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6:景琰,別怕
    ……
  •  

    #46:母親,你聽清他說什麼了嗎?
     
    殿下不是沒聽清楚,只是不敢相信怕自己聽錯了吧。
     
  •  

    #46:蘇先生昨晚怎麼樣了?
  •  

    #46:您知道了?
  •  

    #46:我不敢追問他,怕他難過。
  •  

    #46:你現在,是他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了,他又何嘗不是怕你難過?
     
    霓凰和蘇兄相認後,就一直壓抑自己,在別人面前要壓抑、在蘇兄面前更要克制。她懷抱著擔心離開蘇兄那麼久,心中的恐懼與忐忑是可以想像的,可是她卻沒有可以訴說的人,只能藏在心裡。當她發現靜妃娘娘知道蘇兄的身份,一下子所有的情緒像是找到了出口,一整個傾洩出來。霓凰在戲裡的哭戲不少,可是這場卻是最讓我心疼的。因為這代表著她這一年多的煎熬呀,想來心有多酸是多酸。
     
  •  

    #46:宗主,靖王殿下一直在這裡守著呢!
     
    甄平反應好,怕宗主說話不小心露餡被殿下聽到了。XD
     
  •  

    #46:我都沒有想到,母妃的醫術居然這麼好。
  •  

    #46:先生若是好些了,我個問題,我想問問你。
  •  

    #46:既然令尊大人是我母親的恩人,那我也應該知道他的名字,不是嗎?
  •  

    #46:問過先生之後,我自會再去問母妃一遍。
     
    殿下這句話擺明就是要拆他們的台,就是要雙邊驗證,蘇兄聽到緊張了,又抓緊被子。臉神雖然平靜但是僵著。XD
     
  •  

    #46:難道令尊大人的名諱,也是一個秘密?
  •  

    #46:哪個石、哪個楠?殿下問得好仔細,真是一點都不願錯漏呀。蘇兄也只能期待靜妃娘娘神助攻了。蘇兄你有個好隊友
  •  

    #46:母親
    ……蘇先生怎麼了?
     
    這一段挺有意思的,靖王殿下從蘇先生那裡問到答案後,片刻不停馬上趕往母妃那裡要對答案,剛到時臉色還緊繃著,後來還刻意地放緩神情露出一抹笑叫了聲母親,結果靜妃馬上就問了蘇先生。這樣過份關心的態度讓靖王的臉色又斂了下來。靜妃看到殿下的反應馬上察覺自己的關心過頭了,也斂下表情。
     
  •  

    #46:蘇先生是貴人之子所以才會對他諸多關照
  •  

    #46:母親總不至於連救命恩人的名字都忘了吧?
  •  

    #46:難道我們兩個人說的名字,居然會不一樣嗎?
  •  

    #46:只是一個名字而已,難道您也不能說嗎?
  •  

    #46:石頭的石,楠木的楠
  •  

    #46:我想我真的是瘋了
    ……兩個人完全一致的答案,弄得可憐的殿下覺得自己瘋了。
  •  

    #46:我突然有一個非常離奇、非常瘋狂的念頭
  •  

    #46:我幾乎就可以確認,他是小殊
  •  

    #46:小殊不會再回來了,就算回來,他也不會是這個樣子
    ……
     
    靜妃娘娘幫蘇兄睹贏了這把,但卻讓景琰很傷心。聽景琰這樣說的時候,靜妃娘娘應該很心疼吧。不過她應該也知道,若是真認出來,景琰只怕更傷心……
     
  •  

    #46:小殊當年,是那般驕傲張揚,爭強好勝,在戰場上銀袍長槍,呼嘯往來,從不知寒冬雪意為何物。
  •  

    #46:而梅長蘇呢?他總是低眉淺笑,算計人心,他總是擁裘圍爐,沒有一絲鮮活之氣。
  •  

    #46: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把他們兩個人想在了一起。
  •  

    #46:自從衛崢回以後,你常常想起陳年的舊事,心神難免不定。靜妃娘娘也只能這樣哄著殿下了,不然他要崩潰了。XD
     
    這一次已經是殿下最接近真相的時候了,可惜他鼓起勇氣追尋的結果是被兩個智力神人再次唬弄過去。但從他說起兩人的不同處時,就可以發現,殿下心裡對於梅長蘇 = 林殊是有排斥感的。這種排斥並不是他不喜歡梅長蘇,而是他無法想像小殊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更深一層的來看,他怕小殊真是變成這樣子,那背後會是多少的痛苦造成的結果,他其實有些逃避,也不願意小殊這樣痛苦。
     
    何子:「鼓足勇氣願意認了,卻又被呼巄過去……殿下心好苦Q^Q」
     
    這一場戲呀,雖然蘇兄和靜妃娘娘再次矇過去了。但我想,他們兩個人對於景琰這樣,也是很苦的吧。唉。
     
  •  

    #46:陛下有很多事情要決定,此事與你商量正合適
     
    言侯這雙眼這顆心呀,無論是看人還是看事都太透徹了。沒什麼能逃過他的。很難想像他這樣的人,竟困在一段情義糾葛裡這麼長一段時間,我想也許曾經有過太多期待,又失去了太多,才致使他一時的頹喪吧。還好他振作了,還好他還有豫津這樣好的孩子。 :-)
     
  •  

    #46:他知道收斂,這一點,跟景禹是不一樣的。
     
    明知道景禹是他最優秀的兒子,還是毫不留情的殺了。就像他一定也知道赤燄軍是最強的軍隊,真正的護國柱石,還是盡數滅了。對他來說,要聽他的話才是真正的好,過份的都是威脅他的,就不該存在了。畢竟他想的是他的天下,而不是天下人的天下。他機關算盡,都從他的角度出發,所以子不知父、父不知子呀!
     
  •  

    #46:他們是皇子,我是皇弟,不一樣的!
     
    伴君如伴虎呀,更何況是這麼一個猜疑心極重的君上。也許紀王本身就不戀棧權位,但十三年前看過那場血流成河的屠殺,不小心謹慎如何保得萬年之身?是不得不,但也是皇家可悲處呀。
     
  •  

    #46:那這個可得天下的麒麟才子,自然也是他的了
     
    啊!紀王爺你真相了,這樣說出來蘇兄會不好意思~~~(羞)
    (蘇兄:你這女人想到哪裡去了!\_/)
     
  •  

    #46:青山如故,只是人心變了。
     
    看紀王不管事的樣子,他的心裡也很清楚,只是說與不說而已。這次九安山之變,他定是感慨萬千的吧。他一生中看過多少次的皇族同室操戈,每一回的驚心動魄他不一定全部牽扯其中,但每一次都是自家人和人民的血流無數。染血的江山呀,景色看來如何不變?蘇兄想起十三年前的事情,也是同樣的再三低嘆的吧。
  •  

    #46:靖王要多謝王爺,當年救了庭生
  •  

    #46:大家原本是一家人,誰跟誰又不是骨肉呢?
     
    「誰跟誰,又不是骨肉呢?」紀王爺能顧念骨肉親情,但高高坐於朝堂上的那一位呀,又曾想過骨肉親情多少呢?
     
  •  

    #46:這次或許連他自己都不清楚,到底贏了什麼。
  •  

    #46:我當然後悔,後悔當初不該輕信於你
     
    譽王殿下當初也真是很認真地信他。比靖王殿下還要積極正面,不過呢,我一直認為他還是拿蘇兄的意見參考用,撿些對自己有利的去做,蘇兄的確是利用了他,但若沒有他的一些自作主張,下場當不至如此。
     
  •  

    #46:圍攻九安山,是我這輩子做的最痛快的一件事
  •  

    #46:你有什麼資格說你跟祁王一樣?
  •  

    #46:你不可能成為胸懷天下,心繫子民的蕭景禹
  •  

    #46:終於在臨死之前,讓你也有想不明白的一次
  •  

    #46:他讓你轉告皇上的話,你半個字都沒講
  •  

    #46: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是誰。
  •  

    #46:麒麟才子再度翻牌了
    ……
  •  

    #46:這世上,再也找不到第二個蕭景禹了
     
    我一直覺得,蘇兄說他當年是個仰慕祁王風采的少年,這句話半點不假,我甚至認為他根本就是祁王粉絲來著。祁王兄的種種在他心中是高山仰止,他所做種種,除了幫眾人雪冤,更是想追回一點點祁王當年的心願。不知他是否會常常想起,若是祁王兄在世而他能繼承王位,一切該有怎麼樣地不同呀,對他來說,也和景琰一樣,有兄長依靠,有朋友扶持,還能和心愛的人相守,父母俱在的日子呀!
     
    他當年,也只是個十九歲的少年。卻被迫面對了一個殘酷的現實,背負起殘酷的命運,做出一個對自己、對親友何其殘酷的決定。
     
  •  

    #46:朕還未下旨,他怎麼,怎麼敢死!
     
    我猜,梁帝是夢到了當年的玲瓏公主,心中生起了愧疚之心,所以才想到天牢探望譽王。只可惜一切都遲了。雖然他可能只是短暫時間的心軟,終究還是會處置譽王的,只是年紀畢竟大了,他的心靈在多年權力的鞏固中其實也疲憊了,他難免顯示出多一點對親情的顧念。但是,和權力及他自認為擁有的天下相比,這些實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有一天當威脅生起,疑心再犯,又怎能保證不會再痛下殺手呢?其實我覺得,正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所以蘇兄才無法信任他。
     
  •  

    #46:按皇上心性,就算現在不殺以後也未必放過她
     
    從這段話裡,就可以看得出來梁帝這個人在蘇兄的心裡已經黑到不可能洗白了。XD
     
  •  

    #46:做一個平民百姓,這才是他最好的歸宿。
     
    在這些血腥的鬥爭裡呀,莫不是為了權力爭逐,你生活在這個圈子裡,就算你無意,也不能保證不被牽扯進去,也不能保證你就能保持原本的純粹,心性不變,有多少人就在這其中變得面目全非的。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為何之後蘇兄會建議讓庭生當個平凡人就好,而不會希望他留在朝堂中。也知道為何最後,他會和霓凰相許來世,要生在平凡人家裡。他這一生,已經為了這些不平凡付出了慘痛的代價。他曾經那麼地光彩奪目,卻也是深受其苦,不如平凡為好。
     
  •  

    #46:當時大伙以為你是女兒,都爭著要定你為媳婦
  •  

    #46:您倒是說我是女孩,我家把我許給誰了?
     
    豫津傳說中是小殊指腹為婚的對象。不過小時候被林殊哥哥整慘了,他要知道了不曉得會不會一陣惡寒哩?小豫津,我看你還是當景睿的媳婦兒好些~(毆飛)
     
  •  

    #46:蘇哥哥又病倒了,小飛流擔心地守著,大概守著一夜也睏了
  •  

    #46:蘇先生病著的樣子怎麼看怎麼美~~~(心)
  •  

    小飛流真是蘇哥哥的小棉襖呢,蘇哥哥在車上躺著不舒服,他擔心又不滿意地說出來,蘇哥哥聽到了淡淡地笑著,很窩心的吧。 :-)
     
    (以上46集,又是很多很多圖的一集終於結束了)
     
    (以下補記和好友們一刷的討論)
     

    46集一開頭,有場戲其實頗令人動容的。就是郡主問靜妃娘娘蘇先生的狀況,由靜妃娘娘眼中瞭然一切的神情下,情緒突然地爆發出來。哪怕在沙場上走過那麼多個生死關,見過了那麼多生離與死別,最心繫的那一個終究無法豁達。郡主和林殊哥哥相認後,一直很隱忍,怕為他帶來麻煩,往往只能遠遠地,同在京時只能低調地暗暗探望,一年多的時間又只能遠在雲南或衛陵,也許偶有書信,但她心中的疑惑與害怕只能自己隱忍。

    無人可以言說、心繫卻又不能相伴,這樣的一年,恐怕比以為林殊哥哥已死的十二年還要讓人煎熬吧。所以急急地衝向殿前,來不及看清陛下的神情,就匆匆地找尋他的身影,要確知他的安好,就像每次午夜夢迴時,她一再再地想要確知,林殊哥哥沒有死,是事實而不是魂夢相依而已。

    曾以為再也波瀾不興,如今再起波瀾,卻還要佯成一副波瀾不興貌給外人看,太難。

    林殊哥哥何嘗不能知道她的情意如此?昏迷前急急交待別讓郡主知道,除了怕郡主擔心,也是太清楚,自己的狀況會給郡主帶來多大的影響。靜妃娘娘如此沉穩自持的人都難以把持,對他情意如此深切的郡主又如何能掩得住呢?只怕靖王殿下一看就知道大有問題了吧!(其實他早就覺得大有問題只是沒有直接證據而已……XD)

    早前看過不少原著黨,會覺得目前戲劇的編寫讓霓凰失格。其實,並沒有。小說裡她已經愛上聶鐸,與林殊哥哥是兄妹,自當如是。若是愛侶,又如何辦得到平靜淡漠呢?

    晴迷:「我不覺得霓凰有編失格,為何一定要大義去守雲南才算有格局呢?陪伴在喜歡的人身旁是一種選擇,她也沒因為感情就壞事或衝動。若要說某些部份被編弱了,我反而覺得是靖王被犧牲。他的智慧和帥氣度都被郡主分走了呀~(淚)」

    靖王的帥氣度的確被搶走了。雖然郡主很帥,但我還是覺得斬主將這件事還是該留給靖王做比較好。她依然可以由後殿先行上山支援護駕,然後由靖王在山下先斬主將再平餘黨,這樣氣勢才會上來。

    至於智慧,我覺得他並不是變笨,而是戲裡把他變得更重情感,排除了與林殊及舊案的關係,他處事應對也有他一套方式。以前嘛,有所為、有所不為。不可否認,因為祁王兄及赤燄軍一案,他對於這個朝政的腐敗厭棄至極,不願同流合污就任性自持。

    除了處事不夠圓融,他是會辦事的,監國期間不需要梅長蘇他也能做得好,只是他實在是不擅於陰謀詭計,不屑為之也不懂得該如何防備。梅長蘇在設定上,就是幫他搞定這些爭權奪利中必要的算計,算計別人與避免被算計。

    至於他一直被罵笨的點就真的是一直認不出小殊來。劇板討論還有提到他不如小說中和梅長蘇那樣心有靈犀。不過回頭想想,靖王也許和小殊心有靈犀,但是梅長蘇呢?如果說,梅長蘇所言所想並非他們往日共談的範疇,無法心有靈犀只是必然。但如是軍事排佈,他們也可以行雲流水讓萌大統領完全跟不上腳步的。

    靖王不笨,他只是有盲點。這個盲點就是他對林殊的感情、對於十三年前那樁舊事無法放下的憾恨,在相關時狠狠地遮了他的眼。

    奇:「我覺得靖王的設定應該不會是太聰明,如果不是梅藏蘇來到金陵,當年發生什麼事情他恐怕一點線索都沒有……XD 或許當初梅藏蘇也打算對霓凰隱瞞身份的,只是沒想到遇見太皇太后時竟然就這樣奇妙地被揭穿了 :D」

    他的確是打算瞞,但是太皇太后跟前,他面對老人家的溫情,隱忍十二年、或許該說期盼了十二年的感情,就尋得了個缺口輕洩而出。

    很殘忍地說,在那個當下,他並不是想和霓凰再續舊情什麼的,他只是想看到他的太奶奶對著他呵呵地笑著,那樣安祥喜樂的模樣,只是想多承歡她膝下多一點點。這份期盼是很深的,所以太奶奶走了,他才會這樣地痛。

    晴迷:「我覺得他根本沒想認真瞞郡主,不然就不會一見面就抓住人家的手。以梅長蘇的定力,有那麼容易被影響嗎……相認那段也很乾脆的請出林殊來勸她。相較之下就超認真瞞景琰,露餡了也想盡辦法凹回來。靖王認不出小殊是劇情最重要的環節,因為是靖王的職責所在(?)所以我也不忍苛責啦~XD 他只要不停的起疑就好,但可能是因為多了霓凰這個對照組,就顯得他心生疑惑後很好呼嚨,好不容易有他最拿手的戰爭戲,最高潮的片段卻不是給他,這樣不就從頭到尾都沒帥到嗎……」

    奇:「抓著她的手,是因為太奶奶的關係吧。在見太奶奶前,他有交待飛流要聽太奶奶的話,我覺得他應該是想太奶奶心中的小殊約莫是飛流的年紀。結果沒想到他年紀也不同、樣貌也全改,名字更是不一樣,太奶奶對著他竟就是叫出他本來的名字……至少後來郡主試探他的方式比靖王厲害多了,趁著他要找房子,帶他到舊祈王府。當他表明不願進去看一眼、轉身離去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完全瞞不住……」

    和奇的想法一樣。我覺得並不是梅長蘇容易受影響,而是太奶奶對小殊來說太重要了!很重要很重要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當然,相對靖王而言,郡主比較不是非瞞不可的那個人,但他也盡力瞞了,只是,郡主都直接找最尖銳的點切入……

    然後最後殺招就是女人的直覺,直接撲上去再說。靖王就沒有這種直覺和勇氣,相反地,他一直用他的理性去否定他的直覺,他一直在找證據,可是找來的證據都是給他相反的答案,所以他才會給自己下一個自己瘋了的結論……果然是個可憐的孩子……

    晴迷:「靖王的求證手法的確是很粗糙,他們有那麼多共同過去明明應該很好套話,但他總是急切得太明顯,又不屑於暗中調查或偷聽。好不容易想出一招,兩個對手又太強……他真的很不懂『動之以情』這個手段,用計又贏不過人家……」

    所以了,靖王最大的敗筆就是神對手……XD……而且連自己最相信的母妃也幫著外人瞞他。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印月
  • 補記一刷時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