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7:你在這兒是養傷的,這些事情不用你來做
  •  

    #47:於是想了一個主意,不知能否為宗主分憂
  •  

    #47:有什麼主意你就說吧!
  •  

    #47:宮羽粗知易容之術,倘若能成功瞞上幾日
  •  

    #47:讓他們早日相見也是好的,不如就讓我去替換
  •  

    #47:你有把握嗎?
  •  

    #47:不要讓冬姐被提審,應該能夠矇混過關
  •  

    #47:不過宮羽姑娘,進天牢可是要吃苦頭的
  •  

    #47:如果冬姐和聶大哥能早日相見,他們真該謝你
     
    這場戲,要算是上次獵宮吃醋事件後,霓凰與宮羽正式見面。其實,我認為,當初霓凰吃醋,並不是因為宮羽,而是她能相伴而霓凰卻需要遠遠地離開,相思與擔憂盛極的心,又遇上了宮羽站崗的事,讓她一時情緒無法控制。但她終究明白林殊哥哥的心,知道他不會別戀,所以她應該不會掛意宮羽。若她真的掛意,蘇兄絕不會讓宮羽住進蘇宅來養傷。所以在這裡,蘇兄的態度是坦蕩的,他對宮羽的態度,並不是因為霓凰所以才顯得推拒與生疏,而是他一向以來便是如此。當宮羽說出他有辦法可救出夏冬時,蘇兄首先看了衛崢,接著才看向霓凰,我認為他只是單純地徵詢在場兩個人的意見之後,才問宮羽。
     
    衛崢在聽到宮羽提出的辦法後,立刻表示贊同,但是蘇兄和霓凰卻有幾分遲疑。我認為,蘇兄的想法和霓凰的問話是相同的,她的傷剛好,又要再進牢中,苦頭是免不了,而且這還需要冒著被認出的風險,實在不是他一向的作風。
     
    可是,宮羽的回答是:「能為宗主解憂,宮羽不覺得苦。」其實這句話,就再度提醒蘇兄,宮羽對他不同一般的心意,越是如此,他就必須要對她更狠心,更不能表露出顧惜之意。所以他後來同意這個計策,一來是公事公辦不想宮羽另有所想,二來,我覺得他也不想再等了,希望讓聶鋒之事早日塵埃落定。
     
    至於有沒有顧慮到霓凰的想法呢?嗯,也許有幾分,但我想他的態度已經擺得很明白了,宮羽就是一個下屬,再無其他。即便她說是為宗主解憂,他也將她的那份心意轉成對聶鋒及夏冬的人情。其實更有可能,在此之前他已經和霓凰說清楚了,否則宮羽怎麼可能在蘇宅待著。
     
    至於霓凰對宮羽的態度呢?我想她之前,從宮羽不顧命令就跑到獵宮站崗一事,應當猜得出來她對蘇兄有仰慕之情,如今聽她這樣說,也只是坐實原有的猜測,並不算意外。但我認為,以霓凰的胸襟,只要蘇兄並無別戀,她並不會介意宮羽對蘇兄的態度,畢竟宮羽也沒有太超過分寸,而是單向的付出。甚而,我覺得霓凰對她會有幾分憐惜與嘆息的。畢竟,宮羽的付出,註定得不到回報。所以最後,她的那抹表情,是若有所思的,至於所思為何,我想,也許是對宮羽的幾分不忍。霓凰當然希望冬姐早日出來,但她的個性也不會希望因此拖累他人,但她看著蘇兄的態度,知道他的顧慮,所以同意宮羽的計策,而她縱有不忍,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  

    #47:少鴿主再登場。美人就是禮物。
  •  

    #47:可你要是把冬姐的事辦成,我會更高興。
  •  

    #47:萌大統領頭疼了,遇到蔡荃事情難辦囉!
  •  

    #47:謝玉死了。
     
    聽到謝玉死了,蘇兄的表情是複雜的,是一種難辨悲喜的情緒。他一直等著就是他的死訊,他一死,雪冤之機就在眼前。可是他就這樣死了,對比於當年梅嶺慘案卻是太過便宜的下場。而他死了,他的姑姑及表弟也免不了傷心。而當年,究竟是怎麼樣的慾念致使親人變仇人的呀,經歷過,其中是太痛太苦太恨了。雖說這本是在意料中,但真正消息來到眼前,他的心緒卻無法真正無動於衷。
     
  •  

    #47:最近靖王也悶悶不樂的
  •  

    #47:我身邊還有你們可以說說真心話,他身邊有誰呀?
  •  

    #47:等他將來當上了皇上之後,那就更悶了,對吧
  •  

    #47:我又說錯話了?
     
    蘇兄對靖王最大的虧欠感在於此吧。他知道,推他走上至尊之路,他所要付出的代價比他真正想得到的,要多上許多。而且時間是這麼地漫長。而真正虧欠的所在,是他並不能陪他走,他在不久的未來就會離開,景琰就真正孤獨地走下去。
     
  •  

    #47:我有什麼好不開心的?
     
    殿下,你的不開心人人都看得出來呀。看起來就是一副好累好累的感覺喔!連聽到沈追問起,掀起的那抹笑看來都如此牽強呀!蘇兄要是看到你這樣子一定又會心疼又會自責吧。
     
  •  

    #47:又是禍起宮牆,又是人頭落地,一姓之人的相互殺戮,還是不能停止。
  •  

    #47:殿下莫非回想起當年的祁王?
     
    不得不說,出身世家的沈追,雖然是自視甚高不願黨附,但出身世家的他畢竟是深諳朝堂,心思又無比的細密敏銳,馬上就可以想到殿下憂鬱的源頭為何。
     
  •  

    #47:當時的京城,幾乎血流成河呀!
  •  

    #47:主帥林燮的夫人晉陽長公主,自刎於朝陽殿
  •  

    #47:宸妃娘娘死的時候竟然是被一匹白綾裹著
  •  

    #47:想必殿下心中,對此事是有些想法的。
  •  

    #47:這幾日,我心裡想的的確就是此事
  •  

    #47:您絕不可在皇上面前,重提祁王案的異議呀!
  •  

    #47:主審的雖是夏江,最終處置的卻是陛下本人
  •  

    #47:重要的是他如果一旦想反的話,就隨時可以反
     
    沈追果然透徹呀,一語中的!
     
    能有像沈追及蔡荃這樣的臣子在景琰身邊,是可以為他分憂不少。可是畢竟還是份屬君臣,終究沒人能替代小殊在景琰心中的地位。
     
  •  

    #47:我上次跟你說的那個江湖郎中,他本事可大著
     
    雖然和藺晨兩人面對面時都是嘴皮上互不相讓,但在蘇兄心底,藺晨卻是一個非常堅實的依靠吧。
     
  •  

    #47:美人不追就錯過了,病人又跑不了,當然得先追美人,是吧?
     
    蘇兄看到藺晨來,那一抹笑,既是對這個好友的莫可奈何,還有真的開心他終於來到。
     
  •  

    #47:要診不好,不給飯吃
  •  

    #47:我看你也該診診!
     
    藺晨對蘇兄的關心不在嘴上,但時刻掛念。他不是不知道蘇兄叫他來是要治聶鋒,可是他一進來第一個要把的脈就是蘇兄。那份情誼呀,在嘻笑怒罵底卻異常深重。
     
  •  

    #47:他長得比你像癩蛤蟆,你病得比他厲害
  •  

    #47:那你還讓我說什麼?
     
    藺晨最後的那個表情,收起笑,其實是沉重而不滿的。對於長蘇的不知顧惜自己,導致現在的狀況,他是既心痛又難過的吧。但是他又能說什麼呢?雪冤是長蘇堅持要完成的心願,對身體的耗損也是可想而知,他雖心痛,又能說什麼呢?
     
  •  

    #47:你可從來沒有解過那毒,行不行啊?
  •  

    #47:我要能找到老閣主,誰樂意叫你來呀?
     
    在藺晨面前,蘇兄是放鬆的,我想蘇宅日常的氛圍,大抵就是藺少閣主帶來的吧。只是看到他們現在這麼歡快的相處模式,想到最後他們的那一席對話,就不免感到心痛。再快樂的,終是要到盡頭。
     
  •  

    #47:站在人家的角度講,這也是他們的正義不是嗎
  •  

    #47:你這個心操得還真是長遠。
  •  

    #47:保重吧,你這個病,是好不了了!
  •  

    #47:我問你就說嗎?我都懶得管你了!
  •  

    #47:太子已立,你還想留什麼痕跡?
     
    充滿愛的歡笑(?!)與淚水的秘道,就要被封起來了,怎麼說也令人感到哀傷呀~~~Q_Q
     
  •  

    #47:能夠再團聚,已經是意外之喜了
  •  

    #47:沒有把握的事,他不會輕易承諾
  •  

    #47:想起這個好友,蘇兄不自覺地會泛起笑。這十三年間,還好有藺晨呀。
  •  

    #47: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
     
    蘇兄,你的這句話,到了下一集就是插在霓凰心頭的一把刀呀。我很喜歡他們兩個人在廊下走著說著的感覺,很平淡,可是又有種親密感,特別是說完話後,蘇兄輕輕的扶著霓凰的手臂向前再走。只可惜,這條路,他們是註定無法走得長遠了……
     
  •  

    #47:你終於回來了!
  •  

    #47:夏冬的心情,霓凰是最能懂的人,感觸亦深
     
    我覺得,蘇兄這裡握著霓凰的手,既是安撫她的情緒,想必也對她這十三年來這樣等待的煎熬,心疼又不捨著吧。
     
  •  

    #47:母妃定吧!
  •  

    #47:就依母妃
  •  

    #47:母妃說什麼?
     
    這裡殿下失神得實在是太嚴重啦!靜妃娘娘說什麼他都像沒聽到一樣。真是可憐的孩子,滿腦子都在想怎麼雪冤。
     
  •  

    #47:但是越在這個時候,心裡越要穩得住
  •  

    #47:我想蘇先生也是這個意思
     
    我在想,為什麼這裡蘇兄是派霓凰提醒景琰,而不是派人或是親自告知他呢?其實,我認為,蘇兄為了不讓外界以為當今太子也是喜歡玩弄權術之人,所以在景琰被冊立為太子之後,不單是把密道封起,在明面上也避免和他有過多的接觸。他希望景琰能做為一個清清白白的主君,不可沾染上梅長蘇這般權謀之士。這一部份,其實從後頭他到靖王府和景琰說他不能恢復林殊時所說的那段話,就可以知道他心中的打算為何。從這裡開始,景琰已站穩腳步,所以也不需要他時時為他獻策,兩人的接觸應該就變得很少很少了,剩下的如清掃滑族這類事,只要他為景琰處理好,也無須跟他再多說什麼。
     
    另外的原因,我認為,從九安山的追問,他知道景琰對他已經生起莫大的懷疑,雖然因為靜妃娘娘的神助攻,這事暫時過去了。但景琰心中既已如此懷疑,所以蘇兄應是刻意疏遠著。他怕終究還是被景琰認出來,而且,離目標已不遠,也離他將離開的日子不遠了,所以他也打算漸漸地退出景琰的生命中。
     
    不曉得,是否在越走越高的時候,連之前可以說說話的蘇先生也不在了。殿下是不是仍懷念著,過去那段他們秉燭夜談,徹夜討論國政的時候呢?這樣的失落感,只會讓他更想更想小殊的吧……
     
  •  

    #47:火寒之毒,向來以天下第一奇毒著稱
  •  

    #47:要解火寒之毒,過程非常痛苦
  •  

    #47:只是相貌會與以前大不一樣
  •  

    #47:從此多傷多病,時時復發寒疾
  •  

    #47:這種徹底的解法,其實就是拿命在換
  •  

    #47:如果好保養的話,活到四十歲應該沒什麼問題
  •  

    #47:你別叫我!
  •  

    #47:你的命你不在乎,想過我們沒有?
  •  

    #47:他是一個多有主見的人,你還不知道嗎?
  •  

    #47:你們跟我來,我解釋給你們聽
  •  

    #47:你也別在廢話了,揀重點說
     
    從一開始講解火寒毒時,藺晨的眼光就一直往蘇兄那裡飄,所以我認為,他根本是故意讓霓凰與蒙摯意識到蘇兄的身體狀況,讓他們看看這個人是怎麼樣地胡來。當然,就算他不故意,只要說得夠清楚,依霓凰的聰慧一定馬上就能理解到了。但說到連萌大統領都聽得懂就夠明顯了。但藺晨絕不是故意要讓蘇兄難堪的,他其實是擔憂著他,看他望著蘇兄離去的表情就可以知道。他只是想讓他知道,他的決定,他所愛的這些人是多麼的痛心多麼地在意,他就算自己不顧惜不在乎,這些人也會多麼地難過。他希望他能好好珍重他自己。
     
  •  

    #47:為了多陪我幾年,你就忍一忍,好嗎?
     
    每次看這段都很辛酸,林殊與霓凰、聶鋒與夏冬。如此相同又如此不同,該怎麼想該怎麼看,又如何能不感到心痛與難過呀。
     
    (以上憂鬱又悲傷的47集結束~Q_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印月 的頭像
印月

月光浮想

印月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