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2:武夷茶。原來大家都知道小殊愛這個呀!
  •  

    #42:那個孩子啊,從小就喜歡喝水,一頭水牛
  •  

    #42:我姐的心思你記著就行
  •  

    #42:還有些人,你只要給杯白水就行了
  •  

    #42:原來小殊,真的回不來了......
  •  

    #42:到底有何意趣!有何意趣!(踹)
  •  

    #42:蘇兄眼眶含淚又漸漸收起情緒
  •  

    #42:我最後的目的就是昭雪此案,其他的暫時靠後
  •  

    #42:你還記不記得第一次圍獵時是誰教你的規矩
     
    蘇兄獵裝好帥~~~*_*
     
  •  

    #42:草民蘇哲,參見靜妃娘娘
  •  

    #42:你最不會照顧人的,先生帳蓬裡的炭火可夠?
  •  

    #42:娘娘這就錯怪靖王殿下了,他照顧得很周全
  •  

    #42:這兩個人的對視實在是太有愛了啦......眼神一下變得好溫柔喔,含情脈脈地看著對方。在靜妃娘娘面前這樣好嗎?XD
  •  

    #42:我敬先生一杯茶吧!
  •  

    #42:先生燙到沒有?(靜妃扒蘇兄的衣袖)
  •  

    #42:母親你今日是不是有些疲累,要不歇息吧!
  •  

    #42:先生如果不介意,可否讓我切一切脈?
  •  

    #42:殿下聽魏崢敘說當年事時,情緒都很激動
     
    最後兩張的那抹笑,是因為聽到大渝二十萬皇屬大軍是赤燄軍拼死所滅,而赤燄軍居然被遠在金陵的皇上下令所屠,充滿哀淒的嘲笑。
     
  •  

    #42:殿下大眼淚光閃閃~
  •  

    #42:兩人同框難得殿下看起來比蘇兄高~(地勢的緣故吧 XD)
  •  

    #42:殿下戎裝帥氣
  •  

    #42:自從蘇兄到靜妃帳中後,殿下臉上的問號越掛越多
    ……
  •  

    #42:曬蘇兄~
  •  

    #42:陷入回憶的蘇兄~
  •  

    #42:眼睛含淚 & 憂鬱的蘇兄
  •  

    #42:初到獵宮的蘇兄
  •  

    #42:獵裝蘇兄英氣帥氣無雙~
  •  

    #42:身為蘇兄粉絲一定要截的騎馬圖!(導演:這是還讓不讓梅長蘇活呀你們)
  •  

    #42:要見靜妃娘娘的蘇兄
     
    (以上42集,多數粉絲截圖的一集 XD)
     
    (以下是和好友閒聊,牽涉到後面劇情,不想被爆雷者請避過)
     
    每次看到靜妃娘娘對小殊,都不禁要懷疑到底小殊和景琰哪個才是妳兒子。當然有可能是因為小殊的際遇會讓靜妃娘娘格外地想疼惜他。不過,我總覺得,靜妃和言侯在這點上有些雷同,對於自己所愛之人的兒子(小殊和景禹)都有種特別的情感呀!或許是那份求之不得的愛的投射吧!
     
    林樂瑤和林燮這對兄妹呀,想當年也是迷煞金陵城的吧,有言侯和靜妃這樣優秀的人愛戀著。這百年帥府的基因也太好了吧!XD
     
    結果現在連半點血脈都沒有留下來……(遠目)
     
    逢梅君子:「不知為何,我竟然因為印月這句話而掉淚了……
     
    所以怪不得有些人說林殊哥哥應該和霓凰生個孩子留點血脈,但這是不可能的呀,這不是林殊會做的事情。只是這百年帥府真的成為一座僅供憑弔的遺跡了~Q_Q
     
    逢梅君子:「蘇兄再見靖王府後,還能有回憶可拾。但他始終未踏進十二年後的帥府,想是難以抵禦那些美好歲月的回憶殺。似夢似真,怕是屆時在這些影影綽綽中滅了頂,瘋成魔。儘管他已夢了梅嶺慘役十二年,但之於遭滅滿門的親近家人呢?我總想著,當年的林氏帥府是怎生紛鬧飛揚的情景……演武場有槍迴霍霍,弓馬往復。長廊有父親母親磊落安然的身影。有把林府當作自家廳堂談笑無忌的赤焰同袍,有嬌憨陪著掛燈籠的小霓凰。有還帶著坦率笑意的景琰,還有一個逆光言笑宴宴,不知為何卻已模糊了面容的白衣少年……如何敢踏進一步?那真非能以言語堪以形容的痛楚。忘了說,可能還留有久遠以前,一干叔伯舅舅抱著小男孩丟上丟下真誠笑鬧的宏亮笑聲。分明是那麼真實明白的過往,又像是盪著漣漪的水中泡影。究竟如何才看得清?征途走了十二年,終於要進入決戰之際。或許他已無心力將自己再陷入另一個戰場,只能狠著心轉身而去,錯過那些長著刺的溫情脈脈。」
     
    林府呀 …… 那該如何面對,一見怎麼可能不瘋魔的,我實在是不敢想像。忽想起了他在林家祠堂拜落後的那一聲哭。唉。不敢想也不忍下筆的。
     
    逢梅君子:「關於林家祠堂中,伏入袖下的那一聲哭,我真是夠佩服劇組的節制的。這種關鍵之處,偏偏把鏡頭拉遠,將拜落的身影掩於燭光之後,只得林殊瘖啞一聲哭。遠比狗血暢淚虐得人還肝腸寸斷……」
     
    今天看到46集時,很深的感觸是,蘇兄固然是林殊的粉絲,但其實他是祁王的頭號粉絲,祁王兄在他心目中有非常崇高而不可誣衊的地位。所以他屢屢向人宣稱他曾經是個仰慕祁王殿下的少年,可是一點也不假的呀!他為景琰規劃的政治藍圖,也是以當年祁王的理想為藍本的吧。
     
    逢梅君子:「少年躍馬,仰望的常是最接近自己年歲卻又更出色的兄長啊。」
     
     
    (以下補記一刷討論)
     

    梅嶺回憶,蘇兄被剪掉的一小小段哭戲表演……我要導演版!快把剪掉的戲都吐出來呀呀呀……>_<……

    順便貼一段胡歌的訪談,剛好有說到這一段哭戲:霸屏帝胡歌沒生活很迷茫(http://media.people.com.cn/BIG5/n/2015/1001/c40606-27654309.html

    胡歌:「梅長蘇所有的驚濤駭浪都是在內心的,在外部形體上沒有太多的空間去表現,有一場戲是衛崢回來,靖王接見衛崢,衛崢在跟靖王說當年赤焰兵遭受的一切,我一個人坐在旁邊默默地聽著,其實我是當事人,我親身經歷了當年那場慘絕人寰的浩劫,但是我不能表現出來,這場戲我演得很過癮!那是以前沒有嘗試過的一種表演的方式,我覺得這是一種更高級的表演。」

    北京晨報:「您覺得梅長蘇在現在正在熱播的《偽裝者》中有哪些相似之處?明台和梅長蘇你更喜歡和誰做朋友?」

    胡歌:「明台,和梅長蘇做朋友,風險太大,被他玩死了。相似之處是他們都有偽裝。不同之處是太多了,梅長蘇他能夠看到自己生命的終點在哪裡,所以他所做的所有的事都有時間的緊迫,他必須在生命耗盡之前把他的使命完成。」

    和梅長蘇做朋友,風險太大,被他玩死了。 → 其實當他的敵人才更可怕,被玩到生不如死……

    晴迷:「那一段的梅長蘇真的演得令人動容,我都忍不住一直盯著蘇先生看,其實眼淚有掉下來比較好,想看蘇先生也終有無法自制的時候。但是每次當靖王激動的踢倒傢俱說有何意趣時,我都覺得身邊的人阻止他是因為怕蠟燭會引發火警,在這憂傷的段落中老是讓我分心。」

    雖說眼淚掉下來好,不過眼淚在眼眶打轉,非常有那種隱忍壓抑的感覺,我們的萌大統領都沒法專心聽故事,眼睛一直偷瞄蘇先生。

    說到踢傢俱,真的會讓人出戲,他一踢我不是感受到他的悲憤,我第一個直覺是喂喂喂這個好像不是你家也踢得太順腳了吧? XD

    逢梅君子:「我每次看到這裡,都是提心吊膽,深怕蘇兄家被燒了 XD」

    晴迷:「蘇先生可能是因為這一幕眼淚才收了回去,景琰開府的時候說什麼我的就是你的,實際上根本是把蘇先生家當自己家~」

    哈哈!蘇先生是因為怕自己家被燒了所以一嚇眼淚就收回去這樣嗎?(奇怪明明很悲摧的戲講到最後為什麼有些搞笑了 XD)


    晴迷:「《琅琊榜》福利之走心的哭戏-电视剧视频-爱奇艺(http://www.iqiyi.com/w_19rtneti69.html原來有蘇先生哭戲!那段我重看好幾次,他的淚光閃閃非常明顯,我還想說怎麼下一刻眼淚就收回去了……我想要哭戲啦~好動人!」

    逢梅君子:「這裡我也注意很久,果然是有剪掉一些。導演的福利真好,但是我緊接看到下一段廣告,胡歌「搖」起來……老胡真真很愛演……」

    晴迷:「那段自動播放了所以我也有看到……蘇先生不要放棄治療啊~~~」

    哈哈,好友你確定這個治療有的救嗎?(笑)

    晴迷:「這病找晏大夫或許還有救,如果是找藺少閣主來可能是請鬼拿藥單……」

    逢梅君子:「這是看了47、48預告後得到的結論,對吧?XD藺少閣主嘴巴壞得沒藥醫,行動更是兇殘。終於知道飛流為什麼見他如見鬼了……XD蘇兄可能也在他手下連連吃鱉過A_A 」

    晴迷:「我沒有看預告耶!我是連預告都不敢看的,聽起來明天很歡樂?會這樣說是因為上次那個比腕力的花絮,太太太好笑而且沒形象了,閣主和宗主都起肖惹。飛流好可憐,但他越這樣,我越覺得藺飛cp有戲XD(不要污染那個少年!)」

    哇!真期待明天的戲,沉重了幾集可以稍稍俏皮一點?XD

    逢梅君子:「我是剛好點進去看了,藺少閣主一上線馬上搶戲,47預告可以看看,48嘛……和蘇兄有關可以先緩緩。但是讓人一窺藺少閣主可能有過不少偉業。」

    晴迷:「藺閣主一出場就是TOP SALES的架勢~難怪飛流死活都想把鴿子勒死。這齣戲裡會醫術的都是食物鏈的頂層啊!」

    逢梅君子:「食物鏈的頂層這個譬喻太生動了!」

    …………這是啟動獵裝腦殘粉模式的分隔線…………

    42集蘇先生的獵裝和平時的爾雅書生樣不太相同,但一樣很帥滴~~~(腦殘粉模式啟動)

    晴迷:「蘇先生那身黑色戎裝真的很好看,和平時感覺很不一樣。加上第一集的江湖造型,蘇先生真是穿什麼都迷人~(撒花)」

    逢梅君子:「為什麼今天沒有看到蘇先生著獵裝騎馬?本來很期待的 ><」

    我本來也期待,那套獵裝就閃那幾分鐘好可惜喔!>_<

    晴迷:「看來真的是胡歌技癢耍帥拍的,胡歌上節目時說過他馬騎得很好,又很愛面子一定要很帥氣。(所以某次為了不摔下馬結果手都脫臼了)不然再怎麼排都輪不到蘇先生騎馬呀。」

    是呀,蘇先生的體力恐怕沒法騎,應該是那一堆馬在那裡胡歌自己耍帥被拍下來的照片吧……嗚之好看照片過乾癮流口水……T_T

    在PTT陸劇板看到板友說:「SXR18: 是胡歌要求孔導幫他拍的,李導看到後大喊騎什麼馬,還讓不讓梅長蘇活啊!」

    逢梅君子:「這一段真的很好笑!看來這群人在片場玩得很瘋。 :P 演這麼內斂的角色,跟胡歌本性根本差異很大,看來他真的憋得很久。XDD 但是,也看得出胡歌的厲害之處。:)」

    對,這些人感覺片場非常地歡樂的感覺。之前看過微博轉貼古月哥欠的一篇訪談文,談到關於拍攝瑯琊榜的事情,胡歌在片場鬧得可兇了。可是一上戲就是這樣內斂的蘇兄。

    42後段,看蘇先生要見靜妃的不安,靜妃把脈後又馬上落淚,演得真好。還有靖王那個從頭到尾掛滿問號的表情,最後還被自己母妃轟出叫到父皇帳前罰站……不知為何我看到他這樣突然覺得很快樂……^++++^

    晴迷:「這段都演到這份上了,若靖王還沒有恍然大悟也太瞎……而且他也太乖了,換作是我絕對在帳外偷聽!帳篷裡真的很精彩,還有衛崢見靖王那一段,一開始小殊就挑了最遠的位置坐,看他強忍淚水我的心都要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每天都在刷大大的更新文,感謝分享~
  • 能和大家分享自己看戲的一些想法和心得很快樂,因為太喜愛了,這部戲總是越到後頭越截越多圖,有時候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要把每個鏡頭都留下來才甘願。到二月底前都還有存糧可貼,不過到了50集時進度大概就會慢了,因為最近實在太忙而後頭幾集的圖又太多了。XD

    印月 於 2016/02/23 19:44 回覆

  • 印月
  • 本集更新。補記一刷的討論。
  • 印月
  • 二次補記一刷時的討論。
  • 江左盟的夥計
  • 衛崢在蘇宅講述當年情景的這段,我刷了好幾遍。
    宗主的淚眼真的是非常迷人,都要跟他一起哭了~QAQ
    忘了在哪裡看的訪談,李雪導演對把這邊哭戲的部分剪掉表示後悔,我覺得是因為這邊若有哭戲會更動人,也更能配合戲劇的情節與張力。(我猜想為了表達與展現梅宗主的隱忍、堅毅與壓抑,導演的設定是不讓觀眾看到梅宗主真有眼淚掉下來的時候。)

    這段看下來,我覺得小殊真是能容常人所不能容,忍常人所不能忍。我若是小殊,有這樣的經歷,我只會對這個國家、對這個皇上感到"絕望"。或許我會復仇、會雪冤,但為這個國家開拓清明盛世?我可能想都不會想到。但小殊自始至終做的,除了雪冤之外,更多的是許大梁一個清明盛世,實現祁王當初的理想(果然是祁王哥哥死忠粉~XD)。若是一般的作者,也許只會將故事往復仇與雪冤的路上琢磨,而非實現理想、開創大梁清明朝局。「當最深沉的籌謀遇上最清明的理想」,海宴將琅琊榜故事的格局往上提了一層,也許就是這樣的光明與理想,才會如此引人嚮往吧!
  • 宗主在衛崢敘事最後留下的那一滴淚,把梅長蘇/林殊整個情緒做了一個完美的句讀,剪掉真的是超可惜的。其實我覺得那一滴淚,除了是心痛於赤燄軍一腔忠心遭受猜忌而導致如此結局,也感動於和心疼於景琰對於他們的那一份不變的情義。

    如果今天,梅長蘇/林殊選擇了一般私怨報仇的路,那麼這部戲動人的因子將會少了許多許多,梅長蘇雖然總說自己是陰詭謀士,但他擁有的卻是超越私利的光明胸懷。特別是他與言侯爺第一次見面時那句句質問,便顯得他考量的並不在個人,而是家國與理想。就像您所說的,作者海宴將故事格局往上提了一層,對襯著我們眼前的混沌的時勢,那一種嚮往之心,也就是給予人們改變的希望、理想的不滅吧!曾經看不過不少評論,說到《瑯琊榜》為何能夠受到普遍的喜愛,除了劇作各方面的用心外,使人們得到寄託和希望,也是重要的一個原因呀!

    印月 於 2016/09/25 2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