣舞女彎著腰微低著身子行列退出,她一身黑衣行於其間,挺直了背脊神情堅定無懼,兩相錯身而過,那黑與紅,卻像是陰謀與鮮血的交會。
     
  •  

    #52:代罪臣謝玉供呈欺君罔上,陷殺忠良大逆之罪
  •  

    #52:你還有什麼不滿之處,要在朕的壽宴上鬧嗎?
  •  

    #52:此罪霍霍滔天,人神共憤
     
     

  •  
    梁帝不想聽。正因為他心裡一直知道,當年的事其實錯得有多離譜,但他不願意將真相揭開來。他不顧那些人的清白,只顧念著自己歷史上被書寫的那一筆,而他更不願意面對他的兒子、他的好友及一批忠臣良將,都枉死在自己的猜疑之下。
     
    如果不翻開來,他就可以自欺欺人的以為,當年都是他們的問題,不是他的錯。若不是祁王的直言頂撞,若不是林燮的擁兵自重,就不會有這些血跡斑斑。
     
  •  

    #52:臣恭請陛下,聽完長公主所言
  •  

    #52:請陛下明晰冤情順應天理,下旨重審赤燄一案
  •  

    #52:御林軍、御林軍何在?!
  •  

    #52:將我許配於林殊,十三年過去了,此約未廢
     
    長公主供呈謝玉手書後,第一個懇請陛下重審的是霓凰,用的是林氏遺屬的身份。對霓凰來說,無論林殊哥哥是生是死,在她心中,此約未廢,那不是一紙皇家賜婚的詔書,那是她的心許諾於林殊哥哥的,此約未廢,縱是孤寂終身,她也要當林殊哥哥的妻子。
     
    這個身份不僅僅是請求陛下重審,也是對林殊哥哥的表白。「有緣人」於她從來只有一個人,縱是情深緣淺,是在心頭也不願抹去的,緣淺卻抵不住情深的固執。
     
  •  

    #52:若不徹查,不足以安朝局民心
  •  

    #52:蔡尚書所言極是,臣附議!臣附議!
  •  

    #52:臣弟以為,眾臣所請甚合情理,請陛下恩准!
     
    一向以來在梁帝面前畏畏縮縮,裝乖賣呆的紀王爺,面對皇兄的那一瞪眼,雖有遲疑,但亦是義無反顧。
     
     
  •  

    #52:你們這算什麼,一起逼朕嗎?
     
    這的確是在逼梁帝,若不在景琰能掌握大局的情況下,藉由眾口一致的不可推卻,梁帝定不可能面對真相推翻十三年前的舊案。
     
     

     
    聽蒞陽長公主說起蘇兄必定深得太子信任時,蘇兄複雜的神情。這個信任背後,有太多不能說的秘密,如今的身份混合了太多苦與痛。
  •  

    #52:就是喜歡兩個人同框的畫面......
  •  

    #52:蘇兄聽到景琰問他是不是要離開,有些不知所措。而景琰知道小殊要離開,禁不住傷懷地表情黯然。
  •  

    #52:相認後,小殊和景琰第一次能夠這樣對視而笑
  •  

    #52:逗著殿下的蘇兄,終於有幾分小殊的表情
  •  

    #52:刷殿下美色
  •  
    (以上又甜又虐、又緊張的52集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瑯琊迷
  • 謝謝你的分享,我是現在才跌入坑的,看著你的文字再回想劇中畫面,有了更深一層的體悟!文筆甄得太好了!我也很喜歡這集中小殊和靖王的笑容,有點拾回過往的感覺,卻又帶著心疼
  • 好戲經年耐看,入坑永遠不嫌晚。很高興又多了一個喜歡瑯琊榜的人,我到現在也還沒有辦法完全脫坑,既是稿債未了,也是對戲戀戀不捨。每一遍每一遍再看,都會多出一些新的體悟。很喜歡王凱和胡歌對於靖王及梅長蘇的演繹,很多言語間含蓄而不能說盡的,在他們的一颦一笑裡都意味深長。過去和現在,是相連也相隔,相連的是情、相隔的是千山萬水與生死須離。

    印月 於 2016/12/24 11: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